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开始攒钱,我跟你回大连”

  2004年夏天,从加拿大麦克马斯特大学软件工程系毕业的方圆,带了男朋友兼同班同学亚当回中国见父母。当时已经退休的父母刚刚在大连买了房,小区出门不远就是海之韵广场,每天带着帐篷去海边野餐、洗海澡的生活,迅速征服了只见过安大略湖的亚当。一年后,婚礼那天,宾客散去的深夜,亚当一脸憧憬、两眼放光地对方圆说:“咱俩现在开始攒钱吧,我跟你回中国、回大连生活。”

  但,“回中国”这件事儿,却没那么容易。因为亚当和方圆联合另外两个合伙人创业的软件公司还太小,“去中国开分公司”想都不敢想。于是,从2006年开始,每年圣诞夜吃大餐的时候,四个年轻人都要就着红酒和火鸡,把“去中国”热热闹闹地讨论一遍,直到他们在多伦多的报纸上看到一篇报道,说要去中国做软件,最好的时间是2010年~2012年,因为政策、人才和各种软硬环境最利好。

  只用两个小时,归国创业门儿清

  2011年夏天,方圆带着1岁的儿子回国,度假是顺便,考察“中国哪个城市适合做软件”才是主要目的,列入备选的是北京、上海和大连。大连当然是第一站。

  方圆的父亲担任《香港商报》驻东北记者站站长期间,多次带队采访大连海创周,对海外学子归国创业政策颇为了解。父亲载着方圆,直接就去了海外学子创业园二楼,高新园区管委会在那里常设了为海外学子创业提供一站式服务的专门机构。

  海外留学多年,方圆对国内“办事儿”的概念还停留在“托关系找人”上,那天,原本打算先认个门儿再说。没想到,那个星期二的下午,两眼一抹黑地敲了门之后,她却被大大地震惊了——不仅有专业热情的工作人员详细解说工商税务注册事宜,还有法律、财会、人力资源甚至是商标注册、专利申请的专员帮忙做咨询。听说方圆有回国创业的意向,一位负责人召集大伙儿,专门为她开了两个小时的协调会,细致到人工多少钱、五险一金怎么计算都手把手教了,“全是捞干的。”

  后来,虽然也考察了北京和上海的几个国家级孵化器,但,方圆还是在最后的《投资可行性报告》里,把最大的篇幅,留给了大连。回加拿大两周后,合伙人们一致拍板:去大连开分公司,把研发团队转移到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