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大连| 新闻| 财经| 时尚| 旅游| 美食| 汽车| 健康| 城市| 视频| 专题| 惠购| 世界杯

| 邮箱| 注册

新浪大连

新浪大连>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安徽被“官二代”毁容少女:常梦到自己被追杀

A-A+2013年9月30日07:17法制晚报评论

午后闲来无事,她取出一本历史书趴在床上看起来。
大多数时候,周岩都静静地坐在病房里,一言不发。法制晚报记者 蒲晓旭
周岩的平板电脑里存有她曾经自拍的照片,但事发后,她却极少翻看

  面对似乎是周岩唯一的出路。两年前那个下午,一团火无情地将她围住,而点燃这团火的打火机还紧握在旁边那个少年手中。随着一声惨叫,周岩的人生被不可遏制地推向了另一条轨道。

  2012年2月24日,微博上一则题为《花季少女拒绝求爱遭官二代烧伤毁容》的广播发出后,瞬间引起网友关注,转发量高达千万。

  这个16岁少女被重度烧伤,高昂的医疗费用几乎将这个家庭逼上绝路。如今,事情过去整整两年,仍在北京治疗的周岩迎来了18岁的生日,她和她的家庭有了什么变化?她又有着怎样的心路历程?

  满身疤痕抬头困难 起床动作需花费好几分钟

  9月的北京已经微凉,但在北京一家医院的三楼,周岩房间的冷气依然很足。

  2011年9月17日傍晚,16岁的周岩像往常一样从学校回家过周末,进门、卸包、换鞋。此时,追求她的同学陶某也尾随她进了房间。

  随着“啊”的一声惨叫,周岩变成了一个火人,一旁的陶某则手拿打火机,呆呆地站着。惨剧瞬间发生,周岩的人生也就此改写。

  经过医院7个昼夜的抢救,周岩终于脱离生命危险,但烧伤面积超过30%,整个人面目全非。如果没有那场灾难,周岩或已进入大学。如今,她却只能在北京的这家医院里接受漫长的治疗。

  下午3点,周岩倾斜着身体,正在看一本《中国名人传记速读》。她的头上包着厚厚的头套,里面是一张张疤痕贴,一件宽大的白色短袖上衣和一条粉色短裙是她的日常装扮,而一旁的母亲李聪却早早穿上了长衣长裤。

  这是母女俩一天中唯一闲暇的时间。

  每天早上不到5点,李聪便起来为周岩的康复训练做准备,泡药、涂药、按摩、复健……这些活动不断重复着,直到深夜。

  每天清晨,周岩都歪着脑袋,以趴着的姿势醒来。

  由于背上埋了一个皮肤扩张器,睡觉时,她只能俯卧。“否则受到挤压,一切就白费了。”李聪说,最痛苦的时候,周岩的腿部和背部先后埋入了7个不同大小的扩张器,她睡觉时的姿势就像练武功一样,十分难受。

  起床,是周岩一天中最痛苦的时刻。经过一夜的睡眠,像藤蔓一样的疤痕将她的身体牢牢箍住,使她的身体完全僵住,她需要很长时间,一点点、慢慢地将其展开。

  伸胳膊是第一步,周岩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将长时间弯着的胳膊一点点抬起,然后慢慢伸直,来回活动几次,逐渐将身体支撑起来。

  最困难的是抬头,经过几次植皮,周岩脖子上的疤痕既粗又硬,导致头很难抬起来。

  “光起床这个动作就需要花费好几分钟。”李聪说,每天她都会在洗漱前让周岩酝酿着起床,但起床后也很难真正将疤痕拉开,要完全舒展必须等到身体泡药软化之后。

  无法排汗又痛又痒 一年四季不得不穿着夏装

  泡药、涂药、按摩、复健是每天周岩最基本也最枯燥的康复活动。

  在她的床头上,贴着一张复健的练习表。表里共有30多项内容,周岩每完成一项,就会在表上画一个钩。完成握拳、屈肘、皱眉、闭眼这些简单的动作,对周岩来说都是艰难的任务。

  为了让疗效达到最好,周岩要按照计划一个项目接着一个项目地进行,中间没有丝毫休息时间,身体的疼痛和心理的压抑也随之而来。

  “你看外面洗一次澡得多少钱啊?人家都到外面请人按摩,你都不用请,有妈妈帮你免费按摩。”每每看到女儿情绪低落,李聪总是调侃似的对女儿说。

  上午泡完药后,李聪就将各种药膏整整齐齐地摆放在床边的凳子上,对周岩说:“孩子,我们补补妆吧!这些可都是高级的化妆品。”母女俩相视一笑,以这样的方式在病痛中寻找些许快乐。

  由于被烧伤的皮肤生了厚厚的疤,无法排汗,在北京治疗一年多来,无论冬夏,周岩都穿着夏装。尤其是夏天,周岩的身体像火炉一样,再加上疤痕贴、头套和弹力套的禁锢,浑身又痛又痒,苦不堪言。

  每天晚上,周岩都得让冷气对着自己的头吹才能入睡。如今已是9月,周岩的房间仍24小时开着冷气。李聪虽然穿着长衣长裤,感冒却不曾断过,她常常被吹得浑身酸痛。

  就这样,母女俩一年多来就像生活在两个季节,一个在夏天,一个在冬天。

  夜不能寐噩梦相伴 常常梦到自己被追杀

  母亲的悉心照顾让周岩的身体恢复得很快,可是内心的伤痛和恐惧却从未离开她。

  周岩刚住进这家医院时,有很长一段时间,房间从早到晚开着灯,窗帘从未拉开过。

  后来,窗帘终于拉开了,但病房的窗户却被钉死,只留一条20厘米宽的空隙透气。李聪说,这是因为她担心那个人会爬窗害她。

  现在,仅有20平米的病房是她每天活动最多的空间。下意识地,她总是在两张床中间活动,对于窗口,她甚至不愿靠近半步。

  2012年5月10日,“周岩毁容案”在合肥市包河区人民法院公开宣判,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陶某有期徒刑12年1个月。

  陶某已被判刑,但周岩心中的恐惧却没有因此减少,噩梦时常伴随着她。她总会梦到打火机油从头上浇下,大火包围着她……

  陶某被判刑后,她的睡眠状况仍没有好转。“每天晚上迷迷糊糊地就开始做梦了。”周岩说,她常常梦见被人追杀,甚至有时候惊醒时的惨叫声吓坏了值班的护士和医生。

  在李聪的多番劝说下,周岩终于决定走出房门,去走廊里活动活动。但就在她开门的一瞬间,护士正好出现在房门口,准备查房。周岩下意识地以为那个人来复仇,被惊吓得大叫一声,瘫在地上。

  “他已经知道错了,不会再来找你了。”李聪安慰女儿,但周岩还是害怕得浑身发抖。


热门新闻:“关爱视障人士”在行动 爱心企业捐助大连导盲犬基地 2013-09-29 14:18:02
          十一期间大连站及大连北站将增加3趟临客 2013-09-29 09:28:49
          全国1400家景区门票降价 大连各景区票价不涨不降 2013-09-29 09:07:43
          大连中小学生硬笔书写大赛举行 高一女生捧走大奖 2013-09-29 08:54:41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简介|新浪大连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网站地图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