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人对输液的认识存在误区,无论大病小病都喜欢把输液作为治疗首选。半岛晨报、海力网摄影记者朴峰

  时至今日,大连的医疗水平正在日新月异地发展着,但是与国家医疗改革需面对的种种问题一样,用药过度、看病难、住院难等问题也在困扰着大连。今年两会,本市提出以提升医疗软实力为牵动,开展“三名工程”、“三医联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对市民医疗体验的改善建言献策。

  用药过度了吗?

  现状:不少人把输液当成“万能药”

  一面是每年数十万例药品不良反应由输液引起,一面是人均一年要挂8个吊瓶的现实;一面是国外输液治疗不亚于一个小手术,非常慎重,一面是国内各医院乃至社区诊所输液处人满为患的景象。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70%以上的输液为不必要的输液,95%以上的人不知道滥用输液及不安全注射的危害。

  市政协委员孙民通过调研指出,世界卫生组织用药原则“可以口服的不注射,可肌肉注射不静脉注射”,这是因为强行将药物和水往血液中灌输,要比口服药有更大的风险。在“以药养医”的大环境下,利益成了回避不了的诱因,但是就在我们身边,不少人对输液的认识存在误区,无论大病小病都喜欢把输液作为治疗首选。

  孙民认为,对输液有“依赖”的人普遍觉得输液治病好得快,把输液当成“万能药”,不管是感冒、发烧、腹泻还是头疼脑热,都习惯性地要求输液。更有人把输液当作防病手段,甚至用输液来补充营养。

  分析:输液赢在“精神作用”

  对于输液和肌肉注射如何选择的问题,大连卫计委的相关负责人表示,根据自己作为医生的多年经验分析,不少患者对输液存有某种精神依赖,在做输液的决定时,患方的因素更多一些。

  ■建议

  医院门诊应回归肌肉注射

  如何才能减少输液?孙民指出,在国内,浙大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是最早取消门诊输液的医院。这两年,宁波市第一医院、江西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北京航空总医院也传来类似消息。对此,大连也应该加强对医疗机构的管理,取消小诊所、社区医院门诊的输液权力,进行肌肉注射。各大医院门诊应该全面恢复肌肉注射,并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酌情取消门诊输液治疗。与此同时,严格输液治疗方式,对输液治疗过程进行有效监控管理。

  看病为什么难?

  现状:资源分布不均

  市政协委员张忠鲁曾通过调研发现,大连市有近10家三甲医院和20家二甲医院,主要集中在大连主城区,农村只有5-6家县级医院。医疗资源分布不均衡,大部分优质医疗资源集中在城区。而乡镇卫生院因为缺人才、缺技术、缺设备、缺管理,使其未能完成解决老百姓常见病多发病的诊治工作任务,结果导致在农村偏远地区患常见病多发病的居民聚集在县中心医院或大连市内医院就诊,额外增加患者各方面负担。

  ■建议

  重点推进分时段预约诊疗

  对于医疗资源分布不均的现实问题,张忠鲁提出,应建立城市三甲—新兴城区院区—社区分部的三线结构模式,形成城区三甲医院带动新兴中心城镇院区,带动一个社区一个分部的新型三级联动模式。

  对此,金丽君提出,人们之所以青睐大医院,是因为名医的金字招牌,如果能让名医流动起来,进入社区做讲座和交流,或可让群众普及到更多的医学常识,而不致陷入有病乱投医的误区。

  大连市人大代表、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徐英辉称,在现有情况下,以信息化手段缓解看病难、挂号难是十分重要的手段。据了解,2015年该院将重点推行“分时段预约诊疗”。

  住院难如何破解?

