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 徐燕燕 宋易康

  “从未来形势看,我国跨境资金流动总体将朝着均衡收敛。”国家外汇管理局(下称“外管局”)国际收支司司长王春英19日表示,2016年四季度的跨境资金流出压力总体低于2016年年初水平。

  王春英在国新办举办的外汇收支情况发布会上还表示,中国应对美联储加息冲击具有一定优势,化解外部影响跨境资金流动的能力得到提升,对比2015年年底和2016年年底两次美联储加息,中国跨境资金流动受到的影响有所减弱。

  知名外汇专家韩会师告诉第一财经记者,2016年跨境资金压力较2015年有所趋缓的主要原因有两方面,一是经过2014、2015年,企业集中还外债的高峰期已过,企业层面资金流出的压力有所放缓;二是监管层加强了资金流出方面的监管。但从目前结汇率下降的态势来看,市场仍然存在人民币对美元的贬值预期。

  法兴银行全球汇率策略主管朱克斯(Kit Juckes)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无论是资本管制还是货币政策从紧,都只能在短期内解决跨境资金流出的压力,根本解决之道是建立一个“排水系统”,对外汇市场要“有堵有疏”。

  又见境外资本净流入

  在2016年外汇收支情况发布会上,王春英用两个数据佐证了“2016年我国跨境资金流出压力有所缓解”这一观点,一是外汇储备余额,二是银行结售汇数据。

  首先,央行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全年外汇储备余额下降3198亿美元,比起2015年下降5127亿美元,幅度大幅收窄;而从银行结售汇数据看,去年全年结售汇逆差3377亿美元,较2015年的4659亿美元逆差规模有所下降。

  王春英还在发布会上表示,近一段时期,我国跨境资金流动结构发生了一些积极变化,境内主体仍在继续增加对外投资,但境外主体对我国的投资已由净流出转为净流入。

  国际收支平衡表显示,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一季度,我国非储备性质金融账户的资产方和负债方都表现为净流出。资产方代表境内主体向境外进行的各类投资,负债方代表境外对我国国内的投资。但去年二季度以来,这种情况发生了扭转,资产方仍呈现净流出,但负债方已经恢复净流入。

  “这是一个积极的变化,说明当前我国资本流出主要表现为境内主体对外投资,包括对外直接投资、证券投资及对外贷款等其他投资。另一方面说明在经历了一段时期的对外债务偿还后,境外资本又开始总体净流入我国。”王春英说。

  朱克斯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2006年到2014年上半年的近10年时间里,人民币单边大幅升值,实际汇率升值超过了50%,“如今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开始回归一个正常水平,资本流出是必然的,对中国政府而言,需要解决的是如何让资金以缓慢而温和的速度流出,中国政府已经做得挺好了。”

  美联储加息影响减弱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校长助理丁志杰近日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表示,总体来看,人民币汇率目前已经基本调整到位,短期内取决于美元走势,而中国的货币政策及货币管理将对汇率产生尤为关键的作用。

  回顾2016年第四季度以来跨境资金的波动,其主要的原因来自于外部,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总统、美联储加息等导致美元指数持续走强,进一步使得包括人民币在内的其他国家货币的汇率大幅走贬。

  2017年外部环境正悄然发生转变。特朗普日前对媒体称,不支持强势美元。这一消息导致美元指数的大幅下调,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也迎来一波反弹。

  韩会师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目前局面看,2017年的跨境资金流出压力确实会较2016年更为乐观。这是因为2017年的监管会更加严格,从年初针对个人购汇的申报要求可见一斑。与此同时,企业偿还外债的压力也会降低。外部环境来看,美元指数未来走势的不确定性增大,升值空间变小,导致一部分人对人民币大幅贬值预期淡化,这也对购汇意愿有一定压制作用。

  外管局年初进一步加强了个人外汇信息申报管理。市场有传言称,这预示着资本管制全面加强。随着人民币对美元贬值带来了跨境资本流出的压力加大,外管局将出台一系列预案,其中包括了强制结汇。王春英在发布会上对强制结汇表示否认,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对于跨境资本流入或流出压力,从防范风险的角度都需要做好应对预案,并且结合国内外形势审慎评估和实施。

  实际上,对比2015年底和2016年底两次美联储加息,我国跨境资金流动受到的影响是有所减弱的。2015年四季度美元指数上升2.4%,2016年第四季度上升7.1%,都使得我国跨境资金流出压力短期内增加。但是2016年第四季度,我国外汇储备余额下降1559亿美元,较2015年四季度少降了15%;四季度银行结售汇逆差943亿美元,同比收窄43%,其中12月份同比收窄48%。

  “这主要是由于在美联储首次加息时,境内主体增持对外资产和偿还负债的调整比较集中,但经过压力释放后,境内主体资产负债调整已更加平稳。境内主体继续进行对外投资,但债务偿还趋缓、借债需求回升,使得我国化解外部影响跨境资金流动的能力得到提升。”王春英说。

  外储规模仍会合理波动

  最近半年来,中国连续抛售美国国债也引发了市场争论,有观点认为,在人民币对美元大幅走贬的情况下,中国国内购汇需求太强,导致外汇储备不够用,才不得不抛售美债变现。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上述观点可以作为一种解释,但更主要的原因是美联储加息后,美国国债收益率升高、价格走低,提早抛售能减少收益的损失。

  韩会师表示,将美国国债卖出属于正常现象,不卖美国国债没有现金,没有现金则无法满足结售汇逆差产生的净购汇需求,“保外储也需要满足企业和个人的正常购汇需求,当初积累外储的目的就是应付今天资本流出压力较大的情况。外汇储备存在的目的就是满足对外投资和贸易需求,包括人们正常的资产配置需求。”

  中国民生银行(9.190, 0.01, 0.11%)首席分析师温彬指出,由央行持有外汇资产转向居民、企业部门持有,是藏汇于民的置换。企业和居民拿到外汇有自己的投资需求和安排,不一定重新投回美国国债。

  “央行会根据美元利率周期变化调整到期久期。如果在美国减息的市场环境下,久期越长越好;反之加息则需要将久期调低,短期到期后需要重新计价。”温彬说。

  “从目前我国的外汇储备规模看,国际支付和清偿能力依然很强,能够很好地维护国家经济金融安全。”王春英表示,中国的外汇储备未来仍会在合理范围内波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