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主播的打赏记录给主播的打赏记录

  记者赵卓

  元旦小假期结束后,2日一早,市民梁先生准备打货款时,意外发现自己的银行卡内,一下子少了几万元。梁先生迅速查询消费记录发现,在2017年12月31日和今年1月1日两天内,他绑定在支付宝上的银行卡,先后30余次向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打款,总计5.8万余元。梁先生突然意识到,这些钱应该是被女儿小梅(化名)背着家长,偷偷打赏给快手平台主播了!

  9岁女生两天时间给主播打赏5.8万余元

  梁先生告诉记者,小梅今年9岁,上小学五年级。以前,小梅也看过类似主播的节目,并给主播打过赏,但小梅自己的手机内存的钱很少,所以,打赏的金额也非常小。在元旦3天假期的第二天,小梅向他要手机要玩游戏,他就给了。小梅是进了快手平台,看一个女主播玩彩泥。除了日常吃饭,小梅看这个主播玩彩泥,整整看了两天。直到2日一上班,他发现银行卡内金额大幅减少,他仔细一核对,竟然少了5.8万余元,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的银行卡有交易往来时,都会有短信提醒,我再一查发现,其实这些短信确实发送过,只不过被全部删除了。”

  等小梅当日回到家,梁先生向小梅仔细询问了事情的经过,才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记者在小梅自己写的事情经过中看到,小梅在进入主播平台后,主播曾表示,进入榜单前十位可以送礼物,她就用自己在其他主播平台里抢到的快币,购买了一个棒棒糖打赏给了主播,很快,她就到了榜单排名的第八位。接着,主播称,榜前三位才有礼物,她看快币快不够了,就绑定了父亲的银行卡号买快币给主播打赏,同时,主播还不断劝说她,让她继续打赏,冲击榜单第一名。小梅称,事实上,她自己并没意识到购买快币打赏会花多少钱,一直以为自己只花了十块或二十块。后来,她担心父亲发现生气,才将赠送礼物等记录全部删除。

  如证实用户为无行为能力人且无监管下将返还消费

  对此,梁先生气愤地表示,在女儿与主播的联系过程中,女儿曾表示这部手机是父亲的,不是她的,并且在主播向女儿索要地址,要给女儿寄礼物时,女儿也曾表示,写的地址是父亲的。“主播明明知道,其聊天的对象是孩子,还一味地诱导孩子给自己打赏,这种行为太过分了。”随后,他联系到了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对方虽然表示会调查情况,可直到现在,他也没得到明确答复。

  梁先生说,事后,他仔细核查了女儿购买快币打赏的记录,在5.8万余元中,绝大多数的费用,都是打赏给了那位玩彩泥的主播。采访中,梁先生也表示,发生这样的事,他除了觉得快手疏于对主播管理不满外,作为家长,他没有对女儿进行有效的监管,也是他需要反思的地方。

  近日,记者联系到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公关部相关负责人。该负责人表示,公司已经和梁先生取得了联系,并且此事已经进入了处理流程。经过初步回查,相关用户充值金额与梁先生报称的信息还有出入,目前他们正在进一步核实中。如果能证实该用户的消费是无行为能力人,在无监管状态下进行的,平台将返还相关消费,返还流程于消费行为定性明确后正式开始。对于主播是否有诱导打赏行为,以及平台日后如何监管,该负责人表示,快手会和各界一起努力,采取一切必要的管理措施,保护用户合法权益。

  微调查

  记者经梳理发现,目前的监管主要集中在内容审核,而关于网络直播的打赏机制,似乎并没有明确规定。相关人士表示,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对于网络直播,在内容和安全播出等方面都有具体的规范和要求,但直播打赏尚未涉及。

  某律师事务所的一位律师表示,网络直播平台设置打赏功能本身无可厚非,但应避免诱导性打赏的行为。对于未成年人因网络直播巨额打赏引发的纠纷,因为未成年人并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当打赏金额与其行为能力不匹配或盗用监护人财产进行打赏时,监护人可向受益方要求返还。扼制直播打赏乱象需要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首先,相关部门应加强事前、事中、事后监管。如,控制打赏资质、设置打赏限制、明确退回机制等。其次,制定并完善相关法规,并对主播诱导打赏的行为进行惩处,做到有法可依。最后,未成年人心智不成熟,在网络直播中往往容易迷失自我,要构建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三位一体的教育体系,提升未成年人的自我防范意识。赵卓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