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连火车站,有这样一个特殊而辛苦的岗位,他们伸手敏捷,就像现代版的铁道游击队,经常纵身与铁道和开动的列车之间,把火车瞭望、摘挂,一次次敏捷的出手,保证列车每次都能够准确及时的编组出发,这就是车站运转车间连结员。90后大男孩付成武就是其中一员,别看他年纪不大,却已经在运转车间干了4整年。正月初一晚6点,当许多家庭围坐在一起,欢度新春佳节的时候,付成武早已换好工作服,与于志斌、耿剑峰两位同事一起乘坐调车机,赶往距离车站2公里以外的工作地点——大连站客技库。

  十斤防溜铁鞋来回走八九十趟

  客技库,是铁路车流集散和列车解编的基地,被称为“列车工厂”。每天晚上,完成当天拉载任务的火车,就会陆续从站台回到库里。作为连结员,付成武的任务就是把到站的列车一节节分解开,该修的送去修,该洗的送去洗,然后根据第二天发车的需要,再把检修清洗好的车头、车厢,一组组的编组成列。

  听上去看似很简单的任务,但真正干起来一点都不轻松。在列车进库并停稳后,根据事先领取的调车作业通知单,付成武首先需要拎着近十斤重的防溜铁鞋,将其放在列车两端的车轮下,然后按照车辆甩挂的要求,将车体间连接处的分管摘下,如果车体需要牵出,还得重新将防溜铁鞋从车轮下取走,如此反复。每一次车体移动,都需要进行防溜铁鞋的按撤,“每天晚上,至少要拎着铁鞋在列车间来回溜达个四五十趟,而春运期间更是达到八九十趟。”付成武说道。

  而每次列车启动后,付成武都得跟随着列车跑起来,然后瞅准时机,“蹿”上列车双手攀着车厢边缘,注视着前方。由于工作在两个轨道中间不足两米的地方,稍不留神就会摔下火车。

  眼急手快指挥车体相连

  除了在各条铁轨上奔走,小付还有一项最重要的任务,就是要当好列车的眼睛。原来火车进站后,车头和车体要分开检修,没有了动力,车体需要用调车机从后面推着走,并根据调车作业计划,与其他车体相连。可是后面根本就看不到前面的路,所以每趟列车都需要“眼睛”,指挥和确认行进的路线。

  在现场,调车机推着十几节车体由远至近缓缓驶来,付成武指挥的声音,通过报话机传到调车机驾驶员处,“十车(两车体间相距110米),五车(相距55米),三车(相距33米),一车(相距11米)……减速,停车。”根据付成武的指挥,调车机推着车体慢慢靠近,两车体靠相互间的冲撞力,自动连挂在一起。“这是一项技术活,对连结员的观距和观速的要求都很高。现场指挥得不好,距离太近或者速度太快,都会造成车体间冲撞造成损伤,而速度过快甚至容易发生脱轨,别看小付年龄不大,可是具有4年岗位工作经验。”运转车间支部书记陈彦至解释道。

  工作时只能与报话机为伴

  午夜时分,璀璨烟花绽放滨城上空,正当许多人沉浸在春节喜庆之中时,付成武等三人结束了前半夜的工作,拖着疲惫的身体来到单位食堂,单位为他们准备了热腾腾的饺子,尽管初一早上在家已经吃过饺子,但单位关怀还是让大家倍感温暖。

  在采访中记者深刻感受到,除了脏和苦,寂寞也是付成武他们每天需要面对的。由于工作时三个人是分开的,而且为了人身安全着想不允许带手机,因此,十几个小时的工作付成武三人只能与报话机为伴,对此,付成武早已习以为常。在付成武眼里,工作辛苦可以自我排解,但春节期间,不能陪在父母身边,让他倍感歉疚,“我欠家里最多的就是一个解释。”尽管有时也会发些牢骚,但单位的关心、家人的支持,让他更坚定的走下去。

  休息40分钟后,付成武三人又开始紧张而又繁忙地工作。在漫长的铁道线上,正是他们用辛勤的汗水默默地坚守才保证了列车的正点运行,他们虽然平凡,却值得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