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车司机在抢“客源”

  目前,我市各高校学生陆续放假离校。金州新区的大连财经学院门前围聚的黑车抓住最后机会相互疯狂抢客,出租车则不拼客不启动。记者调查发现,拼客、拒载、漫天要价等情况随处可见,平时十几元的车费涨了4倍,长途车价更高。由于学生回家行李较多,很多人不得不放弃公交车,选择高价车。  

  各种车辆围堵校门口抢客

  昨日上午,记者在大连财经学院门前看到,出租车、轿车、面包车将学校门前围得水泄不通。十几名男子堵在出口处,见到拖着行李箱的学生便一拥而上,询问目的地,有的甚至热情地帮忙拿行李箱,将学生硬生生拽到车上。每次安顿好一个学生,司机立即又返回原处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记者注意到,这些运载车辆黑车和出租车数量相差无几。黑车又分为面包车和轿车,不管哪种车型,司机都要凑够合适的价钱才能发车。出租车也一改往日打车标准,不拼客绝不走。

  “放假回家拿这么多东西,挤公交车实在不便,明知他们要高价也没办法。”大二学生张颖告诉记者,学校门外经常有黑车转悠,平时出门她尽量选择乘坐公交车,但每到周六周日休息时,外出学生众多,公交车拥挤不堪,很多学生宁愿多花钱坐出租车或乘坐黑车到金州新区中心区域。  

  离校期间车费比平时涨了4倍

  金州新区大学城里的学生可以乘坐7路公交车往返于金州新区中心和学校之间,票价1元,乘出租车则要十几元钱。“黑车不拼客不发车,每人10元钱,凑足4人就走。”学生小王告诉记者,黑车拼客相对自己打车要便宜些,“客荒”时,短距离车程,共15~20元就会发车。

  记者上前与黑车司机搭话,询问车价。一名面包车司机告诉记者,他是拉大连北站、机场的。到北站每个人20元,凑够7人才能发车,到机场则每人需要60元。“钱少了我就合不上了,回来基本都放空车。”该司机说,他已在大学城拉客好几年了,平时有别的活他就去拉。在这里等客的黑车司机分常年和临时的,为了抢客吵得急赤白脸的是常事。“今儿是学生回家最后一天了,再不拉客就没有了。”

  记者又向一出租车司机询问价钱,得到的答复是,从该学校到安盛购物广场,每人15元钱,4人才能发车。“你包车也行,60元。”出租车司机说。见记者有些迟疑,该司机立即转身奔向下一个目标,嘴里还嘟囔着“今天可不愁没有客。”记者粗略计算,平常乘坐短途车辆,费用在十几元钱,而昨日涨了4倍。

  学校提醒形同虚设学生照坐不误

  在财经学院大门口处,记者看到一块高一米多的牌子上写“截至目前,校外黑车已造成多起严重交通事故,请同学们珍爱生命,拒绝黑车!”醒目大字却如同虚设,很多学生还是选择黑车出行。而对于黑车引发的交通事故,该校学生多数存在侥幸心理。为了多拉乘客,黑车司机尽量加大油门,缩短往返时间。对于车上乘客的安全,他们完全不顾及。采访临近结束,记者开车跟随黑车司机。行驶道路限速70公里每小时,但与黑车同时出发,记者开到80公里甚至90公里每小时,才追上黑车,可没过多久又被甩在了后面。

  记者曾多次报道过黑车运营发生交通事故,大学城附近的黑车据点就是报道之一。相关执法部门多次加大对黑车的打击力度,但猫捉老鼠式的突袭,终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文记者邵闯 实习生鄂婧颐 图本报记者高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