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群人,他们默默无闻却一直往返于“抗疫”最前线,他们有的人已经80多天没回家了,有时候不是不想,而是不敢。他们就是由38辆车、41个人组成的“向危而行”转运小分队。

  他们都是公交集团汽车六分公司奔驰服务中心以及汽车二分公司的普通驾驶员,用于转运的大巴车也来自这两个公司。从1月26日接到命令运送17位援鄂医护人员到沈阳桃仙机场,到2月25日开始执行境外返回人员转运任务,并于期间一段时间负责抵连湖北(武汉)籍人员转运,再到7月22日开始转运我市高风险地区需隔离观察人员,这个小分队有的队员已80多天没有回过家,队长樊有良更是一直奋战在一线将近7个月。

  樊有良说,驾驶员还是会有些紧张。“我们的防护是很规范的,防护服、鞋套、手套、口罩、护目镜都得穿戴好,执行转运任务之前都要经过培训。承担转运任务的车辆也都做了特殊防护,驾驶员身后留出两排座位给跟车人员,其他座位用透明塑料布严密分隔开,需转运的人都坐在分隔区域里,从后门上下车。”

  樊有良说他很理解大家,但让樊有良觉得“展扬”的,是所有执行转运任务的公交驾驶员都“特别像样”。

  樊有良说,“看他们的表情和穿防护服的动作就能看出来。有时候并不是不能回家,而是不敢回家,怕出现问题影响家人。都是普通人,都是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儿,紧张很正常。”“从大连湾将需隔离观察的人转运到指定隔离点,距离远,人员多,一次转运最少也得3个小时。我们一般都是白天开始干活,要一直干到第二天凌晨天亮,都快要倒时差了。”樊有良说,最难受的不是困,因为根本来不及困,进入三伏天,最受不了的是热。“按照要求,转运车辆不允许开空调,降温只有靠开窗吹进来的自然风。要是赶上太阳照在驾驶员一侧,这一路上驾驶室里能有40多度,那滋味……”即使如此,转运小分队的所有队员没有一个喊苦喊累有怨言,“大家都随时待命,每次排班,每个人都特别积极。”

  在转运大连湾需隔离观察人员的同时,“向危而行”转运小分队还承担着运送医护人员到指定地点进行核酸检测、对境外返回人员进行转运等任务。

  据不完全统计,仅7月22日至8月4日,小分队累计运营406车次、运送各类人员3000余人次,行驶里程达2万余公里。

  来源:大连广播电视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