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林的护具还是比较齐全。 小林的护具还是比较齐全。
出发前小林与刘大哥合影留念。 出发前小林与刘大哥合影留念。

  玩滑板的年轻人都不入流?但在第129届IOC(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会议上确定了滑板正式加入2020年的东京奥运会竞赛项目序列让小伙子来了自信。7月30日上午,24岁的河北来连小伙林信一滑着滑板,在好心的大连自行车骑行爱好者刘盛勇领航下,开始一项挑战——从中山区的七七街出发一路滑行抵达终点旅顺的白银隧道坡下,但中途受伤中止挑战。而他的终极挑战目标却是滑着滑板去西藏。

  滑板达人有一个滑板旅行梦 热心人帮其“人工导航”

  滑板的挑战者名叫林信一,24岁,河北涿州人,在大连中山区的曼哈顿大厦工作。他们这些爱好者有一个滑板群,7月初有人说能拉到赞助就组织人滑着滑板去西藏,后期由于路程遥远及危险等因素,他们全部放弃了,但是林信一一心想去。他在多方咨询了运动方面专家后得到了中肯的建议就是:想去就先练习体能、耐力、技术等。10天前,他联系到大连慈善总会的义工刘盛勇,说起自己的这个想法,林信一想先从大连开始测试,首先从中山区七七街滑到旅顺。然后再原路返回。刘盛勇二话没说就答应了要骑着自行车帮助小林导航的要求。小林表示,如果此次滑行顺利,他下个目标是要从大连滑到沈阳。

  进入“中伏”后,大连白天的温度基本上都在30摄氏度以上,地表温度更高,这样的天气对于骑车领航的刘盛勇来说也是一种考验。刘盛勇今年52岁,在中山区一家日料店工作,是一位公认的大连好人,在星海湾担任过义务救护员,无偿献血108次。在2015年第二季度被评选为大连好人。得知小林有想带着滑板去旅行的梦想,作为父辈人的刘盛勇十分支持,并毅然决定要为小林亲力亲为地做些事情——帮着他作为路线的领航员,为他此次的滑行保驾护航。

  记者劝阻未果,小伙半路滑行受伤中止挑战

  得知小林有这样一个挑战项目时,记者了解到,此次挑战路径,需要经过车流较多的交通主干道中山路及黄浦路,以及相对危险的旅顺南路,记者多次试图劝阻其放弃,因为存在安全隐患和违法上路的问题,但两人均表示已经充分考虑了安全问题,二人表示,“这一路从七七街滑行和骑行到此处大约18KM左右,速度在20-30迈,用时1小时36分钟。我们全程都会遵守交通规则,滑行过程一直都会在路面的最右侧靠边,不会对路面的交通造成影响,而且过了蔡大岭轻轨站再往前就有自行车专用道,不存在那些所谓的影响路面秩序的问题”。

  采访过程中,小林告诉记者自己对滑板十分的痴爱与狂热,他希望通过自己的这些行为能唤起社会对滑板运动的关注与重视,也希望能有更多专业的培训机构为这项未来的奥运会项目培养一批人才。见小林如此坚定,记者只能好心提醒其注意安全,随后刘盛勇与小林继续踏上了他们的行程。7月30日晚上10点左右,刘盛勇告诉记者,小林没有完成全程的挑战。从蔡大岭轻轨站滑行一段后到达黄泥川时,在一段下坡路段由于滑板速度过快,小林反应不及摔倒了,左侧内侧踝关节受伤,无法继续滑行,小林在原地休息一段时间后,拦了一辆出租车返回大连市内,刘盛勇自己骑自行车返回市内,结束了这次滑行挑战。

  交通安全法:行人不得在道路上使用滑板

  滑板本身就是一项有危险的运动,公路上滑行也有安全隐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七十四条规定,行人不得在道路上使用滑板、旱冰鞋等滑行工具。然而一些滑行爱好者甚至初学者却喜欢在马路上滑行轮滑、滑板等,就此提醒市民,不要在道路上使用滑行工具滑行,以免发生事故,造成不必要的伤害。

  滑板运动的普及、推广细节需系统地规划和完善

  家住黑石礁的90后小何告诉记者,自己玩滑板玩了三四年了,算是“初出茅庐”,但跟大咖比水平还是比较low。滑板运动有一定危险性,一定要有专业的培训机构和培训人员进行指导,还要有专业的滑板赛道提供来进行训练和比赛。进行滑板运动时一定要按规定佩戴头盔、护膝、护腕、护肘等护具。小何表示咱们国家的滑板运动发展并没有国外那么好,起步时间较短,很多初学者还没掌握好上板、滑行、荡板、带板跳跃等入门动作,就开始练习高难度的动作,尤其需要提醒和警示。

  平衡车上路的问题也值得重点关注

  近些年来,道路上各种类别的新车型不断涌现,电动平衡车在马路上俨然成为一道新的“风景线”。在高新园区黄浦路腾飞软件园路段附近,记者发现有年轻人骑着平衡车背着双肩包在马路上骑行着。靠身体重心平衡进行控制,身体前倾就是前行,直立身体就是刹车,右倾就是右转,左倾就是左转。平衡车成为了代步工具的车辆出现在马路上。电动平衡车是近年来出现的新兴事物,但根据目前的法律法规,电动平衡车是否符合路面行驶要求,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和说法,在管理上也属于真空地带。但是从交通安全的角度来说,最好不要驾驶电动平衡车上路。

  半岛晨报、海力网见习记者肖佞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