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易得,挚友难寻,尤其是复杂的医患关系中。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大医一院”)神经外科董斌教授,就有这样一位挚友。孙奶奶今年已经95岁高龄了,每逢各个节假日,都会给董斌打电话,老人的家人们也成了董斌教授一生的朋友。

  医患关系变成亲人关系

  这段友谊要从8年前说起。2010年,孙奶奶87岁高龄的时候,有一次头部剧烈疼痛,在家人的护送下到医院急诊,查出颅内巨大肿瘤,颅内肿瘤足有6公分,这也导致颅高压,引发头部剧痛。查出病因,但孙大娘被医院委婉拒绝了,因为对于高龄患者来说,医患双方都太具挑战了,稍有闪失就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孙奶奶自己和家人都清楚目前的情况,有一线希望也要去努力一把,孙奶奶的女儿一直没有放弃,直到找到了大医一院神经外科董斌教授。笔者在采访董斌教授问道为什么接了这个“烫手的山药”,他只是笑笑说,找到他这的多数都是这样复杂高危的脑肿瘤、颅内外伤。在为孙奶奶治疗的过程中,董斌和治疗团队经过严格的术前评估,制定了详细的治疗计划,术中全切肿瘤,术后给予很好的康复治疗,患者目前有很好的生活质量。现在孙奶奶平时有个头疼脑热的,也常给董斌打电话,原本的医患关系,变成了亲人关系,这份缘因此结下。

  一个手术解决几十年困扰

  真如董斌教授所言,高难病例都来找他。就在前不久,一位84岁的张大爷,面部疼痛几余年,实在无法忍受,已经到了不能吃饭不敢喝水的地步。张大爷患的是三叉神经痛,也俗称天下第一痛,长年吃止疼药——卡马西平,到了后期一天要吃6片止疼药,都不能缓解疼痛,张大爷死的心都有了,痛苦程度常人无法想象。这几十年来其实也没有间断过求医,经历最多了还是曲折,张大爷对手术也有心理恐惧,最后还是找到了董斌教授。

  术前治疗小组科学合理的评估,发现三叉神经痛和血管压迫有关系,考虑到患者年龄大,做了详细的围手术期的检查,包括心脏和肺功能的测定,给患者制定了比较科学合理的手术方案,进行了微血管减压术。在术中发现三叉神经被血管压迫,但是血管位置比较复杂,是在岩静脉的位置上,在显微镜下精心手术,把血管和神经用神经垫片隔开了,患者术后第二天面部疼痛的症状就消失了,一个手术解决了几十年的困扰,多年来一直是愁眉苦脸的孙大爷,此刻也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神经外科重症创伤科主任董斌教授,现担任中华医学会创伤学分会神经外科组全国委员,兼辽宁省创伤学分会全国委员,曾开展大连首例昏迷患者促醒手术。董斌告诉笔者,来找到他的多数重症患者,时间长了,他也习惯了不断挑战高难病例,果然,近年来的病例一个比一个具有挑战性。以前需要开颅做的手术,现在都采取微创手术治疗了,包括动脉瘤、脑出血、外伤等。另外,脑脊髓肿瘤的精准化、个性化、微创治疗,也是他不断挑战高难的结晶。董斌所带领的神经创伤科团队非常重视术后功能的恢复,脑和脊髓功能的保护和恢复,包括应用术前的综合评估,影像学,和仪器的评估,还有术中对血管神经的保护,手术的时候做到能保留每一根血管和神经,这才是保护和保障患者术后功能的基础。

  文图/新浪大连 高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