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 新浪大连| 新闻| 财经| 时尚| 旅游| 美食| 汽车| 健康| 城市| 视频| 专题| 惠购| 世界杯

| 邮箱| 注册

新浪大连

新浪大连> 新闻>金融动态>正文

黄益平:市场的决定政府不要干预

A-A+2013年11月28日11:01新浪财经评论


    11月25日,第六届新浪金麒麟论坛在北京万达索菲特酒店举行,图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在论坛上发言。(图片来源:新浪财经)

  新浪财经讯 2013新浪金麒麟论坛于11月25日在北京召开,本届论坛的主题为“梦想之路:改革深化和经济转型”。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黄益平表示,改革的红利不是为了增长的速度,而是为了增长的可持续性。市场的决定政府不要干预,市场做的不好的地方政府要参与。

  发言实录:

  黄益平: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应该说是面比较广,深度也比较高的一个文件,那么,从经济的角度来说,刚才几位嘉宾都已经提到了。我的感受就是跟刚才华生校长一开始说的,从十四届三中全会说开始要决定走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现在可能是最后最关键的一步了,从市场机制从最初的基础性作用到现在决定性的作用,说实话,刚开始公报出来的时候我不是特别理解这两个词和根本性的差别,但后来看了文件之后我理解的是,市场能决定的政府不要干预,市场做的不好的政府要参与,这个我觉得就是市场经济的基本含义。

  我们可以看到过去我们看得更多的是政府失败,但是实际上也有市场失败属于这两个之间,我想这个是一个比较明确的表述,以后就是走市场经济。

  我个人在过去的研究当中有一个比较简单的分析框架,我们过去30年一直在走市场化,一方面是经济改革增长非常成功,但是同时也出了很多问题,结构性的矛盾很突出。我自己的概括是说我们过去走的其实是一个不对称的市场化,或者说是一个半市场经济。半市场经济体现在什么地方?我们今天看中国的经济,大部分的产品市场,从农产品(8.46, -0.01, -0.12%)到制造业,到贸易品,其实基本上都已经放开来。

  但是,从投入品这边来看,无论是劳动力市场,户口制度,资本市场,金融市场,能源土地市场,政府干预行政还比较多,而且我们政府其实一时是在尽量的把投入品的价格压低,补贴企业,支持经济活动。所以,我们看到过去十几年增长很好,结构性矛盾很突出。这个角度来看,理解三中全会的这个决定,就是我们以后市场机制要起决定性的作用,其实在我看来就是把过去走了一半的市场化的路给走完。

  那么,走完实际上核心是什么?就是我们过去的这一些要素市场的扭曲把它取消掉了,能取消的取消,由市场可以决定的由市场决定,放开来行政管制取消。所以,刚才几位说的关于户口制度的改革,金融体系的改革,要素价格的改革,包括土地制度的改革,这个在我看来是非常核心的。

  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当然也离不开比如民营资本进入垄断行业,打破垄断,真正走向市场经济,我觉得就是把30年来走了一半的路程最后临门一脚完成了向市场经济的过渡。在这个过程当中,我觉得可能有几个问题,可能我想讨论是刚才胡祖六董事长说的,就是我们怎么落实的问题。举个例子,我们一直说要打破垄断,民营资本金融垄断行业,但是出来两个“36条”,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所以,确实我们需要想一些办法,第一是有个别具体的现代管理的部门制定下一步落实的改革措施,是不是最好的选择;第二就是胡祖六先生说的,我觉得很重要的问题就是怎么评估的问题,不然我们每一次都出一个伟大的文件,最后过十年再出一个伟大的文件,就是说最后要有一个评估,你到底做的怎么样?我觉得可能这一次是最关键的问题。

  那么,从理解的角度来说,我觉得还有一个问题,我们一直说改革是最大的红利,改革是最大的会我举双手赞成。最近我跟很多同行讨论,我觉得有一个误解,人口红利结束了,改革红利出来了。改革红利出结果了吗?改革成为8%、10%的增长有没有问题?

  我的理解不太一样。我觉得改革的红利不是为了增长的速度,而是为了增长的可持续性。你可以看一下我们改革的具体措施里,有一些改革的措施是围绕着增长速度的提高。

  举个例子,本来资金的配置是非常低效率的,现在把它更好的配置,从过去集中在一些垄断行业,对经济增长支持力度不是大的,更多的配置到一些非垄断行业,非国有企业,可以提高总的资本的利用效率,推进我们的经济增长。

  但是,很多我们现在要做的结构性的改革,可能更多是说从公正的角度来说,包括加强社会保障体系等等,这些措施其实它的目的不是为了进一步提高经济增长,而我们过去经常说的在发展中解决问题。我觉得我们现在也可以在一个领域重新评估,有一些领域可以不断在发展中解决。

  举个例子说,1998年的时候我们当时处置坏账的问题,1.4万亿的坏账,放到资产管理公司以后,过了15年,在发展中解决问题了,现在来看使现在坏账的比例很低,即使当初转出来的坏账没有被消化掉,现在已经成为不是一个很大的宏观问题。

  但是,有些问题在发展中没有解决,举个例子,我们投资过渡的问题,说了十几年投资过渡的问题要解决,要把投资的比例降下来,十几年前是40%不到,现在是50%不到。所以,并不是所有的问题都可以通过改革发展来解决问题,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其实在短期内接受一定程度的痛苦的调整可能已经成为必要。

  所以,我觉得我们可能需要第一是落实,第二可能还是要考虑接受一些痛苦,全面的理解我们改革的红利,谢谢大家!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新浪大连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网站地图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