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大连| 新闻| 财经| 时尚| 旅游| 美食| 汽车| 健康| 城市| 视频| 专题| 惠购| 世界杯

| 邮箱| 注册

新浪大连

新浪大连> 新闻>综合资讯>正文

武汉大量填湖致逢雨必涝 曾为建楼填湖30亩

A-A+2013年7月10日15:44法治周末评论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武汉为建楼填湖

  一场特大暴雨袭击了湖北省武汉市,让这座“百湖之市”一夜之间成了“海”。专家认为,武汉逢雨必涝,除了排水管网建设落后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大量湖泊被填。破解之道,应在城市发展规划中,协调好湖泊可持续发展与城市建设之间的关系

  法治周末记者 周琦发自湖北武汉

  7月6日凌晨至7日上午,一场特大暴雨袭击了湖北省武汉市,让这座“百湖之市”一夜之间成了“海”。全市49处路段严重渍水,车辆无法正常行驶,交通几近瘫痪。

  7月8日,在武汉市政府常务会上,市长唐良智说,这场暴雨让他夜不能寐。

  专家认为,武汉逢雨必涝,除了排水管网建设落后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大量湖泊被填。

  就在6月8日,武汉市湖泊管理局对外公布了2013年查处的20起违法填湖案例,填湖的严峻形势依然不容乐观。

  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武汉全市湖泊数量已从2002年的200多个减少为今年的166个,减少的1万亩湖泊面积中非法填湖占到46.7%。其中,消失最快的是中心城区,从建国初的127个锐减到38个,平均每两年消失3个湖泊。若以湖泊平均深度1米计算,被填占湖泊的蓄水容量,高达2.3亿立方米,超过两个东湖的容积。

  城市湖泊最主要的功能之一就是调蓄水情。逐渐被蚕食的湖泊变成了武汉的“湖殇”,而这也必然变成“城殇”。

  填湖30亩建楼被叫停

  武汉市三环线开通后,文化大道成了一条通往三环外直达江夏的快速通道,依着汤逊湖的文化大道两旁,楼盘如雨后春笋,房价也节节攀升。

  驶过汤逊湖桥,几分钟后就是江夏大桥新区管委会办事处大楼。大楼对面绿化带被开了条路通往一个工地,路上满是泥巴。

  工地围墙上的宣传画里,一栋气派的楼房建在汤逊湖畔,大楼后的湖中间,一条景观路还串起两个人工景观小岛供人休憩,环境绝佳。

  6月21日下午,工地上,一台巨大的挖掘机正在湖中间挖土,湖水被搅得一片污浊。湖岸边堆放着建筑材料和建筑垃圾,几名工人穿着短裤,准备下水冲凉。

  工地门口,竖着一块宣传栏,上面写着工程概况。这里将要修建的是24层的大桥新区企业总部大楼,还有1层地下车库,建筑面积近3万平方米,总造价达到4120余万元。

  但如今,这个项目已被列入今年武汉市最大一起违法填湖案例,江夏大桥新区管委会未经许可占用了汤逊湖30余亩建设新大楼。

  6月8日,武汉市湖泊管理局对外公布了2013年查处的20起违法填湖案例,该项目名列其中。

  据了解,去年年底,武汉市水务局执法人员在巡查时就发现这里有填湖行为,当时只填了15亩,水务局当即下发了整改通知,但对方并未理会。今年5月29日,水务部门再次下发整改通知,可该项目还在施工,而且填湖面积比上次增加了一倍,增至近30亩。

  武汉市水务部门给大桥新区管委会的还湖时间是6月17日,原则是填多少挖多少。全部填湖土方的清理工作由建设方江夏区城投公司出资,违法填湖回挖成本约为80万至100万元。

  江夏大桥新区管委会新闻发言人赵振宇向当地媒体表示,这个项目的土地使用权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等手续完备,“湖里的土是施工时不小心挤进去的”。6月21日,面对法治周末记者的采访,赵振宇已经不愿再谈。

  “这个工程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做。”现场驻守的一名施工方工作人员很无奈,这里本来的土地面积根本不够建起这栋楼,如今挖土还湖后,工程肯定无法进行了,至于工程如何进展,现在还不得而知。

  武汉市湖泊管理局局长赵陟表示,此案中,违法填湖并不是土地规划中出现问题,也不是水务部门和规划部门之间“打架”,而是因为施工单位在开发过程中占用湖泊,超出了规划范围施工。

  电视问政压力下的曝光

  法治周末记者发现,武汉市湖泊管理局6月8日通报的这20起违法填湖案例中,市政工程未经批准擅自填占湖泊水域施工的占到了5起,其他的多涉及到房地产开发。而新城区是“重灾区”,共有12起违法填湖案例。

  从通报的情况看,案情重大的两起违法填湖案例,一是江夏大桥新区管委会违法填湖约30亩建设新大楼;二是黄陂恒区大名都项目非法填占长湖1万立方米。

  一名当地媒体记者告诉法治周末记者,湖泊管理局选在6月上旬曝光这20起违法填湖案例,或与武汉即将进行的电视问政有很大关系。2012年,整治湖泊环境被列为武汉市治庸问责10大突出问题之一。由于担心在今年的电视问政中遭到难堪,被追责,而在这时将其曝光,然后利用舆论压力打击违法填湖行为。

