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连民航领域,有这样一个人,他的业绩及专业水准近乎于城市名片。2009年,他成功当选第二届“夏季达沃斯”年会大连新领军者经济新闻人物;他是第一个在武汉天河国际机场起降的飞行员;他成功实现了国内首次在高原机场九黄机场、攀枝花机场、万州机场的降落,他成功带队飞上了“世界屋脊”拉萨机场……这就是汉华公务机航空有限公司总裁——杨建新。如今的他,在历任深圳航空公司、四川航空公司、南航大连分公司等高管之后,于2011年3月在大连率先成立了首家公务机航空企业。
    了解杨总的人都知道,风云40载,在繁重的事务中,每周必有两天时间他都亲自驾机飞行。在翱翔的蓝天之上,清晰地见证了中国民航的变革之路。在飞行事业中,他驾驶过十几种机型,获得了一级飞行员、功勋飞行员等一系列国家荣誉称号。在多年的飞行经历中飞行时间达到2.3万小时。业内人士亲切地称之为“救火大队队长”。在民航事业发展的道路上留下了他一串串深深的足迹。[详细]

爱户外,爱自由,感悟生活,享受洒脱。这是所有户外爱好者的特质,王毅也不例外。 “我是从2003年开始接触滑雪运动,当时大连林海滑雪场刚刚建成,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大连的滑雪产业算是刚刚起步。那时候,滑雪属于小众化的户外运动,还不是很普及。”
    对于10年前大连滑雪运动的发展,王毅依然记忆犹新,“滑雪运动虽然在东北地区兴起,但是由于气候、地域条件等客观因素,大连滑雪运动起步较晚,滑雪费用也相对较低。2003年,外地滑雪费用每天高达700~800元,而大连每天仅300~400元。当时,普通百姓的月工资也就700~800元。对于百姓来说,滑雪还是很奢侈的。”
    中国的滑雪产业以2000年为界分为两个阶段。2000年前5年,滑雪场只分布在黑龙江和吉林两省。2000年以后,由于掌握了大规模造雪技术,在两省以外地区,陆续开始出现滑雪场。每年到滑雪场去体验滑雪感受的人数已达上万人次,而且呈逐年上升趋势。中国的滑雪运动真正走向大众化。[详细]

王庆军,2000年进入苹果电子产品销售行业,已打拼14个年头。
    说起电脑的发展变化,王庆军说:“从苹果电脑产品的演变,就足以看到30年科技的变迁!”王庆军印象最深的就是2000年大连上市的苹果第一代iMac,“彩色15寸CRT显示器,当时售价一万七八,那一年辽宁省销售都不到一百台,仅大连就卖出十几台。”
    2003年,苹果当时世界高端1G以上主频的Power Mac G4进入大连市场。王庆军对苹果电脑产品的发展如数家珍:“这款电脑当时起步价2万多元,一般一套在5万左右。在当时,属于顶尖电脑产品。”
    从白色外壳笨重的计算机到液晶显示器的电脑,从可随身携带笔记本到如书本大小的 iPad,电脑科技以惊人的速度向前迈步。“3年前,基础配置的iPad售价5000元,配置稍微好一些的售价达七八千元,而现在一台iPad mini才2000元!”王庆军回想起这么多年电脑的价格变化,十分感慨,“科技的进步、品牌的竞争,致使电脑价格呈下降趋势,如今的电脑已成为生活必需品。” [详细]

30年前,拥有一辆私家轿车代步,是很多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30年弹指一挥间,如今,出租车招手即停,私家车的数量更是以惊人的速度与日俱增。
    “80年代,私家车很少,尤其是北方地区,开放时间相对于南方较晚。那时候,即使家里有车,也需要挂靠企业。出租车运营还都是国营性质。” 许善宇,六十年代生人,和那个时代大多数的老司机一样,有着丰富30余年的驾龄,对于汽车行业这几年的变化也略知一二,“我是1985年结婚,那时候的工资才三四十块钱,级别较高的技工工资也就百元。一台普通汽车价格大致在六万元以上。那时候,买辆车?想都没想过!” 在当时,自行车还是家庭主要交通工具,自行车与缝纫机、手表并称为“三大件”,地位无异于现在的私家车。摩托车属新宠,如果家里能有一辆摩托车是令人艳羡的。而汽车,在那个年代还是件奢侈品,可望不可及。[详细]

现在手机已经成为了人们日常生活中所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几乎每个人,无论是青少年还是长者都至少拥有一部属于自己的手机。随着科技的发展,手机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1995年的“板砖型”进化到了如今的“流线型”。
    在李峰瑞小时候的印象里,大概是90年代,最初的手机拥有着敦实的机身和一根长长的天线,造型同现在的无绳电话有些相似。现在看来,这样的一部手机简直令人抓狂,可在当时,这绝对是主人炫耀的资本。而后,手机也由大哥大逐渐缩小变薄,约手掌大小。手机样式得到大幅改良,手机天线从被缩短到启用内置天线,摒弃了手机以往的全黑设计,以五彩缤纷颜色来吸引消费者眼球。
    2004年,李瑞峰拥有了人生中的第一个手机,单色屏幕,小巧灵动,价值1000元,那个时代,手机已经逐步普及。虽然彩屏手机在2002年已经问世,但相对于单色手机来说,价格至少翻倍。2005年,手机开始大范围普及。[详细]

【结语】一个年代,一种追求。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这30年点滴的变化,生动地折射出社会发展的变迁史,它们已凝结成时代的符号,留存在我们最深的记忆里,共同珍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