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蕾 周蕾

  家住中山区桃源街的刘女士最近都在为维权的事忙活,原因是她每天都去锻炼的赛斯匹奥健身中心留下一纸通知,关门了。和刘女士一起讨说法的,还有数百名会员,他们都办了2000元到上万元不等的会员卡,有的人甚至还没开卡,店面就人去楼空,健身中心的负责人和部分会籍顾问也像人间蒸发一样,均已联系不上。目前,会员们向律师递交了相关资料,准备走法律程序。 第一次关门风波 承诺再关门全额退款

  2016年夏天,市民刘女士想找个地方锻炼锻炼身体,正好赶上位于青泥8号的赛斯匹奥健身中心将要开业,从家坐车几站就到了,而且环境非常好,刘女士一眼就相中了这里。她于是办了一张两年期的健身卡,价格是2100元钱,会籍顾问表示还会赠送一年的会籍,这样算下来,健身三年,每年只需要700元钱,刘女士觉得挺划算。在她的带动下,几位好姐妹也陆续办了赛斯匹奥的会员卡。

  2016年11月份,健身中心正式开业。刘女士和朋友几乎每天都结伴去健身。今年5月初,健身中心突然停业了。会员们都蒙了,聚集到一起讨要说法。随后,一份落款为赛斯匹奥(大连)体育发展有限公司的公告函出现在店面的玻璃门处。公告函解释了健身中心停业原因是大厦停水停电。对其间给会员造成的损失,公司承诺给予部分退款或延长三至六个月运动时长的处理方案。办卡的会员都是冲着锻炼身体而来,多数人更认可延长会籍这一方案。当时,退卡的人寥寥无几。店方又给会员一份手写的承诺书,在致歉的同时,承诺公司会在10年内正常运营,如果有任何原因导致会员不能锻炼,公司承诺全额退款。公告函和承诺书落款处的公司法人均为于飞。

  这一次的关门风波伴着盖有大红章的公告函和承诺书而结束。会员们的运动和锻炼又恢复正常。

  而会员们发现,在第一次关门风波发生后,健身中心又办了很多会员卡。“这说明健身中心要长久地开办下去,不然不能办那么多卡。”一位王姓会员表示,但随后发生的事,让她感觉自己想错了。 第二次关门风波 一等再等大门没再打开

  7月7日,刘女士一如往常来到健身中心,发现又大门紧闭了。7月16日,大门上又贴了一张公告函。赛斯匹奥方面表示,由于公司内部重组、改革升级,曾在5月份出现一系列事件,目前在重组和改革上尚欠缺完整的法律文件,需继续按照法律程序办理相关文件,并与租赁方在合同上仍有异议。完成上述程序和手续需要一个月时间,因此,希望会员能耐心等待,不要以讹传讹。

  由于类似的关门事件发生过一次,会员们这次表现得比较淡定。他们认为,那扇紧闭的大门会在1个月后打开。可一等再等,时至今日,健身中心没有再开门。

  9月5日,记者来到青泥8号。在楼下的楼层指引处,能看到8楼和9楼都属于赛斯匹奥(大连)健身连锁机构。但上了电梯,按8楼时,按键没有反应。记者试图从消防通道上楼,还是进不去8楼大门。前述会员刘女士告诉记者,9楼隶属于健身中心的部分要通过内部楼梯才能上去。很多会员在健身中心租了柜子装东西,关门这些日子,东西就放在里面拿不出来。

  记者联系到大厦的地产部门和物业,对方均表示,现在赛斯匹奥的楼层已经贴上了封条,没有公安部门的允许,是不可以打开大门拿东西的。地产部门一位工作人员称,赛斯匹奥的确与大厦签了较长的租赁合同,尽管他们还欠着租金,但也不能擅自把“人家”的门打开。

  记者拨打了赛斯匹奥法人于某的电话,这部显示为沈阳地区电信的电话已转移到秘书台。此前给刘女士发通知的一位杜姓会籍顾问的电话也显示为空号。赛斯匹奥的一部固定电话也已打不通。

  刘女士说,在7月初关门以后,曾有会员联系上会籍顾问和于某,他们都表示,很快会开门。但最近,这些电话统统打不通了。 调解当天没到场 数百会员准备诉诸法律

  日前,记者联系到了市场监督管理部门,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此前,有200余位赛斯匹奥会员前来投诉。市场监管部分向赛斯匹奥发出了调解通知书,书面通知书对方没有接收被退档。电话联系了3次,赛斯匹奥方面表示接受调解。但约定调解当天,消费者来了,赛斯匹奥方面没有露面。此后,多次电话催促,都没出现,到后来就联系不上了。市场监督管理部门表示,根据相关管理规定,一方不出现,只能终止调解,建议消费者通过其他方式维权。

  在最近,短短3天里,刘女士已收集上来200余位会员的投诉材料。这当中,会员的办卡金额在2000元至上万元不等,有的会员至今还没开卡。还有一位会员是7月5日才办的卡。

  目前,刘女士和数百位赛斯匹奥的会员已经向律师递交了资料,他们准备通过法律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齐媛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