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1日-3日,2019年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夏季达沃斯)在辽宁大连举行,参会的全球杰出青年和全球青年领袖收到一件极富中国特色的茶器——建盏,“帝紫金毫”。烧制人范裕钦和范裕雄哥俩也受邀在“达沃斯”会议期间来到了大连,并携“帝紫金毫”参加2019大连夏季达沃斯新领军者艺术展。

  范裕钦向记者介绍,建盏始于唐代,兴于宋代,作为点茶、斗茶的最佳器具,建盏流行宫廷和文人士大夫阶层。“所谓点茶,就是将茶叶捣碎成细末,置于建盏中,加水打成一层厚厚的泡沫。宋人点茶后只品沫,而并不喝茶汤。而深色调的建盏与白色的茶沫形成绝妙的搭配,意境超然。”范裕钦介绍,宋代杰出的宰相、政治家、诗人范仲淹就曾作《和章岷从事斗茶歌》一诗,写到:

  黄金碾畔绿尘飞,

  紫玉瓯心雪涛起。

  斗茶味兮轻醍醐,

  斗茶香兮薄兰芷。

  “这里的紫玉瓯就是指紫色的建盏,而雪涛就是白色的茶沫,可见在宋代,紫色的建盏已是建盏中的极品,因为烧制的难度极大,而且随着宋末天下大乱,建盏停止烧制,技艺就此失传已800多年。”范裕钦介绍,1957年宋代渔山窑窑址得以发掘和保护,1979年国务院组织专家和学者研究恢复建盏烧制技艺,经过30多年的摸索和发展,如今建盏釉色形成曜变、鹧鸪斑、油滴和兔毫四大系列。此番作为“达沃斯”赠礼及2019大连夏季达沃斯新领军者艺术展展品的钦裕堂“帝紫金毫”龙窑柴烧建盏属于兔毫系列,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及论坛主席克劳斯·施瓦布先生参观了艺术展,并对中国柴烧建盏朴拙憨厚的色泽、深沉内敛的古雅给予高度的赞扬。

  对于此次来大连参加夏季达沃斯新领军者艺术展,作品受到中外嘉宾的称赞,范裕钦表示自己很受鼓舞,几年的艰辛探索终于得到认可。“中共大连市委宣传部、大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大连市公共文化服务中心联合颁发入展证书,这体现了大连市委、市政府大力扶持,为中国传统文化艺术走向世界搭建窗口和展示的平台,我很受鼓舞。”

  “帝紫金毫”的烧制人范裕钦从1993年起在建盏泰斗阙梅娇大师的窑厂学徒,后进入国营陶瓷厂上班,刻苦钻研烧窑技艺。“也是赶上了传统文化发展的好时代。

  1998年起范裕钦在其兄范裕雄的带领下,从对宋代建盏窑址进行了认真细致的考查。对建盏的历史沿革、名人传记、古陶鉴定做了大量的研究和资料收集工作,寻遍了建窑遗址方圆十余万平方米的所有山头,在繁杂的山头中挖出了大量宋代残盏、垫饼以及带有各种不同样式花纹的残片加以研究。多次制定更改盏设计方案,调整配方、盏形、上釉、龙窑柴烧烧成工艺等制作方法。20年磨一剑,范家兄弟的钦裕堂龙窑柴烧奠定了在建盏领域的创新性与传承性的领先地位,范裕钦所创之建盏具有造型气势恢宏、形体新颖、工艺语言独特、沉实厚重、融古烁今、与时俱进的时代气息。

  2019年,范裕钦在建瓯市小松镇宋代老窑的窑址上重建新窑,用宋代古法柴烧的方式烧制建盏,作品九五之尊钵鹧鸪斑、“帝紫金毫”被中南海紫光阁收藏。

  说起烧制过程,范裕钦介绍烧窑需要三到五天,期间不眠不休投松柴。“这建盏的釉色和图案的秘密全在烧窑的火候,驾驭精准的窑温、加柴的速度和方式、选择薪柴的种类、对气候的变化、空气的进流量等细微因素的把握都直接决定烧制出的建盏釉面纹理及釉色。”范裕钦介绍,失传800多年后,柴烧建盏的技艺仍然处于有待完善的阶段,今人依然无法参透宋代人烧窑的所有奥妙,成品率只有十分之三。圈里有句话,“三分手艺、七分运气。而精品更是可遇不可求了,有时候几窑烧出来,都烧不出一个精品。”谈到此处,范裕钦不免有些唏嘘。

  谈到对建盏烧制的执着追求,范裕钦说依然在路上。“在日本保存了三支宋代的中国国宝建盏——曜变,这样的宋代柴烧曜变在中国是找不到的,而且技艺早已失传。尽管电烧可以烧制出曜变建盏,但想起宋人能做到的事,我们今人依旧做不到,作为建盏文化的传承人,不免心中有些遗憾。未来,我希望能恢复宋代柴烧曜变的技艺,让宋代就辉煌无比的建盏技艺在中国不再有任何遗憾。”

  来源:大连市公共文化服务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