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不足10平方米的小偏厦子里,姚建国在做卖唱前的准备工作。

  接受记者采访时,姚建国只提了一个要求:“你向受助的孩子们核实情况时,可千万别提我在街头卖唱的事,我不想让他们觉得心里不安稳。”

  即使搬进了不到10平方米的小偏厦子,即使靠街头卖玉米、卖唱赚的一点钱要拿出一大半去资助贫困家庭的孩子们,自称“行者”的姚建国还是希望“尽可能照顾到孩子们的自尊心”。2013年7月,在大连打工的姚建国从老家呼伦贝尔出发,用时一年穿行大半个中国抵达江西。因为从小接受过很多热心人的帮助,他一路上资助了不同省份的14个贫困学子,每个月要捐给这些孩子超过3000元钱。此前他靠当“海碰子”的积蓄收入支撑捐助。但年初的一场车祸让他无法再下海作业,捐助遇到了“水源断流”的尴尬局面,于是改为靠街头卖唱、卖玉米继续助学义举。

  徒步一年 穿越大半个中国

  7日下午,甘井子区泉水二十高中附近一处低矮的小偏厦子里,姚建国正在整理他的音响和话筒。不到10平方米的小屋收拾得很整洁,里屋是一张床和姚建国的“音乐设备”,外间放着他卖玉米用的家什。再过一个小时,他就要用机动三轮车把这些设备运到华南广场附近,一边卖玉米,一边卖唱。

  今年30岁的姚建国是内蒙古人,可是从16岁开始,他就来到大连打工。姚建国说自己的经历“挺复杂”——他在饭店当过服务员、干过水产生意,最辉煌的时候还开过贸易公司,不过后来生意失败了。

  “在我马上要到30岁的时候,我觉得应该放空自己、好好沉淀一下,希望重塑自己的性格。”姚建国说,2013年7月,他从老家内蒙古出发,一部手机、一台照相机、一台平板电脑为伴,他连续徒步穿越黑龙江、吉林、辽宁、河北、北京等多个省市,最终在一年之后抵达江西新余,行程穿越了大半个中国。

  家境贫寒 姐姐受资助完成学业

  与普通的徒步“行者”不同,姚建国在穿越大半个中国的过程中,一直在致力于做一件事:收集自己沿途遇到的贫困家庭学生名单。记者采访时,他把自己记录在平板电脑上的名单展示给记者看:足足有500人之多。

  “我从小长在一个贫困家庭,家里没钱供我和姐姐念书。”姚建国说,从小学开始,一直有好心人在资助姐弟俩的学费。“同学和老师们也非常照顾我,一直资助我读到了高中。”姚建国告诉记者,姐姐后来考上了大学,学费也是热心人捐助的。“而我则选择了辍学外出打工,但受过别人帮助这事儿,我一辈子都忘不了。”

  资助14人 每月支出超3000元

  徒步途中遇到的河北定州一中寒门学子薛文凤,成了他资助的第一名贫困学子。前日记者联系上小薛的母亲时,她还为收到姚建国的资助款再三表示感谢。“当时小姚到定州时知道了我家的情况,从旅费中挤出了500元,在自己徒步进入山东后汇给了我们。”小薛的母亲说,此后姚建国还陆续汇款,资助文凤的弟弟。

  姚建国的母校——内蒙古兴安盟扎赍特旗三中的张校长还记得,就在徒步行进中,姚建国还一次拿出12000元,资助了母校的8名中学生。

  姚建国简单算了一笔账:如今他一共资助了14个贫困孩子,其中一个在读大学,他每月固定给汇去1000元,而另外几个孩子都是中学生、小学生,每年要资助2000元到2400元不等。“算下来每个月我要捐给他们超过3000元钱。”那么,这钱姚建国拿得出来吗?

  “没啥大问题。”姚建国说,自己干“海碰子”,一个月能赚8000多元。“我自己少花一点,也要让资助继续下去。”姚建国说,此前已经捐出的钱,都是自己干“海碰子”攒下来的积蓄。

  心存感恩 难忘当年受助经历

  但是现在捐助遇到了“水源断流”的尴尬局面。

  结束徒步行程后,返回大连准备继续“海碰子”生涯的姚建国遇到了麻烦事:他遭遇车祸,右腿受伤。直到接受记者采访时,姚建国走路还不利索。再加上早年间他的右眼失明,海参养殖场不愿再雇他下水了。

  原来的积蓄很快就要花完了。姚建国说,他不能让孩子们的资助”断流“。于是,他从原来租住的房子搬了出来,搬进了二十高中附近这处小偏厦子,“只要能住,越便宜越好。”姚建国说,而赚钱的路径则是到华南广场附近卖玉米、卖唱。“一开始也常有保安来驱赶我,也有人不理解。但得知我的初衷后,很多热心人都来买我的玉米。”姚建国告诉记者,为了帮助孩子们,他不觉得有什么“丢人”。记者问姚建国现在一个月能收入多少钱,他乐一乐不说话,半天后回答:“给孩子们汇完钱,够我的生活费了。”

  “这么做值得吗?”记者问姚建国。他说:当年自己从好心人手中接过学费时,还能感受到从别人手心中传递来的温暖。现在,他要把这份温暖继续传递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