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大连| 新闻| 财经| 时尚| 旅游| 美食| 汽车| 健康| 城市| 视频| 专题| 惠购| 世界杯

| 邮箱| 注册

新浪大连

新浪大连> 新闻>社会万象>正文

公民企业家调查:王功权老友称其一身负能量

A-A+2013年9月14日00:01南方人物周刊评论

  王功权,知名投资人,生于1961年。本科毕业后任职于吉林省委宣传部,80年代末辞职,赴海南创业,曾与冯仑、潘石屹等人创办万通集团。1998年之后转做投资人,成为中国最优秀的风险投资家,并积极投身各项社会活动。2011年5月,王功权私奔引起社会热议,并于2012年1月从鼎晖创投辞职,后赴美游学。回国之后,王功权称将致力于推动公民社会建设。此外,他还是中华诗词研究院创始人,兼任北京诗词学会副会长,并任公盟法律研究中心研究员,倡导“教育平权”。

  王瑛,中恒聚信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生于1953年。曾在内蒙古插队6年,在基层法院和司法局工作10年,80年代末从体改所辞职,后南下广东做实业,曾担任企业高管二十余年。还曾参与创办“世纪中国”网站,并担任《东方》杂志社社长3年。2013年6月,王瑛因“退出正和岛风波”进入大众视野。王瑛长期担任“社区参与活动”NGO理事,2012年发起“寻找马小平”活动,现在主要做的是弘爱人文阅读推广中心和“一起读”活动。

  “今天偶见23年前在广州有过一面之交的女企业家王瑛的退岛帖:‘我没有什么可犹疑的,几乎立即发出了这个退岛的帖子——我不属于不谈政治的企业家,也不相信中国企业家跪下就可以活下去。我的态度在社会上是公开的。为了不牵连正和岛,我正式宣布退出正和岛……’”

  6月22日晚上,王瑛发出退岛帖第六天,王功权在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发出了上面这段话。

  这位因私奔而出名的企业家有着严肃的另一面:关心时局、热心公民社会建设、为教育平权奔走呼告多年,今年年初结束了在美国一年的游学。他自称“一个闲人”、“退役企业家”,乐意接受采访或者演讲、座谈的邀请,“我想利用一切可能的场合和机会讲我想讲的东西”,不幸的是每次都事先跟人说好了不谈私奔,“国家的前途命运比我那点儿破事儿重要得多”,最后却总是“被人眼睛都不眨地推进火坑里”。

  他没有因为一次次被消费而设下防备,“我没有幼稚到媒体能够像我希望的那样去评价我,我只想利用好这个关注度。”他提醒我们去看他私奔时期所发的微博,“全是讲公民社会、讲自由民主的,我个人情感的脚步走得有些凌乱,不代表我就没资格谈论公共事务……我可以不再经商,放弃一切,我不能够放弃的是公民社会这个事。我就算跟别人跑了,也不可能对中国社会的事,全都不管了。”

  王功权的办公室设在北京东三环一个著名的商业楼盘里,4个多小时的交谈中,“公民社会”、“去恐惧化”、“宿命”、“十字路口”是他反复提及的几个关键词。

  一周之后,我们在位于南二环的高档公寓里见到因“退岛”聚集媒体关注的王瑛,发现这两个久未谋面的人用词高度一致。王功权在互联网上的个性签名是“VC007”,王瑛的新浪微博名是“王瑛006”,俩人在思想上恰如这两个数字比邻而居。

  “我俩有些共同的朋友,他们都说我肯定会和功权聊得来。”王瑛爱笑、言语温和,与其文字之犀利尖锐形成反差。发出退岛帖翌日,她又写了一篇檄文风格的退岛声明,直率完整地表达自己的不同意见,矛头直指著名企业家柳传志“不谈政治,在商言商”之说。  

  “企业家该不该谈政治?”媒体报道放大了岛内的争论,讨论迅速蔓延出正和岛外。财经作家苏小和撰文指出柳传志“不谈政治”的具体语境,并表示“真正的企业家,他唯一的使命,只能是让消费者满意”。而“泛道德化的批评”则“贻笑大方”。他的文章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经济学家弗里德曼在《商业的社会责任》里所下的结论,“仅存在一种、而且是唯一的一种商业社会责任——只要遵守职业规则,那么它的社会责任就是利用其资源,并且从事那些旨在增加其利润的活动,也就是说,在没有诡计与欺诈的情况下,从事公开且自由的竞争”。

