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下雨了,阴冷阴冷的。这座城市的大街小巷如今都很安静,只有驶过的救护车偶尔带来一点声音,就像是战斗打响前的宁静黎明……”2月10日一早,第三批援助武汉的大连“五百白衣战士”之一,大连市第四人民医院ICU护士长林岚在自己的“战地日记”里写道。

  2月10日,大连五百名医护人员千里驰援武汉疫区的第二天。接受入驻雷神山之前的培训、补充采购必备物资、集体“削发明志”……“白衣战士”们都在做最后的“战前准备”。

  削发明志

  2月10日一早,大连市中心医院援汉医疗队队长,心脏外科副主任庄熙晶顶着一个“大光头”出现在酒店大堂。一起“光头亮相”的,还有中心医院驰援湖北队伍中的另外几位医护人员——中医科主任医师张奎军、重症医学科医生高凯、急诊科医生范为王。甚至马新跃和王颖妍这两位本来长发飘飘的护士也变成了齐耳短发。

  “我们是削发明志!”张奎军医生说,医生范为王是队里的年轻人,偏分发型帅气潇洒。但在抵达武汉之后,范为王第一个提出要剃个光头,很快得到了中心医院援汉队伍中其他人的一致响应。

  “剃光头主要考虑到三点。第一是入驻雷神山医院之后,势必迎来高强度的紧张工作,头发一定没时间再打理。剃光头,省事儿!”张奎军说,第二,剃光头发,有利于安全防护,降低病毒感染可能性。第三,则是通过剃光头这一举动表达大家的共同志愿:光头“出征”,让病毒“寸草不生”。“从剃光头到长出新发,一般需要一到两个月,我们希望能在这段时间里彻底击败新冠病毒,不胜不退!”

  喝水!喝水!

  在庄熙晶带领队友们削发明志时,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15名援汉医护人员正集中在房间里做统一培训。讲课的是集结前刚刚从大连市六院隔离病房抽调回来的医生刘吉义。内分泌二科护士姜夕姣开始怀念家里可口的饭菜。“这边的菜太辣了,只能吃一小口菜,然后塞两大口饭,再喝水、喝水、喝水!”不过姜夕姣说,她会强迫自己多吃点,因为补足了能量,才有力气迎战病毒。

  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脏中心这次派出了两名年轻医生——张志鹏和杨帆。两个小伙子也成了援汉医护队整理搬运物资的主力军。两天时间,他们只睡了几个小时。

  临行之前,张志鹏和杨帆都向党组织提交了申请书,希望能“火线入党”。在搬运物资、接受培训的间隙,杨帆还会掏出手机里孩子的照片看上两眼。元宵节出发那天,杨帆的孩子刚刚满月。“孩子长大以后,我会告诉他爸爸当年在一千多公里外的另一座城市,做过一件很牛的事!”

  战地日记

  从2月9日晚间到2月10日一早,大连市第四人民医院ICU护士长林岚一直在带领几名护士练习穿脱防护服。

  林岚是四院最早上书请战的医护人员之一。2月9日的晚上,丈夫给她发来了近千字的微信文字:“临行前你叮嘱我三件事:照顾好四位老人的生活,照顾好儿子学习,照顾好自己。。。我保证坚决完成任务,但也给你三条命令:照顾好自己的安全,照顾好你同伴的安全,平安回家,平安把大家一个不拉带回家!”

  林岚把这段文字读了一遍又一遍。近一小时后她才回复:保证完成命令。打完这六个字,她的眼睛里已满含泪水。

  从8日晚出发时起,林岚就开始记录自己的“战地日记”。2月10日一早,她接到命令:大连驰援湖北的医护队员们将搬到另一个酒店,统一培训之后,五百大连白衣子弟兵将正式接管雷神山。

  林岚说,“战地日记”可能没时间写下去了,这或许是战斗打响前的最后一篇。

  “武汉下雨了,阴冷阴冷的,我们这群东北人都有些适应不了这样的天气,没关系,我们多穿几件!”

  “今天我们要搬家了,搬到另一个酒店,现在的房间要腾出给别的队员,保证每人一间房间。大家一早起床,收拾好自己的物品,默默的把房间打扫一遍,做到像没住过一样,尽可能给下一位战友留下清洁舒适的房间。”

  “我们一起加油,祝我们平安!”

  来源:大观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