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榻上的张新月。病榻上的张新月。

  文本报记者唐东丽 图本报记者高强

  本报讯 三岁,本该无忧无虑快乐成长的年纪,可对于小女孩张新月来说,三年的生命却无比坎坷。父亲听障母亲视障,她一岁半了还不会走路,好不容易手术成功会走路了,又被查出腹部有一个瘤,而且是恶性……

  小月月老家在河南商丘,父母亲都是一级残疾,父亲是聋哑人,母亲更是从小双盲,精神也有点问题,都需要人照顾。爷爷奶奶都已70多岁的高龄,而且奶奶长期受糖尿病、脑血栓等多种慢性疾病的困扰。家里还有个9岁哥哥,在上学中。平常家里仅仅靠种地和低保生活,去年爷爷还在老家靠给人盖屋子赚点钱补贴生活,可是70多岁了,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实在干不了了。因此,小月月一出生,就由在连打工的姑姑、姑父带到了大连抚养。

  姑姑蔡秀勤对小月月视如己出,辞掉工作在家专心带她,让她能拥有同样的母爱。奈何病魔却一次次折磨着这本该快乐成长的三岁女孩。小月月刚出生后,身体还算健康,只是腰背部有异常毛发,本以为是类似于胎记的东西,也因生活水平有限没有对孩子做全面检查。可是,孩子一天天长大,也挺聪慧活泼,就是不会走路,都到了一岁半的时候依旧如此。蔡秀勤和丈夫刘法文十分不安,于是带着小月月到大连市儿童医院做了检查。诊断结果令夫妻俩闻所未闻:神经管闭合不全,终丝粗大型脊髓栓系综合征,多发脊髓空洞,蝴蝶椎,脊椎侧弯。好在,这些并不是不治之症,医生立即对小月月进行了手术治疗。术后,小月月身体恢复良好,半年后,真的可以走了。可是,全家人仅高兴了1年多,魔鬼又降临到了这个孩子身上。一个月前,小月月开始发烧,打针吃药一直高烧不退,慢慢地有痘痘长在身上。夫妻俩带着小月月又来到了市儿童医院,检查说是手足口病,然后医院对症治疗,病情有所恢复。不过在进行腹部超声时,医生发现,月月腹部有一个东西,经拍片等一系列检查确诊为神经母细胞瘤。“医生说,必须尽快手术,否则孩子有性命之忧,而且手术中,还要看看瘤子的恶性状况,不能保证手术风险。”回想起医生当时的话,刘法文依然会眼泪不受控制地掉落下来,因为接下来的检查真的应验了医生的话。瘤子顺利完整摘除了,但是孩子还是天天发烧,一发烧腿就十分疼,后来经过化验,瘤子是二级恶性肿瘤,恶性细胞已经扩散到骨髓中,必须进行长期化疗。检查结果犹如晴天霹雳。小月月的父母根本指望不上,蔡秀勤夫妻俩有两个上学的孩子,一个大三、一个高三,俩孩子学费每年也不少。全家人生活都靠刘法文一人在外面打零工拉货赚钱。高达30万的治疗费,对于他们来说真是天文数字。

  昨日下午,记者来到儿童医院,见到了小月月。正是吃饭时间,小月月弱小身体上插着各种管子,尽管疼痛难受,但她还是坚持自己拿勺子吃饭,礼貌地跟记者问好。夫妻俩不想放弃坚强又聪明的小月月,恳请好心人能帮帮她,让孩子渡过难关,重获新生命。

  姑父刘法文电话(微信号)13704092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