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大连| 新闻| 财经| 时尚| 旅游| 美食| 汽车| 健康| 城市| 视频| 专题| 惠购| 世界杯

| 邮箱| 注册

新浪大连

新浪大连> 新闻>综合资讯>正文

被针刺女婴父亲否认重男轻女

A-A+2014年10月26日07:24新京报评论

子宣的父亲坐在医院花园里等待妻子子宣的父亲坐在医院花园里等待妻子

  今日,是山东聊城高唐县被扎针女婴子宣(化名)来京诊疗的第五天。

  昨日,北京儿童医院基础外科医生对子宣父亲称,孩子目前病情平稳,周一再次安排术前检查,预计周二可做手术。

  山东省聊城市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女婴被针扎一案,已服毒自杀的女婴舅妈刘某某有重大作案嫌疑。

  此前,子宣被当地医院发现体内有12根钢针状物体。10月22日,子宣被送至北京救治。

  婴儿病情稳定可以手术

  昨天,北京儿童医院基础外科科室的大门上,粘贴的“注意事项”显示,仅每周二、四、日下午14:30至16:00,家长可探视患儿。若想询问病情,下午2点后可致电。

  子宣的父母一上午就从所住宾馆来到医院。他们确定当日不能见到孩子后,并未像之前一样守在病房外,而是来到医院的小花园。

  “明天就可以看她了。”子宣的父亲范光生不断地重复着,他想自己还是在医院附近守着,“一有事儿能马上赶到”。

  下午2点刚过,范光生立刻拨通了基础外科的电话。医生告诉他,子宣现在病情稳定,下周二可进行手术。

  范光生多天来,第一次展开愁容——“下周二可以手术了,孩子的病有进展了。”范光生说,医院初步制定的诊疗方案是孩子腹部有5根针靠近脏器,建议先将最危险的3根取出。

  家属对嫌疑人尚不知情

  昨日,高唐县民警及县里相关负责人与孩子母亲刘玉香进行了一次谈话。

  范光生介绍,上午十点,子宣的表舅刘玉飞打来电话,称公安局想再对案件做一个了解,但警方做笔录的设备没电了,所以请孩子母亲刘玉香与表舅前往民警所住宾馆。

  其间,刘玉飞与范光生多次通话。

  刘玉飞称,警方正单独与孩子母亲谈话,具体细节不清楚。

  范光生一直留在医院等待孩子母亲与表舅。直至下午五点,刘玉香与警方的谈话仍未结束。

  范光生表示,自己看不到新闻,对案件的嫌疑人不得知。

  追访

  子宣父亲否认女儿被扎针与“重男轻女”风俗有关

  昨日下午,山东省聊城市官方微博称,子宣被扎针一案,其舅妈刘某某(已服毒自杀身亡)有重大作案嫌疑。

  子宣的父亲范光生对此尚不知情。

  范光生称,他在10月24日下午1点半左右(刘某某于当日下午2时许服毒自杀——编辑注)还给孩子姥爷打过电话,想问一下家里的情况,接电话的是孩子的舅妈,“她语气很正常,说孩子姥爷出门了,还把电话给了孩子姥姥”。

  谈起家人,范光生非常轻松,他说,孩子被扎虽然愤怒,但不想怀疑亲人。他家和孩子舅舅家距离仅1公里,经常串门,关系比较和睦。“子宣的姐姐今年9岁,经常去舅舅家串门,舅妈老给她做些好吃的”。舅妈家小女儿才8个月大,有时不舒服上医院,舅妈的大女儿就会来自己家住,“我一人带三儿,还挺开心”。因为子宣的姥姥姥爷与舅妈同住,“他们只要一改善伙食,就会叫我们一起去吃,没事儿还喝点小酒儿”,他还经常去他们家吃饺子。

  范光生谈到此面露笑意。

  有网友猜测,子宣被扎针,是因为受当地“重男轻女”的迷信思想。

  对此,范光生否认。

  “孩子她妈做结扎,都是孩子奶奶陪着去的。”范光生称,家里条件一般,不打算再要孩子,也没有想过再要个男孩。在当地有个习俗:家里男孩的花费,一生都由父母来出,“有的还要给男孩盖楼、买车,压力多大啊”,养女儿虽然担心的事情多,但比较轻松,他对两个女儿都有很大的期望。

  “舅妈老给子宣姐姐做好吃的”记者李相蓉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新浪大连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网站地图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