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炮”生前照片(资料图)“火炮”生前照片(资料图)

  最后一名落网的杀害“火炮”的歹徒,被判处无期徒刑!2018年7月30日上午,“火炮”父亲收到了判决文书。“火炮”,本名魏磊,大连人,生前是大连猎鹰民间反扒队队长。8年前,魏磊在广东东莞街头遭遇抢劫,孤身与歹徒搏斗的他身中数刀血染东莞黄江,虽经抢救终因伤势过重不幸离世。当时,这起案件引发了全国舆论的关注,魏磊魂归故里时,千余市民自发迎接。参与抢劫的案犯共有6人,案发后有5人先后被抓获判刑,只有蒋某负罪在逃。2017年,蒋某终于落网,接受法律的审判。

  大连反扒队长血染东莞黄江

  提起“火炮”,在全国民间反扒界都是响当当的人物。本名魏磊的他出生于1981年,练过武术,当过兵,退伍后干过公交车司机,后经营二手车生意。2006年6月,魏磊从网上看到一个怀孕女子发的帖子,大意是她在公交车上看到一个小偷在行窃,女子的丈夫本来想站出来阻止,但该女子担心出意外,于是就制止了丈夫。事后,这名有孕在身的女子感觉很内疚。网帖让他产生了共鸣,他从此孤身一人踏上了民间反扒之路。约半年后,跟随魏磊参与民间反扒的人越来越多,进而成立了大连首支民间反扒队——猎鹰。2008年,魏磊组织的民间反扒队进入鼎盛时期,约有队员110多人。

  魏磊在东莞遇害,是很多人无法接受的结果。2010年3月25日,魏磊和女友在东莞黄江市场买东西时,遭到6名劫匪抢劫,歹徒试图抢走他脖子上的金项链。魏磊发觉后,当即孤身与歹徒搏斗,丧心病狂的劫匪朝他连刺数刀,魏磊倒在血泊中。6名劫匪逃离现场,并很快将项链销赃获得29000元,赃款被6人平分。魏磊被送往东莞当地医院抢救,遗憾的是,他在3月30日离开了人世。经法医鉴定,魏磊被他人持锐器刺伤腋下致使右腋动脉、右腋静脉离断引起失血性休克死亡。

  魂归大连 千余市民自发迎接

  魏磊是大连民间反扒队伍的重要创始人,长期在一线与各种盗窃人员周旋,与队友们抓获小偷数百人,在大连人心中具有较高的知名度和认可度。魏磊的离去,对大连猎鹰民间反扒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当时,全国多家媒体大篇幅报道了此事。抢救期间,网络上更是随时直播魏磊的伤情以及案件的进展。当年4月5日,魏磊魂归故里,有千余名大连市民怀着悲伤的心情自发迎接,他们在缅怀心中的反扒斗士。

  案件发生后,案犯周某等5人很快被公安机关抓捕归案。经审理,主犯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另外4名被告分别被判处5年至16年不等有期徒刑。而参与抢劫的蒋某却一直负罪在逃。几年来,公安机关并没有放弃对蒋某的抓捕工作,一直在秘密调查他的下落。

  2017年6月12日,蒋某终于被公安机关抓捕归案。广东省东莞市人民检察院以抢劫罪对蒋某提出公诉,魏磊的父母也向法院提出了刑事附带民事起诉,要求赔偿魏磊医疗费、死亡赔偿金和精神损害抚慰金。

  藏匿7年后落网被判无期徒刑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蒋某伙同周某等5人抢劫他人财物,并当场使用暴力导致魏磊死亡,构成抢劫罪,同时还给魏磊的父母造成经济损失,应当赔偿。近日,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抢劫罪判决蒋某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3万元,同时还判决赔偿魏磊父母各种损失人民币54万余元。

  2018年7月30日上午,魏磊的父亲收到了广东省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寄来的《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魏磊出事后,他的父亲因便血被查出患有直肠癌,母亲身体也不是很好。8年前庭审时,魏磊父亲曾激动地表示,“赔偿多少钱有什么用?多少钱也不能挽回我儿子的生命了,只希望判决结果能给我儿子一个交代。”8年后,最后一名落网的杀害“火炮”的歹徒也接受了法律的审判。这名老父亲喃喃地向记者表示,“唉,人(儿子)都走了……”斯人已逝,愿法律判决能让其灵魂得到安息。

  昔日队友:既欣慰,也有遗憾

  当昔日队友“毛毛虫”得知消息后,他的心里五味杂陈,“最后一名被抓获的案犯得到法律惩处,感觉还是挺欣慰的。可是也有遗憾,毕竟没有一命抵一命啊……”他说,现在大连猎鹰民间反扒队活动已不像高峰时那么频繁了,但队员们有时仍会聚在一起谈天说地。

  在法治社会里,越过法律红线的行为是不被允许的,大连的民间反扒也曾面临尴尬和争议。虽然是主观上做好事,但在抓捕小偷过程中如果使用暴力造成他人受伤,还要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经过反思,队员们取消了以往的暴力手段,改用跟踪拍摄、曝光等手段来反扒,取得了不错的效果,也给全国各地的反扒组织提供了借鉴。

  半岛晨报、海力网首席记者满文飞 实习生邵宽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