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对儿豆雁在大工草坪上觅食。这对儿豆雁在大工草坪上觅食。

  一对在迁徙途中,疑因体力不支掉队的豆雁,降落在大连理工大学令希图书馆前的草坪上,引来学校学生、保安以及周边居民的关注。

  大雁光临:它们,一连七天都来这里觅食吃

  大连理工大学爱心绿色协会成员、大四学生金禹航介绍,10月27日下午三点半,有同学在令希图书馆前的草坪上发现两只大雁,就把大雁照片发到爱心绿色协会微信群里,经专业人士辨认原来是两只豆雁。“校园内来了两只豆雁?!”听说这个消息,不少同学纷纷从图书馆、教学楼赶来看它们。

  我们在现场发现,这两只豆雁优哉游哉地在草坪里吃草,也不大怕人。周围远远地围了不少人,有人说它俩是野鸭,也有人说是大鹅,还有拿手机拍照的。有校外的人试图接近它俩,我们担心打扰大雁休息,不停地劝阻他们。有个五六岁的小孩,一直朝大雁奔过去。大雁看见他,吓得立起脖子往草地里跑,不再吃食了,孩子母亲在旁给他拍照。我们立即上前制止了她们。

  我们就这么盯着它俩,劝阻来人不要惊扰它们,一直到五点多天有点黑了,大雁还不飞。我们怀疑它们受伤了,需要救助。就在我们疑惑不解的时候,忽然它俩齐头都飞走了。

  第二天早上,它俩又回来了,在草坪上专注地吃草,八点多飞走了;下午三点多又来了,吃到五点多。

  如此连续好几天,它们都来光顾这块草坪。直到11月3日下午,我们还能在草坪上看到它们。“我今天这心里,空落落一天。既担心它们不来了,又盼着它们早日归队。”11月3日下午四点多,当两只豆雁再次出现在草坪上,金禹航兴奋地向记者发来喜讯。

  大工护雁:他们,一连七天自觉划出“保护区”

  大连理工大学爱心绿色协会是一个环保社团,经常参加护鸟、观鸟行动。协会将两只豆雁的照片发到大连理工大学表白墙、爱心绿色协会微信公众号和新浪微博,向同学们宣传爱护保护大雁。金禹航说,大雁选择在大工停留,这是学校生态良好的见证,是人和自然和谐的见证。我们应该借此机会,让更多的人加入到爱护野生动物的队伍,让大雁成为学校的风景。在那几天,协会的几个同学每天都会来探望它们,向路人宣传保护大雁,保持距离,不要惊扰它们。图书馆和教学楼的老师、门卫还准备了一个铁锅,盛了清洁的饮用水给它们。

  如协会所愿,两只豆雁成为了校园内的风景。不只学校学生,还有不少周边居民常来问候它们。有三个正在上幼儿园年龄的小朋友,来草坪一边欣赏豆雁,一边感叹“真好看啊”,还说“小点声别吓到它们”。金禹航说,现在有这么多人关心大雁,我们相信,豆雁能够在大工校园安全生活,直到它们自己想要离开的那天。

  专家说法:疑因迁徙途中体力不支迫降

  金禹航将豆雁的消息发到大连野生动物保护组织微信群后,引来不少专业人士关注。辽宁蛇岛老铁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科研信息科科长王小平介绍,豆雁为一夫一妻制,雌雄共同养育雏鸟。这两只豆雁应该是一对夫妻,可能是在迁徙途中因体力不支,迫降到大连理工大学。

  对于大学生们的爱心举动,王小平表示非常赞赏。他希望更多的人参与到保护和救助鸟类的行动中来。王小平建议,不能强行捕捉,不应惊吓。等到它们休整好了,会重返迁徙之旅。

  【知识点】

  豆雁,雁形目鸭科雁属,外形大小和形状似家鹅。豆雁喜群居,迁徙距离较远,飞行时排列成有序的雁阵,有一字形、人字形等。“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一天晓月残星,满耳蛩声雁阵”……雁阵因为行列规整,常常出现在文学作品中。

  豆雁还给人类贡献了一个词汇叫“雁阵效应”。雁群在天空中飞翔,排成人字阵或一字斜阵,并定时交换左右位置。生物专家们经研究后得出结论,雁群这一飞行阵势是它们飞得最快最省力的方式。因为它们在飞行中后一只大雁的羽翼,能够借助于前一只大雁的羽翼所产生的空气动力,使飞行省力。

  文大连晚报记者吴耀辉 图由被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