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药盒,老金保存了20年。受访者供图这个药盒,老金保存了20年。受访者供图

  当年,来连求医的他突然晕倒路边,是一位好心大叔将他唤醒,并把自己保温杯里热腾腾的水喂给他,让他减轻赶路的疲惫和冬日的寒冷。如今他已年近60岁,当年那位好心的大叔和那热气腾腾的水,始终无法忘却。苦寻20年他仍然没有放弃,他还是想找到好心大叔,续下那份“欠”了整整20年的一面之缘。

  坐火炕被烫伤 一年多未治好

  老金就是那个寻找好心大叔的人,今年年近60岁,是金普新区一培训学校的管理者。

  1995年的正月,他回农村老家探亲,亲友多年未见,坐在东北热乎乎的火炕上,推杯换盏,酣畅淋漓,最后大家都喝多了,他也醉得一塌糊涂。当时并没有什么感觉,回家几天后才发现右脚脚踝周围一片红肿,好像被烫伤了。

  他本以为只是普通的烫伤,吃点消炎药或者涂些烫伤膏也就好了。但没想到伤口越来越严重,一个多月不见好,最后伤口开始感染,肿痛得厉害,走路都艰难,一使劲就疼。

  他辗转多个地方进行治疗,一年多都没见效,1996年11月,伤口面积越来越大,开始流脓淌水,右脚肿胀如圆球,鞋子根本都穿不下了,他不得不休假在家养病。多方打听,打算再到大连一家医院看病。

  独自晕倒路边 被好心人救醒

  “那是在1996年11月15日的下午。 ”老金说,当时因为家人忙,他独自一人乘车来到了大连,拄着个拐杖,右脚包着厚厚的纱布,外边套着家人给织的毛线袜子,走路一挪一拐的,市内道路也不是很熟,边走边打听,辗转几次坐车到了甘井子的一个路边:“不知道是因为身体虚弱还是走得太累,我突然就腿软,头晕,随后倒在了路边的道牙子上,有那么一阵子,我什么都不知道啦! ”

  老金说,他醒过来时,感觉有人在用力掐他的人中,他躺在一个人的臂弯里,那人还大声地叫他:同志,同志,快醒醒!“他穿着非常得体,戴着金丝眼镜,头上戴着顶礼帽,说话一口山东腔! ”老金说,看上去像是50岁左右的年纪,看他醒了就把他扶起靠墙坐着,并把随身装着热水的水杯递给他:“当年那杯水,驱走了我赶路的疲惫和冬日的寒冷,让我倍感温暖,如今20年过去,当年那位好心人和那热气腾腾的水,始终无法忘却。 ”

  得知他患脚疾 送上无名药膏

  老金恢复过来,他和那个好心大哥聊了几句,讲了自己从开发区来求医的事情,那个大哥看了一下他的脚,从随身带着的一个皮包里掏出来一个盒子递给他:“把这药膏抹在纱布上,然后将涂了药膏的纱布放在脚的溃烂处,用纱布包扎好,三四天换一次药,用用试试看吧! ”然后就走了。

  那是一个有些泛黄的白色圆盒子,上边什么药名、药品标志都没有,开盖一看里面是红乎乎的药膏,还散发着一股浓重的药味。

  寻人 唯一线索:一个白色药盒

  老金说,他最后还是到了那家医院,请医生看过,这才知道原来他是因为有糖尿病才导致伤口不容易好。如果伤口继续溃烂、坏死,治疗不及时,还可能有截肢的风险。而那不知名的膏药他并没敢用。

  又过了2个多月,老金的伤口还是见效不明显,他很是着急,无意间又看到这个药膏,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涂了几次,没想到,伤口竟然真有好转,就继续用了,等到一盒药膏都涂完之后,伤口差不多好了。老金说,好了之后,他内心又愧疚又感激:“当初还怀疑人家……”“人要有良心,虽仅一面之缘,但救命恩人,连谢谢都没说一声……”他很想找到当时救他的人,续下那份“欠”了整整20年的一面之缘。

  老金说,此后他多次来大连当初相遇的地方,遗憾的是,除了当日的穿着和那一口山东腔之外,仅有的就是那个白色圆盒子,他连对方姓名都不知道。此后20年来,他多次来到大连寻访,打听周围是否有这样一个人,医馆,诊所,附近的人都问询了,但信息实在太少,一直未曾找到。

  但这一心愿一直未了,每隔几年,他就会唠叨几次。而当初那个药膏盒子,他十分珍惜,保存完好:我想找到他,让他知道,他的恩情我一直记着……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刘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