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医院收治新冠肺炎患者以来,我深感院感防控工作责任之大,为更好地防控疫情,我申请进入应急病区,现场指导院感防控工作,我要将进入应急病区的所有医护人员安全带出来......

  ——大连市第六人民医院院感健康保健部主任韩常新写在请战书上的话

  在疫情面前,有一群人,身着厚厚的医用防护服守护在患者身边;还有一群人,站在医护人员的身后,守护着他们的平安,他们就是“院感人”。

  院感,即医院感染,是指住院病人或医院工作人员在医院内获得的感染。

  院感防控,即避免就诊病人和医务工作人员发生医院感染而采取的有效预防控制措施,工作涵盖医院感染病例监测,医院布局流程的审定,隔离与防护方法的制定,清洁消毒灭菌的管理,医疗废物与污水的监管,消毒药械、防护用品及一次性无菌物品的审核等等。当然也包括对医务人员为防止医院感染而进行个人防护用品正确使用的培训。

  由此可见,在严峻的疫情防控期间,“院感人”的责任尤为艰巨。

  一个爱较真的“院感人”

  1月24日下午,我们来到市六院,准备采访应急病区里的医护人员。没想到,首先挡住记者的竟然是韩常新。他个子不高,语速很快,却很较真。

  由于半污染区也进不去,清洁区可以,但是医生们已经脱下防护服了。最终,记者只被允许隔着清洁区大门与护士“相见”。眼前的韩常新眼睛红红的,脸色有点铁青,嘴唇干裂......当我们采访时,他说:“请您大点声说话,我4天没怎么睡觉,现在耳朵里嗡嗡地响。”

  自1月21日,我市新冠疫情发生以来,韩常新就没咋合过眼,防控措施制度的制定、穿脱防护培训、医院内的消毒、隔离区内流程的指导......就看他在偌大的院区里,跑来跑去。

 韩常新在清洁区指导医护人员穿脱防护服 韩常新在清洁区指导医护人员穿脱防护服

  记者:院感管理是可以不进病区的,你为什么要选择主动进病区?

  韩常新:我真的担心和着急啊,医护人员是天使,也是普通人,他们也会有顾虑和恐惧,我进去指导他们具体防护,不但能安抚他们紧张的心情,也能更好地保证他们的安全,让他们安心于患者的救治工作。

  同事们说,韩常新就是这样一个爱较真的人。自2019年11月开始,韩常新对于医院的应急培训工作就已经开始了。他顶着压力和一些人的不理解,对每名医护人员实施强化培训、严格考核,不管是科主任还是普通护士,达不到标准坚决不发放合格证。就这样,他完成了5批机动队的培训和考核,为随时可能发生的应急救治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今年疫情发生后,韩常新带领着他的感控团队对本医院内、各三甲综合医院及省内外市的各支应急医疗队人员开展了多轮次的强化培训考核和院感防控准备工作。一个多月的时间,韩常新没有睡一个完整觉,最少的时候晚上只能躺一个小时。

  “只有让自己先弄清楚搞明白才能去正确地指导大家”

  记者:为啥要把自己弄得那么累。

  韩常新想了一下回答说:医护人员的科学防护很重要,既要保证防护到位,但也不能过度防护。我理解,很多人想防护用品多用一些应该会更安全吧,可是抗击疫情可能是个持久战,我们也必须要保证应急物资的合理使用和供应!我想进病区,与机动队员同呼吸、共命运,一来可以靠前直接指导,二来能够亲身示范应该如何防护。我坚信我一定会将所有的医护人员安全地带出病区……

韩常新在给医护人员做培训韩常新在给医护人员做培训

  自2003年非典疫情以来,国家十分重视医院感染防控工作,出台了很多标准指南。但是,怎么能很好地在工作中落实,并且要让医护人员按照要求规范去做,是一个难题。

  韩常新说:“我们除了反复研读、吃透防控指南和文件之外,还要经过一遍遍不断地实践、演练和培训,只有让自己先弄清楚搞明白才能去正确地指导大家。诊疗方案可以随着对疾病的认识不断更新,但院感防控方案必须要尽可能一步到位。因为防护流程的改变会使已进入或即将进入隔离病区的工作人员不放心、产生不信任和不安全感,会严重影响疾病救治和疫情防控工作。”

  就是通过这样不断地实践和积累,韩常新自己梳理汇总,编写了自己医院实用性很强的医院感染防控指南和标准操作规程,明确了不同传染病卫生应急任务下的防护管理细则和标准等院感防控内容。确定好的防护流程看上去似乎并不复杂,但实际上韩常新要肩负着很大压力。

  记者:究竟什么样的情况防护到什么程度?

  韩常新说:我要对自己的业务知识有相当的自信,还要敢于担当,才敢确定这个标准、拍这个板儿。因为,一旦我指导的不规范,出现后果,不堪设想。有时候大家不是一下就能理解,那我就陪着他们,亲自示范,当医护人员看到我和他们是一样的时候,也就不会那么担心了……

  忙了一天都不知道孩子在谁家

  韩常新的爱人秦世娟是大连市甘井子区疾控中心传染病与地方病监测科的负责人。此次疫情中,她要和同事完成对确诊病例密切接触者的追踪和流行病调查工作。这个工作对时间要求非常高,经常是大半夜,秦世娟接了电话就离开家,去追踪和调查,一干就是一整夜。

  “好寂寞啊!好无聊啊!哎!爸爸妈妈都忙,没意思,无聊到不知所言。”这是韩常新9岁的儿子被带到六院办公室无聊时写下的一句话。

  这次疫情的来临,忙碌的夫妻俩根本顾不上儿子,即便是儿子得了感冒、发着高烧,实在没办法,秦世娟只能把孩子带到单位拜托同事照看,“有时候一天忙下来,孩子已经被好几个同事轮流照看,要打好几个电话才能确定孩子在谁家……”

  有时候秦世娟半夜接到任务出去工作,孩子没有醒,只能早上跟着韩常新来到医院。

  韩常新说:“但凡有一点点办法,我不会把孩子带到医院来,尤其是在这个时期,人人都对医院的环境有所顾忌,我却只能把孩子带着。大家也都知道我们两口子的工作,特殊时期,没什么奢求,能让他一天吃上三顿饭就行了……我没什么,我就觉得有些对不起孩子,儿子特别懂事,从来不和我们提什么要求,可这样我更会觉得难过……”说到这平时沉稳深沉的韩常新眼圈有些红。

由于没人照顾,韩常新的儿子不得不跟着父母一起“上班”。由于没人照顾,韩常新的儿子不得不跟着父母一起“上班”。

  年味儿里混着消毒水的味道,更揉进了奉献和使命的味道。医院感染防控像一座堤坝、一道防线,韩常新说,只要疫情没有结束,他就不会下战场。问他疫情结束了要干啥,他说:“先睡两天吧,然后陪爱人去祭拜姥姥,回老家看看爸妈......”

  来源: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张丽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