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管预制建设中。沉管预制建设中。
东坞、西坞预制场全景。东坞、西坞预制场全景。
钢封门密封板焊接。钢封门密封板焊接。
灌水前布料机拆除。灌水前布料机拆除。
灌水前模板针梁拆除。灌水前模板针梁拆除。
节段接头挡砂钢板清理。节段接头挡砂钢板清理。
巨大的沉管隧道管节。巨大的沉管隧道管节。
鸟瞰东坞、西坞预制场。鸟瞰东坞、西坞预制场。
尚乾坤在安装船现场指挥沉管安装。尚乾坤在安装船现场指挥沉管安装。

  18个沉管完成12个 预制施工完成69%

  8月1日19时05分,大连湾海底隧道项目E10S1节段用时24小时浇筑完成,沉管预制东坞第二批、总第四批管节全部完成预制作业,用时6个月。项目于2020年3月开工,截至目前,东、西坞陆续完成4批次共12个管节预制作业,至此,94个节段已浇筑完成,总进度为69%,对接后总长度将突破2000米大关。

  大连湾海底隧道全长5.1公里,共需安装大型沉管18节,其中直线段管节13个,曲线段管节5个,曲率半径为1050米。东、西坞预制场分别预制3批,总预制批次为6批,每批预制3节沉管。在工程建设中,800多名建设者始终坚持精益求精、追求精致的“工匠精神”,从钢筋绑扎、混凝土浇筑、管节舾装、预应力张拉,到灌水作业、检密作业,每一道工序、每一个环节都做到严格把控,一节一节完成海底隧道延伸。在中交四航局项目团队的共同努力下,项目已经顺利完成12节沉管预制任务,实现安全“零事故、零污染、零伤害”、质量“零缺陷”的目标,创造北方海底沉管隧道“滴水不漏”“保证使用100年”的工程奇迹。

  目前,西坞室排水作业已完成,正在进行西坞预制场内各设备恢复工作。第3批曲线段管节预制工作将于8月初全面展开,大连湾海底隧道项目沉管预制施工即将进入倒计时。

  南岸港池主体结构全部为暗埋段,均采用陆上现浇施工工艺,设计使用年限为100年,目前,南岸港池主体进入封顶阶段,顶板施工全面展开。南岸陆域段根据交通导流及管线迁改因素,划分为7个施工段落,现已展开4个施工区段。

  北岸施工主要包括暗埋段和敞开段施工,全长430米。截至目前,暗埋段主体结构基础已全部完成,敞开段主体结构完成11段底板、9段隔墙、4段顶板。

  沉管安装工程进展同样顺利,沉管出坞已完成9节,完成1/2的工程量。安装已完成6节,完成沉管安装总进度的1/3。

  连创“国内首次”的技术先锋

  “只有闭眼睡着不思考的那一秒今天才算是下班了,还好一切都值得。”朴实话语的背后是尚乾坤带领的技术团队中每一位成员的汗水与坚守。34岁的尚乾坤是大连湾海底隧道项目部总工程师,从港珠澳到大连湾,从一名普通的技术员到项目技术负责人,这个年轻人在超级工程的建设历程中,一路踏浪前行,初心隽永。

  大连湾海底隧道是我国北方首条大型跨海沉管隧道。北方寒冷冬季施工困难,加上施工水域狭小、地质水文条件复杂等问题,给项目部带来不小的困难。面对严苛的建设条件和多样性的技术方案,刚刚成为总工程师的尚乾坤深感责任重大。“这是小尚第一次挑大梁,但他扎实的功底和身上那股不服输的劲儿从来没让人失望。”项目经理王殿文给予了充分的肯定。

  由于大连湾海底隧道的地质条件复杂,整平施工如果采用原来港珠澳的插桩整平工艺,边坡存在失稳风险。面对“烧脑”的难题,一航局、二公司的技术团队历经两年的论证和研究,最终决定采用全漂浮式整平工艺。尚乾坤没想到刚来大连湾就遇到了“硬骨头”,全漂浮碎石基床整平施工技术在国内还是首次提出,没有任何相关资料可以参考,怎么搞?怎么干?

  当时项目部正处于前期筹备阶段,技术人员配备不足,大半的技术方案需要尚乾坤操刀编写。“幸亏还有老战友——‘整平专家’宋江伟,一起埋头奋战。”2020年4月,项目历时1个月,顺利完成全漂浮整平试验,经过验证,能够满足±4厘米精度要求,避免了插桩作业带来的风险。

  其实不只全漂整平,还有最终接头也是国内首创,大家都没干过。白天埋头研究施工工艺和施工方案,遇到难题了,召集大伙儿一起开会讨论,晚上再继续完善方案。功夫不负有心人,尚乾坤带领的技术团队先后完成了最终接头试验和全漂浮整平试验,验证了工艺方案的可行性,填补了国内技术空白。

  2020年初,受疫情影响,国外进口的水下电缆插座迟迟无法到位,让项目部的工作一度陷入停滞。水下插座作为船管连接时管节内外能量输送的载体,是沉管内部压载水系统与安装船电力传输、光纤通讯连接的桥梁,是实现沉管水下毫米级安装的关键设备。

  “既然国外设备进不来,我们就自己研究!”尚乾坤迅速集结技术骨干,利用BIM建模优化安装工艺,结合干坞法沉管预制的实际,对港珠澳备用水下插座进行了升级改造,并联合大连当地厂家,设计制造了新的水下插座和专用配套法兰。经过试验,经过自主改造的水下插座能够满足使用要求,水下插座也从此实现国产化,打破国外对水下插座技术的垄断。“不仅解决了技术问题,还给项目部节省一笔可观的成本。”尚乾坤的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当提到沉管安装时,尚乾坤一下子严肃起来,“每一次都是第一次,每一次安装都是一场艰巨而复杂的苦战,管节安装前期准备时的每一根缆绳,甚至每一颗螺栓有可能出现的问题我们都仔细考虑过。”为确保沉管的顺利对接,尚乾坤和技术团队历时3年,先后完成施工技术方案50余项,明确科研立项10余项,克服对接端水域狭窄、带缆方式繁琐、沉管纵坡大、安装精度要求高等诸多技术难题。不仅如此,针对沉管安装施工,尚乾坤牵头成立技术攻坚小组,自主研发了安装船四角吃水集成可视化专用监视软件、沉管水箱液位传感器冗余双架构双回路可视化技术等。

  如今,大连湾海底隧道已经完成6节沉管的安装工作,尚乾坤和他带领的技术团队也将继续不忘初心砥砺前行,向今年安装10个管节的目标发起冲刺。

  来源:文·于振东 栾兆鹏 潘婧雯 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吉存

  图·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钟启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