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大耳兔漫画:大耳兔

  有人喜欢在网络上观看淫秽视频寻求刺激,这种做法不算犯罪;可是,如果为了扩大网络国外网站淫秽视频浏览权,将淫秽视频不断上传以便提高自己“观看”等级,这就是犯罪了。

  我市多个法院都审理过此类案子,但像本案中为干这事“自我献身”的,到目前为止还真是首例。

  本市男青年赵某与女青年小方是一对恋爱男女,两人有一种共同的“情趣”,那就是观看淫秽视频。

  为提高自身等级,网站要求必须上传若干淫秽视频,达到一定点击率后就可获得更高“观看等级”。 2013年3月,两人在家中自拍一段有性爱镜头的淫秽视频,按说这事纯属两人自由,只要不对外扩散,谁也管不着。

  关键是到了8月20日这天,赵某为了寻求刺激,也为了扩大在网络上观看淫秽视频的权限,在家中将两人这段视频上传到专门的淫秽网站上,这就等于两人将自己“身体力行”的淫秽视频发到网上。也不知他到底咋想的,就怕有人不认识他们的脸啊。

  这事女友小方不知道,不知道就不算参与犯罪活动。但是在此之后,赵某竟然与恋人小方商量,再次拍摄一段同类视频,上传到二人经常登录的那个色情网站,这样就可以扩大观看权限。

  没想到,如此荒唐的建议,女友小方听了之后竟然同意了。

  于是,两人先后在家中拍摄两段带有淫秽内容的视频,分别上传到同一个色情网站。

  果然,随着点击率的提高,两人观看该淫秽网站的权限也提高了。这事让市局的网络安全监察部门发现了,两人自拍的淫秽视频被送到治安部门鉴定,第一段视频点击量为17885次,第二段视频点击量为57232次,第三段视频点击量为82782次。

  这个数量已经达到了刑事立案标准,这对恋爱男女于去年9月中旬被刑事拘留。别的犯罪者为求扩大观看权限,都是上传网站上的淫秽视频以达到一定点击量,惟独这对恋爱男女,将自己的裸体及性爱镜头奉献给广大网民“观赏”,羞耻心已然荡然无存。

  庭审不公开审理此案,只因涉及个人隐私。两名被告人认罪。法庭认为:被告人传播淫秽物品,情节严重,侵犯的是社会管理秩序和社会道德风尚。注意了,这里提到了社会道德风尚,可见,道德风尚也是有底线的,过线就是传播淫秽物品罪了。考虑到点击量及犯罪情节,从轻处罚,判缓刑。

  结果

  西岗区法院一审作出判决,犯传播淫秽物品罪,对两被告人分别判刑1年,缓刑1年。两人服判,此判决于日前生效。

  这正是:伴侣频登淫秽网,沉溺情色心头痒;为扩权限表荒唐,自拍自演亲登场。

  从普遍的人性角度而言,绝大多数人对两种信息最缺乏免疫力,一个是色情,一个是暴力。这是笔者在美留学期间,从一位传媒学教授那里得到的“另类”答案。这个答案,对于当时还怀有某种新闻理想的身为访问学者的我而言,是极不情愿面对的一个事实,但后来我必须承认,不管自己是否愿意面对这样的事实,它都是我们无法回避的规律,而且它符合普遍的人性。

  所以,仅从点击率、发行量、收视率而言,暴力和色情,永远是媒介俘获人心的有效利器。

  然而,生而为人,我们能够仅凭这样的人性标准,去刻意迎合人性的“内需”?如果能的话,我们不仅仅丧失了道德天平的砝码,更是在以一种和当事人同样无耻的方式在作恶——那些生产、制造、传播能够撩拨人们无穷欲望的文字、图像或视频,其实就是在作恶!

  人们常常用欲壑难填、欲火焚身来形容一个人在欲望中的无力感,欲望就是人性的无底洞,它最终只能将人活活吞没。无论是对金钱、美色还是其他,都是如此。一个人,如果不能够懂得节制自己的欲望,任其无限生长,最终难免会堕落到连基本的羞耻之心都丧失殆尽的地步,何其可悲。

  从一个又一个贪官污吏的案卷卷宗里,我们会得到相同的答案。他们虽然目标不同,但道理却一样,都是在一个贪念的指引下,走向无法自拔的境地。

  也许还有人会认为,自我意淫,无关他人,从法律的意义上来说没有错。但是从个人的成长而言,它们一定会在生命中留下痕迹,你很难保证这些痕迹日积月累,不会对你未来的人生产生影响。点评:于訇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