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武汉六年级男孩张墨涵写了一篇文字,讲述他独自一人过春节的故事上了“热搜”。

  今年春节的失去与得到

  这个春节,我们武汉市因为新冠病毒肺炎疫情,成为举世关注的焦点,也让城市失去了传统的年味,但我却得到了成长的机会。

  这个春节我失去了一家团聚的年夜饭,当医生的妈妈大年三十早上就去医院负责救治发热病人,应急局工作的爸爸除夕晚上赶到单位疫情防控指挥部值班。但是我得到了别具一格的网络年夜饭,我们一家三口通过视频聊天,妈妈吃着盒饭、爸爸吃着方便面,我吃着自己微波炉热的饭,在网上团聚了。

  这个春节我失去了外出旅游的机会,本来这个节日我们全家计划去重庆吃火锅,再去成都看熊猫。因为疫情的蔓延,为了不给别人添麻烦,我们退了机票,在家宅着过。但我弥补了平常学习忙没时间看电视和课外书的遗憾。春节里,我连追了两季《中国诗词大会》,充实了我的古文底蕴。看了三本中外名著,让我在书中也领略了外面精彩的世界。

  这个春节我暂时失去了看到妈妈的机会,从除夕到正月十五她都在医院救治病人,在隔离病房不能回家,也不许探望;但我得到了锻炼的机会,我学会了使用微波炉、洗衣机、吸尘器帮家里做事,十二岁的我迅速成长了。

  李贺有诗云:“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疫情的阴霾终将会过去,在全民抗疫的阻击下,春天的明媚终会到来。我们小学生二十天没出门,就是为了支持全社会的抗疫工作,“待到山花浪漫时,我们都在丛中笑。”

  因为妈妈是抗疫一线医生,爸爸是疫情防控工作人员。这个刚满12岁的孩子,自己要在家中照顾自己。甚至大年三十的年夜饭也是孩子自己吃的,他的懂事令人感动又心疼,甚至让不少大人也心生敬佩。

  2月25日,大连宝妈宁女士看到后,把这个故事讲给了上一年级的儿子听,儿子听完问了一个问题:“妈妈他晚上一个人在家不害怕么?”

  宁女士鼓励儿子,把想问小哥哥的问题都写出来。同时她和朋友沟通,看看能否找到这个懂事的男孩。

  经过多方联系,最后找到了孩子所在学校湖北省武昌实验学校的胡昀老师,并通过老师联系到了家长,孩子的问题就这样通过微信传递给了武汉的张墨涵小朋友。于是,在大连与武汉之间这个故事又有了延续……

  给哥哥写信

  在沟通中,宁女士把两个孩子叫做“武汉哥哥” “大连弟弟”。

  对于“大连弟弟”最初问的那个问题,“武汉哥哥”是这样回复的:“只要把房子里的灯全部打开,就不害怕了”

  看到“武汉哥哥”的回复,宁女士非常感动,萌生了用视频记录下两个孩子对话的想法:应该让更多的人听到他们的故事!

  于是她给张墨涵的爸爸打了个电话,当时是下午五点钟,墨涵爸爸说他正在去值班的路上,最近病人少了,所以他凌晨左右可能会回家,而这之前都是孩子一个人在家,已经习惯了。

  在征得张墨涵和家人同意后,“武汉哥哥”和“大连弟弟”第一次在视频里“见面”了。

  两个孩子一问一答,一个充满好奇,一个满怀耐心,一年级的大连弟弟和六年级的武汉哥哥就这样成为了互相牵挂的朋友。

  宁女士根据儿子写给小哥哥的信和两个小兄弟之间视频的对话,创作了一个作品并邀请“武汉哥哥”和“大连弟弟”一起拍摄,作为两个孩子的“战疫”时光纪念。

  期待那一天,大连弟弟和武汉哥哥的双城对话。

  弟弟:武汉哥哥,你好,我是大连弟弟

  哥哥:大连弟弟,你好,我是武汉哥哥

  弟弟:有一天,妈妈给我讲了你的故事,我有好几个问题?

  哥哥:我很愿意回答你的问题。

  弟弟:妈妈说,三十的晚上,你一个人在家,你为什么不和爸爸妈妈在一起呢?

  哥哥:我也想啊,但是他们有比吃年夜饭更重要的事。

  弟弟:更重要的事?那是什么呢?

  哥哥:妈妈在医院照顾病人,爸爸要保障物资的运输。他们都在疫情的最前线。

  弟弟:难道,你不害怕么?

  哥哥:不怕,把房里的灯全部打开就不怕了。

  弟弟:妈妈说你很有勇气,我也想有勇气,能告诉我怎么才能做到吗?

  哥哥:可以平常多看一些英雄事迹的书,多参加一些夏令营来锻炼自己。

  弟弟:妈妈讲你的故事时,大连正在下雪,武汉也会下雪么?

  哥哥:会下,没有北方那么大。不过听大人们说我出生的2008年,武汉的雪下得可大了。

  弟弟:从我们家窗户一直往外看,穿过一座公园、一大片楼房,在山的那边就是大海,哥哥,你能看到海么?

  哥哥:我们家能看到沙湖和长江,特别是能看到雄伟的黄鹤楼。我们看海要坐火车或飞机去看,前几年暑假在大连星海广场看到过大海。

  弟弟:妈妈说,我们能看到同一个月亮,我说我们都是小学生,我一年级

  哥哥:是啊,我们在同一片土地上,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的确都是小学生,不过我六年级了。

  弟弟:六年级啊?那你一定知道很多,我待在家里好多天了,我发现七点钟起床时天就很亮很亮了,妈妈说,白天会越来越长,可是你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出去玩么?

  哥哥:当雪停了、云散了、疫情结束了就可以愉快的玩耍了。

  弟弟:我想去草地上打滚、到海滩堆沙堡、骑滑板车和风赛跑,我还想见见你,哥哥,你有什么愿望吗?

  哥哥:能代表小学校足球队参加最后一届小学足球比赛。也希望今年能上自己心仪的初中,

  弟弟:哥哥,妈妈说祝福是很好的礼物,那我要送你一个祝福,有一天我们能健康、快乐的见面,有爸爸、有妈妈和我们所有人。

  哥哥:是的,谢谢你的祝福。希望你们全家在疫情结束后,能来美丽的大武汉看白云黄鹤的美景,品尝热干面、豆皮的美味。

  弟弟:我期待那一天

  哥哥:我期待那一天!

  家·国

  “武汉哥哥”是一个缩影。因为工作特殊性,父母遇到紧急情况必须随叫随到,很多医生的孩子自己吃饭、上下学已是常态。在今年疫情期间,不仅是医生,很多战疫一线的工作人员家庭现状也是如此。

  向每一位舍“小家”保“大家”的战疫一线人员及其家属致敬!

  来源:新闻大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