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群结队栖于灌木枝头的黄嘴白鹭。成群结队栖于灌木枝头的黄嘴白鹭。
体态挺拔的黄嘴白鹭。体态挺拔的黄嘴白鹭。
灌木枝头不时张开翅膀保持平衡的黑尾鸥。灌木枝头不时张开翅膀保持平衡的黑尾鸥。
黑尾鸥的卵和雏鸟。黑尾鸥的卵和雏鸟。
黄嘴白鹭的卵和雏鸟。黄嘴白鹭的卵和雏鸟。
大量鸟粪令岩石呈白色。大量鸟粪令岩石呈白色。
矾坨子鸟类分布区域图矾坨子鸟类分布区域图 

  红色区域:黑尾鸥区

  黄色区域:黄嘴白鹭区

  绿色区域:黑尾鸥-黄嘴白鹭混合区

  蓝色区域:鸬鹚区

  【专家简介】

  张恒庆,博士,辽宁师范大学教授。辽宁省百千万人才工程百人层次人选,先后任辽宁省植物学会、生态学会理事,大连市环境学会理事;现任辽宁师范大学生态学一级学科硕士授权点带头人,辽宁省普通高校本科教学名师。第六届大连市十大环保人物。

  长期从事环境科学和生态学的教学、科研工作,足迹踏遍大连的山山水水,对大连陆域生态系统进行了系统调查,多项研究成果被大连市环保部门采纳并成为大连市生态文明建设的基础资料。组织完成了大连市多项生态保护规划,出版了国家级规划教材《保护生物学》。

  近年对长海县生态系统进行调查,成果包括:《矾坨子鸟类物种多样性调查及监测》《大耗岛生物多样性调查报告》《长海县小长山乡小水口森林公园植物多样性调查报告》。

  / 文·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周代红 图·元起 /

  遮天蔽日般密密麻麻的黑尾鸥在头顶鸣叫盘旋,毛茸茸的黄嘴白鹭雏鸟在巢内嗷嗷待哺,仅容一人通行的登山阶梯两侧挤满了鸟的巢穴……6月16日,登上正值鸟类繁殖期的长海县广鹿镇矾坨子,眼前难得一见的自然生态令一行人惊叹不已。

  如此炫目的自然魅力是每年这个时候矾坨子的常态。夏候鸟到来之后营巢、求偶、交配、产卵、孵化、育雏等一系列生存及繁衍活动,让被誉为“天然鸟岛”“北方水鸟天堂”的矾坨子热闹起来。

  位于广鹿岛老铁山西1.08海里处、与大陆最近距离11.9公里、面积0.09平方公里、最高海拔71.4米的矾坨子上生活着约万只海鸟,因其地处东北亚海鸟迁徙的大通道上,而成为我国北方海鸟重要的繁殖和栖息场所,在长海县177个无人岛中别具特色。

  惊叹与回访:黑尾鸥是绝对优势种

  当船只驶近矾坨子北部,前方由东、西两个小型岛坨组成的矾坨子好似凸起在海平面上的小山,东岛高大,西岛低小而陡峭,近乎巨型礁石。在强烈的海侵、风蚀作用下,矾坨子大部分片麻岩裸露,有明显风化痕迹。东岛南部呈近垂直状的悬崖,北部坡度较大且建有登山阶梯,也是我们此行的路线。

  刚一登岛,铺天盖地的鸟几乎遮蔽了天空。在一片惊叹声中,手持专业相机和望远镜的辽宁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张恒庆解释:“这些都是黑尾鸥。”2015年5月至2017年6月间,张恒庆带领的团队对矾坨子鸟类物种多样性展开调查,这是首次对矾坨子开展的全面生态本底调查。再次回访,他有种又见老友的亲切感。

  经调查统计,矾坨子上共有鸟类15科21属34种,现有国家Ⅱ级保护物种4种,即黄嘴白鹭、海鸬鹚、松雀鹰和普通鵟。其中,黑尾鸥是绝对优势种。张恒庆团队2017年6月调查黑尾鸥数量为3369只,考虑到调查时地形的局限性、鸟类聚集情况以及外出觅食的黑尾鸥数量,综合考虑岛上黑尾鸥的总数量每年可达7000只至9000只。

  沿着登山阶梯攀登,遍布黑色斑点的灰褐色蛋、黑褐色的雏鸟、白腹黑尾的成鸟……阶梯两侧的山坡上随处可见黑尾鸥不同生长阶段的形态。“看这个,壳已经啄破,马上就破壳了。”沿着张恒庆的指引看去,阶梯旁边的巢穴里,破裂的蛋壳内雏鸟的喙正微微颤动。

