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幸福的一家三口。 曾经幸福的一家三口。

  文/本报记者唐枫 图/受访者提供

  “儿子现在在姥姥家住,每天我都给他打一个电话,告诉他妈妈很好,过几天我就和妈妈一起接他回家。”刘东(化名)是车祸受害者彭佳旭的丈夫。8月27日,早上去上班的小彭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金州101路车友好街公交站台等车竟能遭遇车祸,被一辆私家车从身上碾轧过去……到医院抢救前夕,稍微恢复意识的彭佳旭只要求再看看儿子。而从那以后,儿子乐乐(化名)只能从爸爸电话里得知妈妈的消息。

  上班等公交,遭遇飞来横祸

  8月27日8点45分,在眼镜店工作的彭佳旭正在等公交车上班,不想一辆私家轿车司机错将前进挡当成倒挡,直接撞倒公交站牌后又从小彭身上碾轧过去!

  这场车祸造成小彭全身多处骨折,双胳膊上臂骨折,前肋骨、骨盆多处骨折,膀胱碎裂,腹部出血,28日下午,医生手术将腹内出血点止住。29日发现肺部有感染高烧不退,在重症监护室每天费用近两万元,给原本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后续有好几个大手术还需要很多费用……

  “支离破碎”的妈妈一定要活下去

  刘东说,彭佳旭今年30岁,他们有个6岁的儿子,在金州贷款买了房子,刘东在开发区一家企业上班。“我扣除五险一金每个月剩2000多块钱,小彭扣除五险有1700多块钱,每个月除了还贷,全家的生活费就是妻子的工资。”翻看刘东的微信,可以看到一家三口曾快乐的往昔。“她车祸后短暂意识清醒时唯一的要求就是看看孩子。”刘东一直忍住哽咽,那也是儿子这些天唯一见妈妈的一次,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心疼,6岁的小乐乐哭喊得撕心裂肺。

  医生曾经告诉刘东,彭佳旭的情况是他从医这么多年遇到的最严重的。小彭的情况,记者难以再描述,但足可以用“支离破碎”来形容。她之所以能够坚强地挺过一次又一次病危,或许就是儿子那天哭喊声的召唤。

  “不管什么样,我只希望她能活下来”

  刘东告诉记者,保险公司的赔付要在出院后才能结算,现在妻子的高昂医药费和后续的手术费用都没有着落,除了重症监护室每天近2万元的费用,还有接下来几次大手术需要做,这些大概还要几十万元。

  “肇事司机先赔付的钱,现在能凑到的和亲戚同事朋友帮的钱都用上了,已经花了15万左右,我想赶紧凑钱,等她能手术了,就第一时间救她。”彭佳旭在市中心医院5楼重症监护室,情况一直反复,持续高烧,但几次病危通知书小彭都顽强挺了过来。昨天下午,小彭已脱离呼吸机能够自主呼吸了,但高烧一直持续。“不管她成了什么样子,我都只想让她活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