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狼藉的吧台。 一片狼藉的吧台。

  文首席记者万恒

  图本报记者张瑜

  大摞的促销广告页还堆放在前台,为了店庆悬挂的气球还带着一点喜庆味。但吧台的抽屉已经被翻得乱七八糟,大门也上了锁。至少在短期内,位于大连沙河口区华北路道边的“威帝尔健身”是不会再开门了。

  4月7日,刚刚过完清明假期的健身房会员和员工们发现,威帝尔健身突然关门,老板也联系不上。健身房的刘姓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家健身房曾一度以低价办卡揽客,但一直是“亏本运营”。而在健身房试图提价自救时,客源又濒于“断流”。或许是长期以来低价办卡——亏本运营的恶性循环,最终摧垮了在业内“口碑不错”的威帝尔健身。

  会员

  假期刚过健身房关门了

  4月7日上午,威帝尔健身的会员李女士赶到健身房,准备“减减假期积攒的赘肉”。但她发现,已经十点了,健身房仍然大门紧锁。

  当时健身房门口已经等了不少会员。很多人担心,这家健身房“跑路了”。很快担心变成了现实——健身房的会籍顾问、健身教练得知此事后赶来,也对关门一事一头雾水,有人拨打老板的电话,发现无人接听。

  李女士说,自己和丈夫都在这家健身房办了年卡。“促销时办的,很便宜。每个人年费360元。”可是用卡才几个月,健身房就突然关门了。“关键是关门前根本没看出征兆。”

  另一位健身房会员则称,这家健身房在业内“口碑挺不错”。“老板本身就是健身教练出身,很专业。店里的健身氛围也挺好。”这位会员表示,目前大家已经组建了维权群,希望能找到健身房老板,维护自身权益。

  员工

  我们还被欠薪呢

  4月7日,记者来到位于沙河口区华北路道边的威帝尔健身。健身房前台被翻得一片狼藉,大门上了锁,促销广告页扔了一地。

  “我们员工也被欠了钱。”健身房一位历姓教练无奈地说。历教练说,自己在“威帝尔”工作近半年。“5日到7日健身房清明节放假,放假前还通知我们7日正常上班。”历教练说,等7日早上大家赶到健身房准备开工时,却发现老板失联,健身房关门了。

  历教练告诉记者,健身房共有十多名员工,除了会籍顾问和教练是工资日结外,前台业务员和保洁人员都是月结工资。“少的被欠薪几百元,多的几千。”

  记者查询发现,威帝尔健身2017年1月成立,性质为个体工商户。系统显示,该健身房仍处于正常经营状态,但其预留的企业联系电话已经无法接通。记者多次拨打员工提供的健身房老板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经理

  长期“亏本运营”

  记者辗转联系上了曾长期负责威帝尔健身运营工作的店面经理刘先生。他告诉记者,2017年健身房开业之初,自己曾带团队负责会员预售工作。中途因故离开。2018年夏季又带团队返回,负责健身房运营。

  “2018年开始,健身房的获客情况一直不好。我接手之后,经过老板同意一直采用低价促销的方法获客。”刘经理说,2017年开业预售时,年卡价格还维持在1000元一年、1500元两年的较高标准上。但到2018年下半年促销时,会员年卡价格最低至300元。“低价促销的时候客源还不少。一共发展了一千多新会员。”但是成本压力太大,年费价格逐渐上涨到365元、500元,最后涨到700元、800元。“一涨价,年卡就卖不动了。”

  刘经理坦言:低价办卡揽客虽然能获得流量,却是经营上的巨大“黑洞”。“这家健身房的房租、水电、销售提成和员工月薪等加在一起,每月成本在十万元以上。但是低价销售期间,每月的年卡销售收入不过六七万元。也就是说每个月老板都在赔本运营。”刘经理说,后期办卡涨价,也是健身房的无奈自救措施,就在清明节放假前,老板还曾和他商量过,节后要恢复“千元年费”的收费标准。但“威帝尔”的突然关门,宣告这家健身房的“自救”以失败告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