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库现金存款被疯抢 业内称央行流动性不再有求必应

  近日财政部国库现金存款招标利率狂飙30个基点,创两年来新高,再次透露出商业银行“差钱”的窘况。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金融机构资金利率在不断抬升,银行负债和资产收益率全面倒挂。

  金融机构“钱紧”

  上周五(5月19日)财政部、中国人民银行以利率招标方式进行了2017年中央国库现金管理商业银行定期存款(二期)招投标,中标利率是4.5%,较上次利率上浮30个基点,利率水平创2015年以来的新高。

  国库现金招标就是国家的财政收入通过招标的方式存到商业银行,以利率招标即谁的利率投标高就给谁,所以国库现金招标的利率是一个市场利率,而并非政策利率,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商业银行的资金面情况。

  中信证券(15.490, -0.06, -0.39%)首席固定收益分析师明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这背后说明银行负债端缺钱、缺存款。

  来自央行的金融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人民币存款的增量在逐月减少,和去年同期相比也不可同日而语。2017年4月人民币存款增加2631亿元,同比少增5692亿元。4月末人民币存款余额155.91万亿元,同比增长9.8%,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5个和3.1个百分点。2017年一季度人民币存款增加5.06万亿元,同比少增3506亿元。

  “从去年年底开始,资金成本就开始上行,根据我们银行的测算,去年三季度负债端成本在3%左右,到今年一季度已经到4.5%以上,上行的幅度超过100个基点。”某股份制商业银行同业部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同时5月22日,一年期shibor报价4.3024%,已经高于上海银行(22.560, -0.04, -0.18%)间市场的一年期贷款基础利率(LPR),直逼央行一年期贷款利率4.35%。明明称,这主要是因为金融去杠杆和监管的影响,把负债端的价格推高,倒逼商业银行减少资产端,实现去杠杆的效果。

  前述股份制银行同业人士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他所在的银行作为一级做市商,按照过去的惯例,可以在流动性紧张时向央行申请进行流动性“支持”,但从去年年底开始,“不像此前那般有求必应了”。

  强监管不会舍弃流动性

  国库现金存款招标利率飙升是否意味着“变相加息”?在金融去杠杆的大背景下,未来央行是否会进一步提高政策利率?

  明明告诉记者,政策利率和市场利率相互影响,但是以此推测未来央行要不要加息,并不准确,是本末倒置,央行的货币政策目标是经济增长和币值稳定。

  央行在2017年第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强调,下一阶段的货币政策“高度重视防控金融风险,加强金融监管协调,有机衔接监管政策出台的时机和节奏,稳定市场预期,把握好去杠杆和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的平衡,有序化解处置突出风险点,切实维护国家金融安全”。

  明明表示,今年一季度由于货币政策收紧和监管趋严,对市场产生了一定的影响,报告作出以上的强调表明央行不愿意看到暴力去杠杆。在去杠杆的背景下,货币政策与监管政策要保持平衡,货币政策不能太紧,监管政策要注意节奏。

  此外,报告提出,宏观审慎评估(MPA)已成为“货币政策+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金融调控政策框架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本轮去杠杆背景下,监管层希望通过央行货币政策缓收紧与监管政策强监管共同配合引导杠杆最终实现温和有序去化。在此背景下,央行货币政策将继续保持稳健中性,为去杠杆提供中性适度的货币环境。同时,监管政策的重点应该放到完善长期机制和注重逆周期调节上,约束金融机构的行为。”明明告诉第一财经。

  今年开年以来,央行多次在市场流动性的“危难之时”施以援手。今年1月到4月,央行对金融机构开展常备借贷便利(SLF)操作共2409.01亿元,4月末常备借贷便利余额为102.72亿元。

  海通证券(14.510, -0.07, -0.48%)首席经济学家姜超在最新的研究报告中表示,金融安全是央行政策底线。由于监管密集出台,导致前期市场波动加大。随后一行三会统一协调监管的加强,央行需要保持流动性平稳适度,意味着目前市场流动性可能较长时间内处于区间震荡格局,金融安全是央行政策底线。

  方正证券(8.600, -0.02, -0.23%)首席宏观分析师任泽平表示,未来央行在呵护市场流动性方面,工具主要是公开市场操作,以7天的逆回购及1年的MLF为主,同时由于8月将有600亿元特别国债到期,央行可能会在市场上购买国债或地方债来对冲这一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