彤彤的腹部依然有明显“红点”。 彤彤的腹部依然有明显“红点”。
图为医院诊断书。 图为医院诊断书。

  今年3岁半的彤彤(化名)以往向往的幼儿园,如今却成了她的梦魇。彤彤对幼儿园的逆反心理,缘于身上出现了七八处红点。

  孩子身上这些疑似针眼的“红点”究竟从何而来,她为什么会有如此遭遇? 昨日,记者对此事展开调查。

  孩子回家打蔫,身上惊现“红点”

  昨日下午,记者见到彤彤时,她依然没有从“红点”的阴影中走出来。提到幼儿园,彤彤的头摇晃得像拨浪鼓一样,眼睛里转着泪珠,一个劲儿地往妈妈身后躲。在她母亲付女士安抚下,情绪才逐渐安稳。

  付女士说,她发现女儿身上的“红点”,还要从6月8日彤彤的反常现象说起。

  当天下午,彤彤的姥爷付大爷接彤彤回家时发现,小家伙有些打蔫,精神状态不如以往。付大爷便蹲下身背她,刚伸手拢住孩子屁股时,彤彤突然大叫屁股疼,付大爷以为手重碰疼了她,根本没在意。当晚,付大爷夫妇看到,彤彤的屁股上、腹部有两个红点,老两口同时还发现,彤彤双脚上也有五六个红点,已经结血痂。早上还好好的,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付大爷便问彤彤怎么回事,但她却说不告诉他。老人更加疑惑,在孩子只言片语中,付大爷得知,当天上午彤彤被老师领到一间小屋子里,之后发生什么他就不得而知了,但身上的“红点”究竟是怎么来的,彤彤始终没有回答。

  家长称,幼儿园要退还费用并愿意赔500元,遭其拒绝

  孩子原来很愿意去幼儿园,可9日那天说什么也不去了,一直说幼儿园不好。但付大爷依然坚持将她送到幼儿园。“孩子见到老师时,以往都主动打招呼,这次却看都没看老师一眼。”付女士转述付大爷的说法。

  6月10日,付女士将彤彤接回了家,检查了她身上的那些“红点”。“这一看就像针扎的,但孩子就是不说是怎么回事。”付女士连哄带劝,彤彤终于说话了。“她说是老师扎的,因为她动手打了其他孩子。”听到这个消息,付女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赶紧和丈夫带着孩子到儿童医院检查,医生诊断为外伤,并非蚊虫叮咬。

  付女士称她当即找到幼儿园,但对方却对此表示怀疑。双方当即来到医院进行二次诊断。付女士称,当听到医生诊断结果后,幼儿园态度发生了转变。“园长当即表示要把入园所有费用退还并赔偿我们500元钱,但被我拒绝了。”付女士说,园长一再向他们道歉,并称要严肃处理此事,如果真是幼儿园老师所为,会追究其所有责任。付女士称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当她再次找到幼儿园时,对方态度再次发生转变。“他们让我去找相关部门解决问题,园长也不再见我。”付女士称她当即报警,并将此情况反映给甘井子区教育局,会在这周一至周三给予回复。

  幼儿园:家长所说不属实,老师并未扎孩子

  昨日下午,当付女士脱下女儿裤子时,记者看到孩子臀部有一个依然泛着红的类似针眼的“红点”,腹部红点已经结血痂。彤彤双脚上也有五六个,有的还可看清,有的剩下疤痕。彤彤说不再去幼儿园了,那里很不好。记者采访时,还有另外几名家长向记者反映,他们孩子身上也出现了类似红点,还需要进一步诊断。同时付女士也向记者提供了当天与园长的对话录音。

  记者试图采访这家幼儿园,却被拒之门外。拨打电话,接听的工作人员表示园长不在,不等记者说完就挂断。如此反复三次,记者只好作罢。

  截至记者发稿时,该幼儿园的初园长又主动与记者联系,讲述了事发经过。

  “我们的老师是绝对不会体罚孩子的,更不可能用针扎。”初园长说,孩子家长找到幼儿园后,他们一起去了医院,医生说不是外伤像是蚊虫叮咬,建议去皮肤科,但付女士拒绝前往。

  同时她提出退园,并让园方退还所有费用,他们便不再追究幼儿园责任。经过幼儿园领导协商,同意了家长要求。“但我没说过赔偿他们500元钱,反而他们又提出1万元赔偿,这让我们无法接受。”初园长说,当时家长火气很大,她只能道歉并安抚家长,但孩子父亲带人连续几天去幼儿园闹。“现在教育局已介入调查,结果证实我们的老师并没有扎孩子。”初园长说。

  教育局已经介入调查

  随后,记者与甘井子区教育局的一名工作人员取得联系,他告诉记者,接到家长举报后,教育局立即介入调查,并要求幼儿园将事发三天的监控录像全部上交。“由于格式问题,我当时没打开。后来幼儿园将电脑搬过来,我这才看到监控。”该工作人员说,从8、9、10三天的监控中可以看到,彤彤吃饭、睡觉等作息都很正常,并未出现被扎的一幕。

  “从监控中看这个孩子很老实,不像是调皮孩子,这样的孩子老师不可能体罚她。”该工作人员也承认,幼儿园监控存在死角,是否发生针扎孩子的事,还需要进一步调查,教育局也会对家长和幼儿园双方进行协调。  文/图本报记者嘉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