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五晚,青年夜校将继续邀请清华大学历史学硕士、大连青年国学讲师团成员、市理论志愿者宣讲团成员徐薪然老师为大家分享《春秋左氏传》。

  本期讲述:

  章华之台,又称章华之宫,是春秋时代楚灵王修建的一座超级离宫。据传,此台高十丈(周丈合今1.99米,十丈合今19.9米,北京故宫午门的下层墩台高不过12米),极尽巍峨壮丽。史载为修成此台,楚国几乎倾尽国力:“国民罢焉,财用尽焉,年穀败焉,百官烦焉,举国留之,数年乃成。”楚灵王正是因为修成此台,得以与史上修成鹿台的商纣王、营建阿房的秦始皇同列于上古暴君的行列。

  巧合的是,同一时期北方霸主晋国,也修成了一座壮丽奢华的宫殿——虒祁之宫,二宫南北并峙,实为雄强之主彰显荣华霸业的冠冕。然而,极具反讽意味的是,两宫修成后,楚有椒举(伍子胥之祖)“台美而楚殆”之谶;晋有“成虒祁,诸侯朝而归者皆有贰心”的尴尬——春秋时代的两大标志性“冠冕工程”,却预示了春秋时代两大霸主的没落。

  本期,我们进入本主题的高潮,见证灵王登上人生巅峰,详论楚成章华之台以及楚灵王吞陈、灭蔡的始末得失。

  背景提要:

  在“楚王好细腰”“章华之台”“晏子使楚”“上下其手”“包藏祸心”“悼心失图”“尾大不掉”等成语典故里,在孔子“克己复礼,仁也”、晏子“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等格言警句中,都隐伏着一位春秋时代的贪暴君王——他是楚庄王之孙、共王之子、康王胞弟、郏敖叔父、訾敖及平王胞兄、昭王伯父……他的人生堪比一部吊诡意味十足的反讽剧:亲手缢死侄儿篡夺君位,自己也在胞弟逼迫下黯然自缢;为绝后患尽杀侄儿二子,自己的二子也尽遭胞弟屠戮;自己明明弑君篡位得国不正,却执意要将齐之逆臣庆封在诸侯前正法;公然践踏公理行狡诈吞陈、灭蔡,而其灭身之衅正起于蔡人的亡国之怨;杀掉为谄媚自己上下其手的太宰伯州犁,却把与己争囚搏命的穿封戌封为陈公;为宣示威赫不计靡费筑成章华之台,却招致了民人的“从乱如归”、师众的“兵溃如崩”;未得先王“当璧”之选,犹以“尚得天下”龟卜问天;作为春秋史上形象最丰满的淫虐之主,竟也容得下臣属对自己的犯颜直谏……惜字如金的《左传》用少有的浓重笔墨记述了这位君王的贪欲无厌和倒行逆施,他就是楚灵王。

  围绕楚灵王的悲情起落,《左传》阐述了叔向所谓“不义而强,其弊必速”“天之假助不善,非祚之也,厚其凶恶而降之罚也”的深刻哲理;其间,孔子、叔向、子产、申无宇等圣贤的明达洞见,伯州犁、子革、穿封戌、薳启强等楚臣或忠直耿介、或委屈求容、或逢君之恶的应对自处之道,乃至楚平王阴险更胜乃兄的终极颠覆,都极富教益、大有裨于人心。

  上课时间:7月28日19:00-20:30;

  上课地址:大连365市民大楼406室(西岗区胜利东路333号);

  咨询电话:82630470,每次限报100人。

  欢迎广大青年及热心市民踊跃报名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