  该记者表示,由于最终处理还要依靠各区水务部门,所以湖泊管理局很矛盾,既想打击违法填湖,又怕过多得罪各区水务部门。

  这名记者还透露,由于其报道中“不合时宜”地将某房地产开发商的名字点出,该报随后将网上的电子版屏蔽。

  7月6日,在武汉电视问政中,江夏大桥新区顶风填30亩汤逊湖建大楼被再次发问。作为江夏区“总湖长”的区长胡亚波惭愧地承认,事先不知情,自己还是看到新闻后才知道。

  现场特约专家、武汉大学教授尚重生感叹:“填湖难道是一夜填起来的吗?我们的湖长在哪里?我很担心,明年还会有填湖现象发生。”

  地产围湖在武汉

  “填湖、盖楼,盖楼、填湖”,近年来,这已经成为武汉的一种现实。

  在武汉南湖,除了北面的一条南湖大道,一栋栋高低不等的商品楼,将南湖围成了铁桶,南湖大道就像桶口。

  老武昌曾以“沙湖的鱼,晒湖的藕”为自豪。

  如今被商品楼包围的南湖,已经成了“臭水塘”。每当夏季,行驶在南湖岸边,就能闻到一股臭味。当地人已经不敢吃湖里的鱼。

  6月28日,一名在湖边钓鱼的老人说:“以前这里的水可以洗菜做饭,一眼望不到边。而如今,到这里钓鱼只能消遣,鱼根本不敢吃。”

  原本盛产莲藕的晒湖,也早已不是昔日模样。

  武汉民俗专家刘谦定就在武昌长大。“小时候,我们经常去晒湖捞菱角。”刘谦定说,晒湖的面积他虽然不知道,但是晒湖的边界他还是有印象的,晒湖和南湖挨在一起。

  而现在,晒湖就像两个水塘。

  6月21日下午,武昌福安街上,行人来往,一阵微风吹过,空气中夹杂着一股臭味。路两边,就是晒湖,湖水漆黑,走近才能看见湖里游着一些小鱼。湖里种着荷花,中间竖着一块落款为武昌水务局的牌子,上写“此湖正在治理中,请勿垂钓及采集水生物”。

  晒湖的四周,也被各式楼房包围,只是年代稍微久远。湖的西面是一排餐馆,一根根下水管直接插入湖里。

  据2005年的《武汉市中心城市湖泊保护规划》显示,上世纪50年代的晒湖面积为80公顷,2005年为12.76公顷,面积减少了67.24公顷,减少率为84.05%。

  同样遭遇地产蚕食的还有沙湖。

  沙湖是武汉中心城区第二大湖、内环最大湖,被称为武汉市的“城市之肺”。而如今,沙湖的面积仅有50年前的一半。

  在沙湖沿岸,盘踞着水岸星城、金沙豪庭、梦湖水岸、水云居等楼盘。名字和“水”沾亲带故的楼盘虽然均价达到1.1万元每平方米,但仍旧十分抢手。

  相较起来,这些湖却又还算幸运的,有着“百湖之市”美名的武汉,有着不少以湖为名的地方,如杨汊湖、范湖等,一些以湖命名的地域,空留地名,不见湖影。

  马湖之殇

  6月24日下午,坐在湖中间的棚子里,周师傅还是打着赤膊。这个棚子搭在马湖中间,马湖紧挨着野芷湖,靠着武汉三环线。

  正在厨房里做饭的刘阿姨,6年前和丈夫承包了马湖养鱼,当时承包时面积有230多亩,每年的承包费用为8万元。第一年,夫妻二人起早贪黑,赚了几万元。

  “后来根本赚不到钱了。”52岁的刘阿姨说,以前,马湖和东面的800亩湖是连通的,随着连通洪山区和江夏区的文化大道修起来后,将马湖和800亩湖切断,虽然路下面有水管,但经常淤塞,只要一下雨湖水就漫过湖岸,鱼儿趁机游出,让她血本无归。实在无奈,刘阿姨和丈夫只得放弃。

  2012年,程师傅接着承包马湖时,湖面仅存130亩,租金也仅需4万元。“以前每天都有人往湖里倒渣土,直到去年才停下来。”程师傅说,由于渣土淤塞,时下正是梅雨季节,“只要一下雨,就睡不好觉。”程师傅曾经向水务部门反映情况,但水务部门称没有抓到倒渣土者,他们也没有经费清淤。

  在湖的北面,靠近三环线一侧,湖边堆满了建筑垃圾,上面已经长满了杂草。

  “这个不是湖吧,可能只是村民叫湖。”翻开资料,武汉市洪山区水务局行政水资源科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马湖不在武汉市“三线一路”的保护规划内,是不受保护的湖泊。

  这名工作人员介绍,马湖所在的地块将要建地铁7号线的编组站。

  洪山区城管局向记者证实了这个说法。“这个确实叫马湖。”6月24日下午,该局工作人员陪同记者到现场查看后表示,湖所在的地块被征用了,将要修建地铁编组站,后因价格没有达成一致,填湖被城管部门叫停,也就形成了现在的局面。

  武汉市湖泊管理局局长赵陟表示,武汉“三线一路”划定后,目前被列入武汉市湖泊管理范围的湖泊有166个,马湖不在其列。

  面对就要消失的百余亩水面,赵陟解释,武汉地区是历史上的冲积平原,塘堰达到7万多口,一些塘堰也被当地人叫湖。“(马湖)不在保护范围内,我们要依法行政,所以不能进行查处。”

 [1] [2]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新浪大连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网站地图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