  现状:大病小病全住院,一床难求

  大连市人大代表、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徐英辉称,解决住院难的问题关键在于必须建立分级医疗体系,否则这个问题解决不了。“如果协和医院盖8万个床位也照样会住满,全国人民都上协和,一定不够。随着生活水平的提升,如果不分级医疗,看病会越来越难,到大医院的人会越来越多。医疗是特殊的需求,只要有一点能力,就一定追求更好的。 ”他认为,有些去北京上海看病的大连患者,未必是因为大连针对某一病的医疗水平赶不上北京上海,“他觉得有这个能力,如果不找最好的专家心理上未必过得去。但是到北京上海找的未必就是最好的专家,也不是说大连的专家都赶不上北京上海,医生看的病大部分都是常见病多发病,医生有能力解决。 ”

  ■建议

  建立分级诊疗体系

  徐英辉称,如何解决住院难,必须进行科学的卫生规划,另外建立严格的分级诊疗体系,这样才能解决住院难。要确定什么样的病需要转到什么地方,这样才能把患者现在的无序状态转为有序状态,而每个医院的发展定位也要有所不同。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李慧 赵晖

  ■新闻延伸

  报告中“三名工程”值得期待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加快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内容被很多医疗卫生界的代表、委员们称赞。“不仅笔墨用得多,很多内容也说到了点子上。 ”大连市人大代表,大连大学副校长、大连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院长赵德伟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名医、名科、名院”的“三名工程”体现了大连市提升医疗软实力的决心,也是本市不断增强诊疗救治能力的一个阶段性工程。他认为,实施“三名工程”的重点在于人才的培养和引进:“一个好的医生可以带出一个好的团队,拥有多个优秀的科室团队,自然会提升医院的整体实力,这项工程若扎实推进,深入人心,将十分令人期待。 ”

  为手术室自拍事件平反很重要

  谈到医患关系时,赵德伟表达了忧虑。他就前一段时间发生在山西某医院的“手术室自拍”事件发表了看法:“我认为这起事件中,先发媒体没有弄清楚整个事件的始末,就盲目报道,使医患关系在‘断章取义’中又一次被推到紧张的地步。 ”他介绍,就该事件他与全国同行进行了交流,并且联合多名国内知名专家对此事进行呼吁“平反”,使事件的真相重新被公众知晓,即自拍源于一次7小时高难度手术的成功完成以及该手术室即将“退休”。“这样的事件发生在国外可能会被公众点赞,但在国内却骂声一片,这其中的问题值得政府、媒体、公众和医疗从业者们多方深思。 ”

  在赵德伟看来,长期以来积累的一些“思维定式”是医患矛盾在不经意间被某些因素“恶意蔓延”的根源。如何解决现状,赵德伟表示:首先要倡导医患之间的诚信相待;其次要加强公众对疾病、医疗卫生工作的科学认知。“今年我还提了一个建议,就是希望进一步规范媒体对医疗行业新闻的报道,引导正能量医疗新闻的报道,这对患者和医疗工作者都是好事。 ”

  新农合最低筹资提至580元

  昨日,记者从大连市卫计委了解到,今年,大连市新农合人均最低筹资标准将提高到580元,全市参合率保持99%。做好新农合重大疾病保障制度与大病保险工作的衔接。投入1.93亿元,以推进8项制度为主体,完善计划生育家庭奖励、扶助、救助政策体系稳妥推进“单独两孩”政策。

  同时,免费为所有在本市助产机构出生的新生儿进行苯丙酮尿症、先天性甲状腺功能低下症和听力筛查。免费为2万名7-9岁学龄儿童牙齿窝沟封闭防龋、8万名4—6岁适龄儿童牙齿涂氟防龋,全市窝沟封闭学校覆盖率达到60%,氟化物预防龋齿幼儿园覆盖率达到60%,适龄儿童覆盖率达到30%。投入300万元为先天性心脏病患儿实施手术治疗,每人在享受医保和新农合待遇以外,享有一定补助。

  今年,本市还将出台《大连市医疗机构设置规划建设管理条例》、《大连市人口和计划生育条例》和《大连市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修订《大连市“一票否决”办法》,建立“一票否决”事项的资格审查制度、“一票否决”事项报告制度,探索将违反政策生育行为纳入社会诚信体系。坚持计划生育综合治理工作机制,形成齐抓共管计划生育工作的政策环境和工作机制。

  半岛晨报、海力网首席记者王琳 实习生马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