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阻击逃废债

  记者 周鹏峰 编辑 陈羽

  逃废债形势之严峻已不容回避。

  过去五年,仅中国银行业协会(以下简称“中国银协”)内部通报的700多家逃废债企业,就导致银行上千亿元债权化为乌有。打击逃废债已成当前银行业的重要任务,更是今年中国银协维权工作的重中之重。

  今年一开年,中国银协就上报了一批银行胜诉但未获执行的企业逃废债案件,商请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各地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挂牌监办。这批案件涉及130多件,涉案标的总计金额接近150亿元。

  围剿逃废债态势已然形成。上证报获悉,银监会已在制订打击逃废债的相关通知;中国银协拟上半年向国务院有关部门提交打击逃废债工作情况报告;发改委制定的关于开展涉金融失信人员名单管理工作的通知亦有望于一季度发布。

  银行五年损失上千亿

  中国银协此次上报的案件来自28个省份,以金额论,北京、广东、山东居前三,其中北京自2008年以来累计未执行的逃废银行债务案件涉及金额超过32亿元,大连傅氏企业集团及自然人傅利、刘欣总计“贡献”了其中的18亿元,且统计显示三方名下并无可供执行的财产。

  损失显而易见,而且更多涉嫌由逃废债带来的损失尚待确认。

  上证报记者获得的一份由某债权银行递交给相关部门的报告显示,截至2015年8月31日,丰立集团及其境内28家管理企业总资产为51.91亿元,总负债却高达145.34亿元,其中14家银行贷款多达127.98亿元,净资产为-93.42亿元,严重资不抵债。此前,丰立集团已宣布破产重整。

  让该债权银行不满的是,丰立集团境外另有十余家关联企业,均由丰立集团实际控制人吴惠娣及其家属控制,分布于澳大利亚、日本等地,该银行认为重整计划“巧妙”地忽略了这些境外关联企业,仅为部分合并重整,且重整管理人未详细披露全部海外资产信息,拒绝提供书面资料。

  据该债权银行测算,按照重整计划,普通债权人仅能获取3%的现金受偿率或者持股平台受偿,而选择持股平台受偿方案,即使三年后收购人顺利上市,也仅有4%-5%的受偿率。

  “如此低的债务清偿率在国内极为罕见。”该债权银行认为,丰立集团涉嫌利用境内外关联公司转移资产,造成江苏地区大量银行资金流失海外,是典型的通过破产逃废债行为。

  不过各方就此结论不一。今年1月,有江苏媒体报道称,丰立集团破产案成功重整。“通过司法程序和市场化手段盘活了破产企业的有效资产,不仅成功解决了145亿债务危机,还化解了7.33亿元‘后银团’风险,维护了地区金融环境稳定”。

  中国银协相关人士对上证报记者确认,丰立集团及其关联企业已涉嫌逃废债,且中国银协计划赴江苏就丰立集团案进行专门调查。

  丰立集团案在当下并非孤例。据专业人士估计,自2013年至今,仅中国银协内部通报的700多家逃废债企业就至少导致银行损失上千亿元。尽管对于资产规模庞大的银行业而言,千亿损失不至于伤筋动骨,但业界却不能对逃废债坐视不管,任其蔓延。

  知情人士透露,近两年高层对逃废债的批示频率陡增,银监会主要负责人在多次内部讲话中就点题逃废债,要求银行配合有关部门加大对恶意逃废债行为的打击力度。

  身兼中国银协会长的中行董事长田国立也曾明确指出,银行业协会不同时期有不同的工作重点,现在的工作重点是保护银行债权,打击逃废债。

  值得注意的背景是,中国银行业进入新一轮不良爆发周期,上一轮(上世纪九十年代末至本世纪初)的银行不良主要集中在国企,而本轮银行不良主要集中在中小民营企业以及部分行业,比如钢铁、煤炭、建材、水泥等。而且很多是银行的市场经营行为产生的不良,比如有银行给贸易融资投放了大量贷款,形成不良。

  “同样的贷款,差距很大,贸易融资没有担保,所以不良化解起来难度也大,上次国企债转股,不良资产直接转为股权,目前有些企业按市场化原则没法转。”中国银协首席法律顾问卜祥瑞说,在此情况下,逃废债是个无法回避的话题。

  银监会公布的数据显示,至2016年年底,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51万亿元,不良率1.74%,关注类贷款余额3.4万亿元。据估计,关注类贷款中有部分实际已违约,但通过各种方式“化解”了约5000亿元。

  债务漂白有术 界定成难点

  但什么是逃?什么是废?标准难以界定是当前打击逃废债的最大难点。

  卜祥瑞说,“逃”在法律界定上是对主观的判断,“废”包括主观故意和客观不能,涉及主观判断就不好界定。“比如江西赛维就不好说逃债,但通过一定程序废债的行为是客观存在的。”

  在中国银协近日下发的“依法保护银行债权打击逃废银行债务”专项工作方案中明确,要通过座谈会、专题调研等形式,结合江西赛维等典型案例,进行剖析与解读,总结逃废银行债务特点,摸清逃废银行债务情况。

  据相关人士透露,江西赛维破产重组中让银行损失贷款本金近150亿元,加之担保、利息、罚息,总计损失200多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