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大连| 新闻| 财经| 时尚| 旅游| 美食| 汽车| 健康| 城市| 视频| 专题| 惠购| 世界杯

| 邮箱| 注册

新浪大连

新浪大连> 新闻>民生热点>正文

孕检漏诊畸形儿 两家医院赔51万

A-A+2013年7月1日13:24北国网-半岛晨报评论

  已经3岁的大宝要么躺在床上,要么被抱在母亲的怀里,在他的世界里,没有坐、站立和行走。其实,大宝在娘胎里时就是个高度畸形的孩子,但大连两家医院的超声检查都没有发现,才导致这个畸形儿的出生。日前,经司法鉴定,两家医院因为存在误诊,法院判处共同赔偿医疗费、伤残赔偿金及精神抚慰金等共计51万元。

  婴儿先天没胯骨无法站立

  我带着大宝去北京的两家医院检查,结果都是一样,北京儿童医院的大夫告诉我,再不用带着大宝四处求医了,这病根本治不了。 ”—爸爸王先生

  2009年9月18日早上6点,33岁的乔女士迎来了自己的宝宝,她强顶着麻药的药性,询问医生:“男孩还是女孩? ”从医生嘴里得知是男孩后,她微笑了一下,可就在这时,一位护士忽然喊了声“哎呀妈呀”,之后乔女士就在麻药的麻醉下什么都不知道了……

  生活中的大宝很可爱,但他的身体在胯部塌了一个坑,双腿从上到下很不正常地越来越细,两只小脚向内翻着,明显畸形。“他没有胯骨,屁股很小,大便无力,基本都要我拿手给他抠,小便也失禁,到现在还在用新生儿用的最小号的尿不湿。都快4岁了还不会走路,连坐都坐不稳,玩的时候,只能一手拿玩具,一手撑着床。 ”乔女士说。

  父亲王先生说,大宝是在瓦房店一家医院出生的。大宝一出生,医生说孩子畸形,腿上没肉,背上还有个包,足内翻,建议到大连市内医院检查。他立即打车带着刚出生的大宝赶到市内一家医院,但大宝太小了,没法拍片检查,只好等大宝满月后再检查。

  满月后的检查结果让王先生痛苦异常,大宝“骶骨、尾椎、双侧髂骨均缺如或部分缺如”。

  2010年5月28日,北京儿童医院对大宝做了检查,结论是腰椎形态不规则部分缺如,骶尾骨缺如……

  大宝这一辈子算是毁了,他现在还不懂事,将来要是懂事了可咋整?说句不好听的,大宝连坐都坐不稳,将来我和他妈走了,他自己怎么活啊? ”—爸爸王先生

  “如果没有孕检也就自认倒霉了,可我们连最先进的三维彩超都做了,这医院不是坑死人吗? ”乔女士有些愤怒。原来,在乔女士怀孕16周时,她曾到市内一家妇幼保健院做过一次孕检,黑白B超显示胎儿“脊柱不连续,骶尾骨显示不清”,医生建议到更权威的医院检查。

  当天乔女士就来到更权威的某医院检查,该院医生称,该院的三维彩超非常先进,可以筛查胎儿的多种畸形,不过最佳检查时间应该是在怀孕24周时。

  2009年6月18日,在忐忑地等待了两个月后,乔女士来到上述医院做三维彩超检查。因为担心之前的检查结果,她特意跟医生说之前检查说胎儿脊柱不连续。

  三维彩超检查结果出来后,乔女士长长地出了口气——脊柱连续,彩色多普勒测值正常。“2008年我怀过一个孩子,但我在公交车上跌了一跤,孩子流掉了。所以怀了大宝后,我们特别重视。三维彩超说大宝正常后,我就安心保胎,可结果……”乔女士说。

  说法不一

  医学会认定不是医疗事故

  2010年7月,从北京得知大宝的病医治无望后,夫妻俩找到曾做检查的两家医院讨说法,但双方意见分歧很大,始终谈不拢。

  当年9月9日,王先生和妻子将医院起诉至沙河口区人民法院,他们认为,医院的漏诊已经构成医疗事故,应承担全部责任。

  两个月后,乔女士及两家医院共同提请大连医学会进行鉴定。随后大连医学会出具的医疗事故鉴定书认定,此事并不构成医疗事故。

  司法鉴定

  医疗行为存在过错

  “北京专家都说了,大宝的情况孕检时能查出来,没查出就是医疗事故。 ”乔女士不服大连医学会的鉴定结论,向法院提出进行司法鉴定。

  今年1月,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出具鉴定,该中心表示两家医院给乔女士进行产前超声检查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其过错与大宝的缺陷出生存在因果关系,影响了被鉴定人父母的健康生育选择权,两家医院的过错参与程度拟评为D级。大宝目前状况为3级伤残。

  判决

  两家医院支付51万赔偿金

  今年2月27日,沙河口区法院公开审理此案。两家医院辩称,大宝的自身残疾不属于卫生部要求的产前检查时必须检出的6大致死性疾病,因此司法鉴定认为医院应承担漏诊过错责任明显过重。同时,大宝残疾系先天所致,与两家医院的诊疗行为没有任何关系,因此不同意赔偿残疾赔偿金和精神抚慰金。

  大宝的代理人、辽宁东亚律师事务所律师田雄英认为,产科超声检查是筛查胎儿器官、结构畸形的最重要、最有效的手段。脊柱畸形检查是产前超声检查中的必检项目,在产前超声检查中,只要医生尽到一般注意义务即可发现。可医院在乔女士怀孕16周普通超声检查中已发现胎儿有脊柱不连续、骶尾骨显示不清的情况下,仍在档次更高、价格更高的三维彩超检查中确认胎儿无畸形。该过失行为直接导致本可终止妊娠的机会的丧失,使患有高度残疾的婴儿出生,给婴儿和婴儿的家庭在财产和精神上造成了巨大的损害,理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日前,沙河口区法院作出判决,法院认为两家医院给乔女士做超声检查时未能尽到义务,对过错造成的损害后果承担赔偿义务,判定两家医院共同赔偿医疗费、伤残赔偿金及精神抚慰金等共计51万多元。随后,两家医院支付了51万赔偿金。记者于志刚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新浪大连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网站地图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