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爱如山,是儿女们最坚定的依靠;父爱如灯,是指引孩子前行的风向标;父爱又如一眼清泉,滋养着子女健康成长……然而,父爱对于71岁的安徽老人杨登顶来说,却是一个刻骨铭心的地址——辽宁省金州镇爱民街11号,这看似不起眼的地址背后,是三代人的漫漫寻亲路。由于杨登顶在未满月时,父亲便参军离家,之后便失去音信再没有回来。而老人唯一的心愿就是找到父亲,哪怕他已经离世,一张小小的照片也会让杨登顶了却心愿。沈阳晚报、沈报融媒、大连晚报,两地媒体联动助老人完成心愿。

  外孙发微博帮姥爷寻找父亲

  日前,沈阳晚报、沈报融媒、大连晚报记者的微博共同收到了一条特殊的求助,求助人是来自安徽阜阳的22岁小伙顾童年。他告诉记者,3年前,妈妈托付给他帮助姥爷寻找太姥爷,从那时开始,他隔三差五就会通过微博发布寻人信息,同时,还会“@”一些辽沈地区以及大连的大V,还尝试过给一些寻人栏目发送求助邮件,但都石沉大海了。“太姥爷在1948年离家参军,当时姥爷还没满月,之后太姥爷就再也没回来过,也没给姥爷留下任何念想,哪怕连一张照片都没有。”顾童年回忆道,姥爷是个苦孩子,由于太姥爷迟迟未归,太姥也改嫁了,姥爷就吃起了百家饭,承受太多不为人知的苦。事实上,这么多年来,这事儿一直是姥爷的心结,尽管他从没跟儿女主动提过,但他一直都有寻亲的想法,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变得愈发强烈。

  最后一封信从辽宁金州寄出

  昨日,记者与71岁的杨登顶取得联系。尽管如今的他已是儿孙满堂,但对于父亲这个词儿,却有着难以言语的距离感。老人表示,他的父亲叫杨贯才,留给他的唯一记忆是一封尘封的家书。“父亲曾在1960年左右往家里寄了一封信,当时父亲是沈阳军区某炮兵团的副营长,参加过抗美援朝战争。父亲在信中说,他已经组建了新的家庭。”杨登顶说,尽管这封信早已不知去向,但寄信的地址“辽宁省金州镇爱民街11号”,却深深烙在了他心里。在杨登顶心里,父亲一直都是在想象中陪伴着他长大。

  “由于父亲不在身边,小时候总挨别人欺负,他们都说我是没有父亲的孩子。”每每如此,杨登顶都伤心欲绝,年轻时他恨父亲无情抛弃了他和母亲,但随着年岁大了,这种恨逐渐被父子情和思念情所取代。想看到父亲的模样,成了渐渐老去的杨登顶最大的心结。杨登顶表示,邻村的一位村民曾在他父亲的部队里当兵,这位村民说他长得很像他的父亲。而他曾试着按当年的寄信地址回信,等到的结果是“查无此人”。“人活这么大了,总不能连父亲长啥样都不知道。”杨登顶伤感地说,如果父亲还在世的话,今年已经90岁了,他希望在有生之年,能够找到父亲更多信息,想知道父亲过得怎么样,失联这么多年是否有难言之隐。就算父亲已经去世了,他也希望能到他的墓前祭拜一下,哪怕只是一张小小的照片,也会让他了却多年的心愿。

  大连沈阳两地媒体联手相助

  杨登顶父亲最后一封信的寄信地址在辽宁,他也曾打听到父亲后来所娶的“妈妈”姓王,大连皮口人。也许在大连,能获取到关于父亲更多的消息,或者能找到父亲所在部队的老战友。昨日,沈阳晚报、沈报融媒与大连晚报,两地媒体联动,携手帮助杨登顶老人寻父。

  如果您认识杨贯才,年龄在90岁左右,或者有老人子女的相关线索,请拨打大连晚报新闻热线:0411-84323110或沈阳晚报新闻热线:96009—1,圆杨家三代人的寻亲梦。

  文/沈阳晚报记者白昕 本报记者邵闯 图/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