锅盖上打了多个补丁继续用。 锅盖上打了多个补丁继续用。
王克丰把家里收拾得很干净。 王克丰把家里收拾得很干净。

  12月15日,庄河下了一场雪,在女儿放假回家之前,王克丰包好了饺子并把屋子烧暖和一些。想到女儿他心中格外暖和,孩子楠楠现在读高三,成绩稳居年级第二,是他全部的希望。而再想到家庭的现状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妻子已病故留下20多万外债,最让他感到无助的是自己多病的身体,眼看女儿要考大学了,在猫冬无零工可打的日子里他想给孩子加些营养都觉得有心无力。

  这家人 爸爸

  王克丰的妻子患癌去世,欠下20多万债务。他身体不好,干不了重活儿。平时自己一人在家,一般一天就一顿饭,煮些萝卜蘸大酱,只在晚上烧把火把炕烧热。

  女儿

  楠楠学习很用功,成绩稳居年级第二。看到爸爸为自己愁得直掉眼泪,楠楠常安慰爸爸,“不要多想,咱家会好的,等我工作了帮你。”

  盼女归 一顿猪肉饺子犒劳高三的女儿

  王克丰家住庄河市仙人洞镇三架山村,这是今年庄河受水灾严重的村子之一,在妻子病故后,目前和女儿楠楠相依为命。

  在庄河市内读高三的楠楠每半月回家一次,15日是孩子回家的日子,前一天镇上有集,他特意去买了点楠楠爱吃的香菜,再用白菜猪肉包了一顿饺子,猪肉是王克丰的哥哥送来的。平时,王克丰一个人生活,一般一天就一顿饭,只在晚上烧把火把炕烧热。

  为了孩子回来暖和,这天他一早起来就烧炕,家里暖和了,王克丰心里也跟着暖和起来,尤其是想到女儿,他觉得全身是劲儿,楠楠学习不错,全年级第二名,老师在家访中曾说,只要正常发挥,考一本大学没有问题。在压抑了多年后,王克丰看到了希望,而且这个希望越来越近了。

  父女情 怕孩子冻伤手连夜帮洗衣服

  忙完孩子吃饭,王克丰赶紧洗衣裳,楠楠周五下午回家,周日中午返校,家里温度低,他得尽早洗出来才能保证衣服干了。

  衣服楠楠自己能洗,但是王克丰不舍得,“天太冷,别把孩子的手冻坏了,还得写字”、“回家总共那么点时间,让孩子多休息一会儿”,这是王克丰的理由,而在他的心底,更多的是要为孩子多做点事儿。一边搓着衣服,王克丰一边盘算着兜里的钱,他不免倒吸一口凉气。楠楠每个月的生活费在七八百块钱左右,这在同学之中算是低的,但即便这样,王克丰也囊中羞涩。

  在入冬之前,王克丰尚可打些零工挣点钱补贴家用,而在猫冬的日子里,农村周边根本找不到活干,家中唯一稳定的收入就是每月300元的低保。

  村干部 一个因病返贫的典型

  时间倒退回十年,那时候王克丰的身体还挺好,楠楠也小,他在市内工地带工,攒下了十五六万元,然而2008年妻子查出患有宫颈癌。

  他们是半路夫妻,不少人话里话外劝王克丰现实点,但是王克丰觉得一家人就是一家人,因此倾其所有为妻子治病,6年间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欠下20多万元的外债,日子过得越发艰难。

  村党支部书记李广亮2009年到村里工作,他还记得当时王克丰的家看上去就像个窝棚,后来借助扶贫项目,村里帮他翻盖了四间房子。

  在村干部眼中,王克丰不是个好吃懒做的人,把家里收拾得很干净;对待老婆孩子更没有挑;年轻时当过兵也有政治觉悟,“是个因病返贫的典型,再加上他身体不好,干不了重活,日子一直没有起色。”李广亮说。这些年只要村子里有扶贫和救济,肯定会有王克丰一份。

  班主任 高三一直稳居年级第二

  “除了给孩子留下了艰难,还有什么?”夜深人静的时候,想到这个问题,王克丰愁得直掉眼泪,楠楠常安慰他说,“不要多想,咱家会好的,等我工作了帮你。”“可我是爸爸啊,哪能把这么重的担子留给孩子!”王克丰说。在他心中越是这样的境遇,孩子的懂事儿和优秀就越发让自己愧疚。

  据了解,楠楠在庄河市第四高中就读,这是一所普通高中,班主任宫燕告诉记者,楠楠学习很用功,成绩一直在全年级前十名,尤其是上了高二后,稳居在第二,有一次还考了全年级第一,只要正常发挥,考一本大学没有问题。了解到楠楠的家庭状况,学校减免了学费,并通过助学项目,每年有2000元的助学金。

  尽管有村里和学校的帮助,但是孩子上学每年一万多元的费用,仍然压得王克丰喘不过气来。眼看高三下学期即将来临,他想给孩子加些营养都有心无力。

  父亲内疚 给了一个有爱的家却给不了好生活

  为了节省每一分钱,王克丰只能从自己身上下手,平时一个人在家时,他就煮些萝卜蘸大酱过日子,他说这样可以败火。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其实楠楠是王克丰抱养的孩子,但夫妻二人视如己出,从倾其所有为妻子治病这一点上,也不难看出,这个家庭虽然贫寒但是充满温暖,这大概也是楠楠学习好的内在因素。

  在妻子去世后,考虑到家庭的经济现状,以及孩子心灵受到的打击,王克丰经过长久挣扎,决定寻找孩子的亲生父母,后来终于找到了并且相认。

  那么孩子的亲生父母能否帮一把呢?采访中楠楠告诉记者,亲生父母在南方,也是农村,两个姐姐一个刚大学毕业,一个正在念大学,还有一个妹妹在读初中,负担也很重,“那边父母会给点钱,但是不多,每月能有二三百。”楠楠说。

  王克丰说,为了孩子,眼下他只好拉下脸求助于好心人,看是否有人能资助一下。“这是我做父亲的无能,可我真不想亏了孩子。”如果您有助学意愿,请联系—— 王克丰 15541168929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于雅坤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