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题目叫《被食物吃掉的人》中第一段写道:“每天中午十二点和晚上的八点左右,是‘兔子’们集中活跃的时间。按照平常人的作息,这两个时段,人们刚好吃完饭。‘兔子’们也是,只不过他们的生活多了一道工序——催吐,他们要把刚刚吃进去的食物通过各种方式吐出来,用手或者直接插进胃里的塑料管。”这里“兔”指的就是“吐”。

  几年前,就在我们这座海滨城市,刚上初二的霖霖就是一个“兔子族”,每次她对食物动心的时候,她就狼吞虎咽的吞完所有的食物,这样她才获得了久违的满足感,这是她最快乐的时刻,不过很快,负罪感挤走了满足感,心里有个声音提醒她,“你又要变胖了!”于是她冲进洗手间,将食指戳进喉头,将刚吃进去的食物从喉咙倾泻而出,这才把刚才吃食物的负罪感悉数清除。这样的情况反反复复的发生着,身高1.6米的霖霖,半年后已经从原来的90斤降到只有60斤,终于因为多脏器衰竭住进了我市一家三甲医院的ICU病房,最后因为抢救无效,这位花季少女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大连市第七人民医院进食障碍病房李双主任介绍说,霖霖是暴食清除型厌食症患者。在医学上,进食障碍是指一组与心理因素相关的以进食为主的心身疾病。近10多年来,随着全球化、媒体业及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以“瘦”为美成为当今社会的主题,因此“减肥”成为青少年尤其许多年轻女孩关注的焦点,使进食障碍的发病率明显增加,国际上报道所有进食障碍的终身患病率约为5%。严重影响青少年的身心健康,引起全社会高度重视。像霖霖这样的情况,临床不在少数。2020年1月8日是大连市第七人民医院进食障碍病房成立四周年的日子,从病房刚刚成立仅收住院的十几名患者,现在已经上升到每年百余名,还有更多的患者,尤其是患者家属还没有认识到这个很有可能危及生命的精神类疾病。

  进食障碍究竟是怎样的疾病?

  进食障碍是一类心理生理疾病,它的主要表现为对食物和体重、体型的过分关注,主要分为厌食症、贪食症和暴食症。

  厌食症高发人群集中在13岁~20岁之间,她们的心理特征是以对低体重的过度追求和对体重增加的病态恐惧,甚至出现体像障碍,就是自己已经“骨瘦如柴”但仍认为太胖,个别孩子有种喝口水都会感觉身体胖起来;她们的行为特征是故意限制饮食,有意造成体重明显下降;她们的生理特征是不同程度营养不良及代谢、内分泌紊乱、女孩闭经等多种躯体并发症。厌食症的孩子过度限制饮食常常表现在对食物总量及食物种类限制,大量进食后催吐和进食量不多时饮水后催吐,后期可不需要诱导自然呕吐,有些孩子诉吃完东西后一弯腰就可以吐出来。

  贪食症患者发病年龄较厌食症稍晚些,多在青少年晚期和成年早期,大多数既往有厌食症病史,常常表现反复发作性的,难以控制,不可抗拒的冲动性暴食,短时间内吃进大量食物,为正常人的数倍,进食速度如同“狼吞虎咽、风扫残云”一般,多为发胖食物,如奶油、蛋糕等高热量食物,常常腹部胀满、疼痛或筋疲力尽而结束,随之恐惧暴食后体重增加而采取抵消行为:自己诱发呕吐、间断禁食、滥用泻药等,大多数贪食症患者体重波动在偏低或正常范围内。暴食-呕吐渐渐成为习惯行为,继发多种躯体并发症。他们常常形容自己像吸毒一样犯了毒瘾,无法自拔。

  暴食症,与贪食症共同的表现是反复发作性的暴食,但不同的是暴食后没有采取抵消行为,如抠吐清除或过度锻炼等,常常带来体重明显增加,导致肥胖。他们在暴食时先有满足感,吃完后会对自己再次没有控制住暴食而深感内疚、自我厌恶、沮丧、抑郁。

  什么原因使这些花季少女陷入“食物怪圈”?

  李双主任介绍说,从心理学角度讲,花季少女出现这样的情况与家庭关系脱不了干系,患者群体共同特点是:不成熟、自尊低、苛求完美、高期待、追逐成就、过度依赖、对挫折耐受力低、被注意的需求高,难以处理与父母关系、情绪控制力差、难以表达负性情绪、融入社会程度差等。家庭关系中缺乏温暖,父母的高度管制、过度保护等都有很大的关系。社会文化因素与进食障碍密切关联,当今社会的“瘦”文化,减肥时尚宣传,理想女性的观念标准,尤其处于青春期的孩子面临与父母分离,个人独立,社会立足等问题促使他们通过控制自己的体重获得自我价值感,自我存在感及自我掌控感。

  进食障碍如何治疗?

  因每个患者病情特点及患病相关因素,制定个性化方案,有计划、分阶段进行综合治疗。包括营养恢复、饮食行为矫正,治疗躯体并发症、系统的个体心理治疗如个体认知行为治疗、精神动力治疗,家庭治疗、药物治疗等全方位治疗。据了解,大连市第七人民医院进食障碍亚专科病房已经四年了,这个开放式病房,具有较规范的治疗团队,在这里可以帮助患者重建健康的进食模式,促进心理成长,人格成熟,尽早与进食障碍分手,更好走向社会,走向自己丰富多彩的生活。

  家庭治疗对于改善进食障碍的症状及缓解家庭成员的关系是有益的,因为家庭关系问题有可能是进食障碍持续存在的原因之一。研究证明,使用家庭治疗的患者出院一年后疗效优于个别心理治疗者。5年随访研究证实,家庭治疗长期疗效更明显,并且青少年患者疗效优于成年人。由此可见,当子女出现进食障碍问题时,家长可以帮助其治疗、康复。家长平日里尽量避免患者将注意力只集中在进食方面,父母亦须以身作则,接受自己与生俱来的体重及外形,均衡进餐;同时要有足够的耐心,责骂和恐吓只会使情况恶化,家人应该从不断尝试中寻求与患者相处的方法;一定要与孩子多沟通,在此过程中,父母尤其是爸爸应多些与子女沟通,学习理解子女的感受及对事物的看法;不要独自处理,要量力而为,应寻求对治疗进食障碍具有经验的专业人士协助,鼓励患者尽快接受治疗,越早治疗效果便会越好。进食障碍不单是患者自己的问题,而是全家都需要面对的问题,家人同样承受万般压力。因此家人本身都要懂得寻找空间给自己放松。

  文图/新浪大连 高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