  不变与变化:“中国黄嘴白鹭之乡”黄嘴白鹭数量持续增长

  “黑尾鸥一般在峭壁或山坡上筑巢,路边的巢大多建在茵陈蒿旁边。黄嘴白鹭的巢多建于灌木丛中,为防止海风将巢吹落,矾坨子黄嘴白鹭一般将巢建在灌木下的地面上。”依循张恒庆的讲解,看到灌木再寻找,果然发现了黄嘴白鹭的巢。与此前所见简陋到在凹陷的地面铺上干草做巢、直接在泥坑中孵化的黑尾鸥巢不同,黄嘴白鹭的巢铺上了植物枝条,蛋呈淡绿色。“海鸬鹚的巢主要在悬崖或峭壁上。”张恒庆指着峭壁上的海鸬鹚说。

  一路向上,黄嘴白鹭的巢越来越多,甚至不到半米内就有3个。“小心脚下,别踩到。”张恒庆不时提醒。与黑尾鸥大多一巢两个蛋不同,黄嘴白鹭多在3个以上。“这是最典型的黄嘴白鹭巢穴,有4个卵。我最多的时候见过8个卵,但能成活3个就不错了。”张恒庆说。

  黄嘴白鹭是念“旧巢”的鸟。每年3月末至4月初,黄嘴白鹭开始往回迁移到矾坨子,4月中旬达到最密集期。大多数黄嘴白鹭修补并继续使用去年的旧巢,小部分修建新巢。

  “站在树上的就是黄嘴白鹭。”透过张恒庆递来的望远镜,远处的黄嘴白鹭体态挺拔,“看到头背部的毛了吗?繁殖期特别突出。”

  登上矾坨子顶部,眼前是一片以草本植物为主的平地,再向西行,就是黄嘴白鹭集中分布区。然而,等待我们的除了伫立在灌木丛枝头上的黄嘴白鹭,还有一眼可见的荒地与死树,黄嘴白鹭的增长也让这里的植物有些负重前行了。

  “直观上黄嘴白鹭比我去年来时又多了。”张恒庆说。调查报告完成后,张恒庆仍惦念着这里的鸟,2019年7月是他最近一次探访。

  2015年至2017年的调查研究发现,黄嘴白鹭的种群数量增长明显。繁殖期间,通过直数法观测到的黄嘴白鹭个体数量由2015年的382只增至2017年的517只。通过模型计算,2017年6月岛上黄嘴白鹭成体的数量可达952只。可见,从2015年至今,黄嘴白鹭的数量一直在增长。

  黄嘴白鹭在矾坨子上数量的增长得益于保护的加强,良好的生态环境为黄嘴白鹭提供了稳定的繁殖场所,矾坨子已经成为国内黄嘴白鹭主要繁殖基地。2016年,中国野生动物保护协会授予长海县“中国黄嘴白鹭之乡”称号。

  迁移与平衡:黄嘴白鹭从岛西部向东部转移

  然而,黄嘴白鹭数量持续增长并不一定是正向作用,超过了环境承载能力,同样会影响植物生长。

  “中了,衣服上包上,这是常有的事。”张恒庆示意不用帮他擦鸟粪,“出野外擦不过来。”从2014年开始,到矾坨子考察不下10次的张恒庆早已习惯。长海县工作人员笑称鸟粪为“天屎”,鸟类繁殖期来矾坨子难免一遇。

  初登矾坨子,令人惊讶的除了无处不在的鸟,还有同样无处不在的岩石和植物上覆盖的白色鸟粪。有资料称矾坨子因产矾而得名,但附近岛上居民否定了这个说法。张恒庆认为,鸟粪令岛远观呈白色很可能是矾坨子之名的由来。

  覆盖在树叶上的鸟粪太多致使植物无法进行光合作用而死亡,这是岛西部出现大量枯死灌木的主要原因。此外,鸟粪过多也会改变土壤性质,黄嘴白鹭采枝筑巢、长栖树上同样会破坏灌木。我们此行看到一株灌木下不过一平方米的范围内,就有6个黄嘴白鹭的巢穴。灌木死后,黄嘴白鹭离去寻找新的筑巢地,黑尾鸥再来扒草筑巢,致使草本植物死亡,就成了荒地。在没有鸟类破坏后,土壤又会慢慢恢复生出植被。