  支持王瑛的舆论则表示,如果说“泛道德化”的要求是一种意见绑架,那么无视中国市场里那只看得见的权力之手,埋头高喊“在商言商”与其说是恪守本分,不如说是自欺欺人。

  在这个急于表达和站队的年代,很多复杂的问题都被简单化、标签化。这一次同样如此,争论中有些非常重要的声音被忽视,王瑛和王功权一再强调关心公共生活、不做“政治的局外人”只是个人选择,“中国企业家的生存环境难言理想,企业家之间要互相体谅”,“社会不应该从另外一个角度去绑架企业家,就像当年非得逼迫大家捐款一样,去强迫企业家进行价值观表态……”

  接受本刊采访时,他们两个都表示体谅工商界的难处,“可以不说话,但不要放大恐惧、制造恐惧”。至于他们自己,则选择了发声和行动。

  他们被称为公民企业家,由于所拥有的财富可以摊在阳光之下,加上个人强烈的社会关怀,其利益表达超越了企业和自身,参与社会生活的方式也大大突破了赈灾捐款、公益慈善等既有途径,以更主动的姿态积极进行政治参与和公共表达。

  集纳了英国历史学家和政治思想家阿克顿勋爵毕生思想精华的《自由史论》中有这样一句话:“不管谁,拥有了社会力量就必然要求政治权力。这是政治学的最高法则,如同万有引力是物质世界的至高法则一样。”

  很多人将他们的独立、敢言,与他们已经取得的财务自由联系在一起,寄望这样一群有资源、有影响力的人在转型期有更大作为。

  担当和诉求是内生的

  “我退岛是因为自己要开口说话,不想牵连正和岛。”王瑛接受本刊采访时,一再强调自己与正和岛创始人刘东华有着充分的沟通和交流,“正和岛成立刚一年多,还很脆弱,企业家之间应该彼此体谅对方的处境。一定要求企业家有政治上的明确表达,我觉得不是一个很公道的很合理的要求,这完全是个人选择。”

  正和岛是一个以互联网平台为依托的企业家社区,刘东华志在以此建立“狮子与狮子之间、狮子与鹰之间的信任链、生态圈。”用户被称为“岛亲”,需要通过审核并付费才能加入。目前这个平台已经有两千多位付费用户,还有三百多名专家学者作为“蓝色岛民”活跃其间。据不完全统计,“岛亲”们组成了一百多个微信群,群里除了岛民,还有大量岛外人员,构成一个纵横交错的企业家社交网络。

  王瑛去年4月“上岛”,是正和岛的第一批用户,她是一家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的董事长,做过多年实业,还曾兼职参与著名人文思想网站“世纪中国”的创办,做过3年《东方》杂志。

  思想活跃行动力强、有人脉有见识的她被岛亲们尊称为 “瑛姐”,刘东华在岛上称她为“正和岛的贵人”,有拿不准的事儿也会与她商量。

  王瑛非常看重这个平台,“一方面在岛上学习和训练如何在移动互联网上生活,一方面参与和发起各种对自己和伙伴们有益的自我启蒙、自我训练、自我成长的活动,使自己能够跟得上‘大时代’前行的脚步。”

  正和岛的互联网技术基因决定了客户主体是新生代企业家。王瑛认为:“最近5年内,80后就会成为重要的生力军。这个群体扎根在市场上,大部分企业家的行业领域、商业模式、盈利模型的市场化程度比较高,靠政府关系挣钱和发展的企业家比例相对小了很多。这个群体的独立性要强一些,骨头也要硬一些,在未来十年中国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中会有很重要的地位和作用。可以说,他们的状况也关乎中国的未来与命运。他们发现通过贴近权力赚钱首先是太危险,其次是太屈辱。其中有一批人,已经不仅仅满足于自己做一个现代企业家,他们还愿意对中国社会这个特殊的转型期负起一份责任来。我们一定要努力去结束以暴易暴,要创建和维护和平转型的条件。我理解这个阶层应该有它的特殊贡献。”

  给他们提供什么样的影响、什么样的价值观是她非常看重的。就在今年年初,她还曾作为召集人之一,组织过一场主题为“转型时代企业家选择”的讨论会。

 [1] [2] [3] [4]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美食攻略|人气餐厅

新浪简介|新浪大连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网站地图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