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大连| 新闻| 财经| 时尚| 旅游| 美食| 汽车| 健康| 城市| 视频| 专题| 惠购| 世界杯

| 邮箱| 注册

新浪大连

新浪大连>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久病床前有孝子 他放弃婚姻工作照顾瘫痪父母

A-A+2014年10月16日07:57大连晚报评论

一有空儿,刘军就给父母轮流做按摩。一有空儿,刘军就给父母轮流做按摩。

  “刘军,你别走,千万别走。”瘫痪在床的母亲,白发苍苍,用唯一能动的手紧紧抓住儿子,眼睛里满是恐惧、紧张、不安和滴滴滚落的眼泪。刘军对站在一旁目睹这一幕的记者说:“每当母亲这样召唤我,我都会想,自己婴儿时期是不是也像这样,躺在床上哭着喊妈妈,寻找她怀抱中的安全和臂弯里的爱抚。”

  母亲已经瘫痪3年了,父亲更是瘫痪10年。今年45岁的刘军放弃婚姻、放弃工作,坚定地选择守在父母身边,用寸步不离的照料和陪伴,让父母感受最后的幸福。

  大孝子为让父母有幸福感放弃个人幸福

  在西岗区北京街道长江社区,大孝子刘军名气不小,老百姓都说他这么年轻就能做到为父母牺牲这么多,实在是不容易。

  几天前,记者来到刘军家,屋子里陈设简陋,最多的一样家具就是床。东屋一张大床,是刘军专门为父母按摩用的,不到10平方米的西屋,放了三张单人床,父亲一张,母亲一张,刘军一张。“我必须得和他们睡在一起。”刘军说,“这样,他们随时叫我,我就能随时听到,看看是不是咳不出痰了,或者是不是便在了床上。”

  一转眼就是3年,刘军想不到一个过去整天上班的自己瞬间就变成了彻彻底底的“宅男”。“我一个星期顶多能出一次门,还得是我姐姐在家的时候。即便出去了,也得速去速回。”刘军说,“一开始是母亲特别依赖我,我一不在家她就哭闹着找我。后来就变成了我一出门自己就觉得心里不安,生怕他们睡醒了因看不到我而恐惧,或者不小心摔到地上。”

  刘军曾是一名执业医师,1990年毕业于大连大学医学专科学校针灸专业,是针灸行业为数不多的科班出身的针灸医师。他很有事业心,参加自学考试,于2003年拿下了本科学历。然而,就在这一年,正当他对事业踌躇满志时,父亲的中风却让一切来了个急转弯。

  “父亲曾经是名教师,退休后没几年就患上中风,第一次中风病情不是很重,而2003年的这次中风却让他再也没能下床。”刘军说,为了帮母亲照顾父亲,他经常跟单位领导请假,直到2011年母亲突发脑溢血也瘫痪在床,他的职业生涯就彻底结束了。

  “当时的情况就是这样,两位老人都躺在床上,不是我回家照顾老人,就是我姐回家照顾老人。”刘军说:“我姐有家、有孩子、有工作,如果计算牺牲成本的话,我觉得我做出牺牲比我姐做出牺牲成本要低些。”

  刘军告诉记者,他从没想过为了自己出去工作把父母送去养老院或者请护工来照顾父母。“如果是那样,我即便去上班了,也是人在岗上,心在家里,根本放不下心来。尤其我们干针灸的,精神不集中是会耽误患者的。”在照顾父母的过程中,他慢慢发现,瘫痪在床的父母对他特别依赖,稍有离开就会给他们造成强烈的恐惧感。

  “我的陪伴对父母来说就是一种安全暗示。”刘军说,他曾经也纠结过个人问题、工作问题、生计问题,但是现在这些压力已经完全没有了,“因为我知道,只要我不在他们身边,他们很快就会死去,而我不想他们离开我……”

  守着40平方米的空间做父母的双手和双腿

  每天早晨6点多钟起床,检查一下父母的床褥,换上干净的衣裤床单;做早饭,挨个喂饭,再挨个喂药;浆洗带便的衣裤床单,收拾房间卫生;分别把父母抱到东屋床上做一会儿按摩;开始准备午饭,挨个喂饭喂药,然后收拾厨房碗筷,再照顾两位老人午睡……“我每天只有在下午2点左右两位老人午睡后,才会有1个多小时的空闲,其他时间都在家里团团转。”刘军说,姐姐几乎每天下班后都买菜过来,“她做饭,我就会腾出点儿时间,把父母抱到东屋的大床上给他们做做按摩。姐姐做完饭就走了,我伺候父母吃饭吃药,再忙乎收拾一阵,等他们都睡熟了我再躺下,这个时候就差不多晚上10点了。”刘军告诉记者,他现在是倒头就能睡着,但父母不睡熟他就不敢睡,有时候即便眼睛是闭上的,耳朵也是醒着的,生怕父母喊他听不见。

  辞掉了工作,放弃了个人幸福,甘愿在40平方米的狭窄空间里,做父母的左右手,当父母的一双腿。刘军说:“这并不是拖累,而是必须的。既然为人子,就必须这样对待父母。如果这算拖累的话,那么我们小时候又是怎样拖累父母的呢?”    

  记者了解到,刘军小时候身体不好,时常闹病,当火车乘务员的母亲不管跑了好几天的火车有多累,回家发现他不舒服,顶风冒雪也要背着往医院跑。刘军的奶奶瘫痪八年,始终是父母在精心照料,工作、带孩子一样都没耽误。刘军说:“每当我想起小时候的这些事情,就觉得今天的一切都是我必须付出的。”对他而言,跟挣钱、工作、个人幸福相比,维持住父母的生命更为重要。    

  采访中,记者未见到刘军因为照顾父母的辛苦而面露难色,反而听到他这样说:“幸亏我是学医的,能给父母做做按摩,要不早就肌肉萎缩了。”三年多来,父母的病情已经比较稳定,这让刘军感到很欣慰。而他的母亲则这样对记者说:“有刘军在,我就放心了。”  文图记者王春燕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新浪大连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网站地图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