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60岁的张大爷上个月中旬在村子里搬砖的时候,右手无名指被砖头挤伤了,万万没有想到,就是这个小创口,险些要了大爷的命,一个月的ICU(重症加强治疗病房)抢救才起死回生。

  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大医一院”)重症医学科主治医师代晓明介绍张大爷病史时说,当时被挤伤的手指只有少量出血,因此他也没当回事儿,就自行做了简单消毒和抱扎。结果,四天之后就出现下颌关节僵硬、吞咽困难、饮水呛咳的症状,到当地医院就诊没查出来问题。又过了三天,症状又加剧了,开始出现张口困难、哭笑面容、头晕恶心、神经比较淡漠。中途辗转了两家医院,认为这些病症的主要原因是破伤风,7月24日张大爷住进大医一院重症医学科病房(ICU)。

  来院的时候患者神志清醒,但是全身肌肉比较紧张,而且四肢都会有抽搐现象,医生按照破伤风诊疗常规,给予患者抗感染、免疫治疗及对症支持等,由于患者家庭经济条件所限,暂不同意机械通气。翌日,患者肌肉痉挛又发作了,程度比以前严重,牙关紧闭、口吐白沫、呼吸困难,并呈现出轻度的角弓反张,这些症状都说明了破伤风已经累及呼吸肌和躯干四肢肌肉了,值班医师马上为患者进行紧急镇痛镇静肌松、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治疗,以保证呼吸道的通畅和有效通气,并控制肌肉痉挛;另外给予拔甲清创治疗,把甲床内的一些污染和坏死物彻底清除。

  重症医学科主任万献尧教授介绍说,这个患者出现肌肉痉挛症状,除了需要镇痛镇静,还要给予肌肉松弛治疗,这一项治疗上需要用大剂量的肌肉松弛药物,否则无法控制病情,治疗最大的难点也在于此。如果药物剂量过大,患者很容易出现血压下降、呼吸机相关性肺炎、ICU获得性肌无力等并发症,那么对于剂量的把控是对医者医术水平巨大的考验。即使通过药物将患者的各种症状控制住,而声音、灯光、操作刺激等仍均可诱发肌肉痉挛,因此对护理的要求也非常高,不能有一丁点儿疏忽,同时护理上还要防止医院获得性感染、深静脉血栓形成等。

  经过ICU医护人员的共同努力,患者病情逐渐康复了。截止发稿前,患者的生命体征稳定,医生说现在已经具备转出ICU的条件了。

  万献尧教授提醒说,尽管破伤风的发病率很低,只有0.02%,但还是要引起足够的重视,临床表现重型的破伤风,病死率高达40%以上,即使是小的伤口(尤其是有污染的东西导致的伤口),也要及时就医,彻底清创并注射破伤风抗毒素。一旦出现不适症状,一定要尽快到有抢救条件的医院就医。

  图文/新浪大连 高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