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省钱给儿子凑医药费,杨德秀每天从牙缝里节省。为省钱给儿子凑医药费,杨德秀每天从牙缝里节省。

  在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重症病房门口,62岁的杨德秀至今也不愿意相信,儿子杨桥永已经躺在病床上昏迷10多天了。“春节前我做疝气手术时,他还是结结实实的,担心我刀口疼,他还背我上楼呢!”在3月1日早晨,杨桥永骑摩托车上班途中发生意外撞伤了头部,之后就一直昏迷再没有醒来。

  贫家孝子

  上班途中离奇摔伤昏迷

  透过重症病房的玻璃,记者看到杨桥永紧闭着双眼,面部浮肿未退,头顶缠着厚重的绷带。“每到家属探访时,我就这么看着他,有时他的头能动一下,我还以为他醒了,结果没有……”看着病床上的儿子,杨德秀还没说几句话,就开始哭了。

  今年31岁的杨桥永,家住瓦房店市西杨乡许家村,跟父母生活在一起。在杨德秀眼中,杨桥永是一个朴实、孝顺的孩子。由于家里穷,杨桥永一直在外打工贴补家用。五六年前,家里新建一座新房,欠了一些外债。杨桥永就主动提出节衣缩食来还外债,偶尔家里有好吃的,杨桥永也首先想到父母。“去年年底我做手术,他把过年杀猪剩下的猪肉都给我留着,我说一个人吃不了,让他也吃,他就说自己体格好,不用吃肉!”让杨德秀感到遗憾的是,家里经济条件不好,把儿子的婚事也给耽误了。“也遇到过条件合适的女孩,但人家提的彩礼多一些时,他就放弃了!”

  3月1日早上7点多,杨桥永和往常一样骑摩托车到复州城一家摩托车修理铺上班。“出门前,他还和我打过招呼,说下班后到浴池洗个澡再回家!”杨德秀没想到,这竟是和儿子最后一次对话。40分钟之后,杨德秀接到附近医院电话通知,杨桥永在路上发生意外头部重伤,现在在医院抢救。

  这40分钟里,杨桥永到底遭遇了什么?杨德秀至今也琢磨不透。他只知道儿子当时浑身是血倒在路上,摩托车甩到双黄线附近,儿子的头盔破损严重,一侧裤子磨出了窟窿。事后交警部门鉴定,这是一起独立交通事故。但杨德秀不明白,“桥永上班前没喝酒,怎么自己骑个摩托能摔得这么严重?”

  为救儿子

  老父无奈卖光口粮

  虽然弄不懂儿子受伤的原因,但杨德秀已经无暇思考,眼前最要紧的是治好儿子的伤。在医院陪护儿子期间,杨德秀经历了人生中最艰难的阶段。杨桥永住院12天,手术费加医药费已经花了13万元,这对于一个贫困的家庭来说,是个天文数字。“年前我做手术的钱,就都是借的!”杨德秀在医院既要为儿子跑前跑后,又要瞒着家中的老伴,告诉她“儿子只是摔伤了胳膊”,还要四处打电话求亲戚朋友借钱给他。前几天,杨德秀打过最后一个借钱电话之后,就告诉老伴,把家中存下的玉米口粮卖掉。

  为了省钱给儿子凑医药费,杨德秀几乎是从自己的牙缝里省钱:晚上不租床,直接铺块硬纸板在地上睡;医院六元钱一顿的饭菜老杨都觉得贵,每顿饭都是吃面包就着自家产的苹果下肚。有好心的病友家属看杨德秀可怜,就自掏腰包给他租了一个折叠床;到饭点时,好心人见老杨不打饭,还主动掏钱给他打来饭菜。“这几天我实在不好意思总让好心人破费,每次到饭点,我都躲出去,等饭点过了,我再回来。”

  然而杨德秀省下的钱,对于杨桥永的医药费来说只是杯水车薪。据杨桥永的主治医生介绍,杨桥永的头部伤势非常严重,有左额硬膜外血肿、多发脑挫裂伤、额骨骨折、双眼眶及视神经管骨折等诸多症状,下一步还要进行头盖骨摘除手术,花费肯定会很多。听了医生的话,杨德秀满是皱纹的脸更加苍白了。“只要儿子能好,我做什么都行!”杨德秀绝望之下,做了很多尝试:他曾听信民间传言,抱着儿子出事时穿的衣服在事故现场为儿子招魂;也曾找人帮忙联系卖掉家中唯一的房子;甚至卖肾,来换取儿子的医药费……然而远水解不了近渴,杨桥永下一个手术在即,杨德秀实在想不出办法如何尽快筹集到医药费,保证儿子的后续治疗,这才找到本报求助。

  热心的读者,如果您想帮助这可怜的一家人,请拨打电话:13130444828,联系人:杨德秀。

  文/记者祝福 图/记者张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