  “以前岛的东部是没有黄嘴白鹭的,现在黄嘴白鹭明显在从西部向东部转移。”此前的调查已经发现由于天气变化和鸟类营巢造成岛上植被分布改变,从而使黄嘴白鹭在岛上的分布从西向东转移,现在这一趋势更加显著。

  2017年调查认为矾坨子黄嘴白鹭的最大承载数量在750只至850只之间,当时黄嘴白鹭数量就已经超过了其承载能力。当地相关部门曾在矾坨子顶部种植灌木增加黄嘴白鹭筑巢地,可惜成活率很低。

  竞争与选择:一个极具生态价值和环境指示意义的岛礁

  枯死的灌木枝头上除了静静伫立的黄嘴白鹭,还有少数战战巍巍不时张开翅膀保持平衡的黑尾鸥,有的甚至两秒就要晃动一下。“这种情况下黄嘴白鹭一撵就走。”张恒庆解释,黑尾鸥的爪抓不住灌木枝,很难站稳。这种现象是黑尾鸥与黄嘴白鹭在矾坨子顶部和北坡部分地方存在强烈筑巢区域竞争的表现。

  由于海风侵蚀,矾坨子植物类型以草本、灌木和小乔木为主。与周边类似规模的无人岛相比,矾坨子灌木较多。矾坨子顶部以草本植物为主,部分土壤条件好的区域有灌木生长,形成了最适合黄嘴白鹭的筑巢区域;北坡灌木较多,但因地势陡峭,对黄嘴白鹭筑巢有一定限制作用。

  在矾坨子上的34种鸟类中,夏候鸟以15种占总种数近一半。它们大多在每年3月、4月迁徙到岛上繁殖,8月以后随着气温降低,逐渐迁往越冬地或其他觅食区域,最迟11月中旬完全迁出。留居短者为4个月,长者可达7个多月。此外,矾坨子上还有旅鸟12种、留鸟5种、冬候鸟2种。由此可见,矾坨子为鸟类繁殖场所,岛上鸟类只在繁殖期聚集于岛上。

  黑尾鸥、黄嘴白鹭、海鸬鹚、斑头鸬鹚是4种以矾坨子为繁殖栖息地的鸟类。它们的繁殖时间、取食方式存在差异,没有竞争关系或者竞争现象不明显。3月中旬前后,海鸬鹚开始产卵;黑尾鸥最早于5月初开始产卵,大多数则在5月下旬产卵;5月上旬,黄嘴白鹭也开始产卵。海鸬鹚主要潜入水中抓捕鱼类为食,黑尾鸥大多在海面上捕食上层鱼类为食,黄嘴白鹭通常在海边滩涂或水田地中边走边啄食。广鹿岛彩虹滩和柳条港则是矾坨子海鸟的主要取食地。在长期的种间竞争和自然选择的作用下,矾坨子上形成了较为和谐的鸟类生态系统。

  “鸟类物种多样性是生物多样性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衡量一个地区生态环境质量和自然保护区价值的重要指标之一。矾坨子是一个极具生态价值和环境指示意义的岛礁,该岛繁殖的鸟类种群密度高,个体数量巨大,充分显示出矾坨子及其周边地区生态环境与鸟类生存是相适应的。”张恒庆团队《矾坨子鸟类物种多样性调查及监测》报告中这样写道。

  生态进行时

  生态为本 让长海之绿更长远

  位于辽东半岛东侧黄海北部海域的长海县,是东北地区唯一海岛县,也是全国唯一海岛边境县。组成长海县的195个海岛(18个有人居住),统称长山群岛。长海县陆域面积142平方公里,海域面积10324平方公里,海岸线长359公里。

  近年来,长海县以生态为立县之本,确立了国际生态岛的发展定位并启动了建设工作。

  树立并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持绿色发展、循环发展、低碳发展,建设“天蓝、水清、岛绿、滩净、湾美、物丰”的美丽长海。

  重点开展了大规模造林绿化、垃圾污水处理厂建设、垃圾分类减量、天然气入户、清洁能源供暖改造、棚户区改造、绿色建筑推广以及国家卫生县城和国家生态县创建等工作。

  推进海岛生态修复项目,加大“中国黄嘴白鹭之乡”保护力度,保护好海岛珍稀动物资源,促使海岛生态环境持续改善,森林覆盖率达44.4%。

  在规划开发新旅游区域的同时,尊重山林、水体、海岛风貌、鸟类栖息地、海洋生态环境及海岸线自然景观的保护与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