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5日23:03,刚从污染区查完房出来的大连援武汉雷神山医院医疗队队员崔文权接到来自家人的电话,83岁的老父亲去世了。

  也许永远不会有人明白对于崔文权来说那是怎样一个不眠夜,又揣着怎样一种复杂的心情,隔着厚厚的防护镜和防护服,看不清脸上的表情,更看不到他心情的变化。队友们只清晰记得崔文权一直忙碌着,丝毫没有停下半分。

  “他平时就低调内敛,似乎是从来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队友们说。

  今年50岁的崔文权是大连市中心医院关节外科主任医师,出身医学世家,父亲是延边医学院的心血管主任,姐姐也是超声科医生。

  早在崔文权递交请愿书要驰援武汉时,他的父亲就已经病重在床了。2月8日下午,在看完患者回家的途中,医院通知他晚上出发驰援武汉,崔文权毫不犹豫,带着对父亲的牵挂毅然决然地奔赴前线。

  2月9日,崔文权到达武汉的第一天,家里打来电话告知他父亲病情加重。崔文权虽心急如焚,但医院询问他是否要返回时,他却说↓↓↓

  父亲从去年开始就是无意识状态,最近突然病情加重。父亲17年前就是非典战役的专家团成员,虽然他现在已经不能说话,但是我相信他希望自己的儿子上前线,这也是对父亲终生献身医学情怀的传承。

  爸爸,对不起,儿子不能去看您了。

  事发至今,崔文权依然忙碌在武汉雷神山医院,没有提过任何要求。当医院提出让他暂时撤回也遭到他的反对。

  我是大连援武汉雷神山医疗队临时党支部第四党小组的组长,我要负责到底。

  冲锋在前毫不动摇的背后是内心撕心裂肺的痛,是不能亲自在病榻前照顾父亲的愧疚,是不能为父亲送终的遗憾。只能把泪水往肚里咽继续与病毒战斗,直到胜利的那一天,这就是一名共产党员的责任与担当。

  崔文权曾到贵州六盘水人民医院进行医疗帮扶,一干就是一年多,由于表现突出先后荣获贵州省及六盘水市授予的“凉都好医生”“援黔医疗卫生对口帮扶工作优秀个人奖”“优秀共产党员”“援黔医疗卫生对口帮扶工作特殊贡献奖”等荣誉称号。回来没多久,得知要支援武汉时,他又第一时间响应号召,主动带头报名请战。

  崔文权虽话语不多,但踏实肯干,充分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来到武汉雷神山医院后,他带领队员反复练习穿脱防护服,确保每个人都熟悉穿脱流程。

  为了更好地与武汉感染者交流,他整理了武汉方言版“医疗词汇”,组织队员学习武汉方言并运用到实际救治工作中。他队内管理细致周到,牵头制订了较为详细的临时工作制度,内容涵盖班次安排、一线队员的管理、应急情况的处置,使得全队工作开展秩序井然、合理有序。

  他对队员们实行人性化管理,重点关注队员们身心健康,主动为大家解决生活和工作上的困难。由于出发匆忙,队内很多人没有携带日常用品,他积极主动通过各种渠道联系武汉当地的志愿者服务队,给大家送来急需的日常生活用品,让队员能够放心地安顿下来。

  2月18日19时到21时,短短的2个小时,崔文权所在的B1区病房就收治了第一批新冠肺炎病人40名,崔文权与队员处理完新入院的病人已是0点15分了。随着接诊患者越来越多,崔文权和队友们面临的压力会越来越大,晚下班也会成为一种常态。

  队员们远离家乡亲人,来到陌生的环境,又有被感染的风险,大家的压力非常大,崔文权密切关注每名队员的情绪变化,及时给予疏导和安慰,就像临时大家庭的家长,发挥了一名优秀共产党员凝心聚力的核心作用。

  崔文权说他将继续与队友并肩作战为武汉抗疫战斗全力以赴!这就是他对老父亲最深切的悼念!

  文字:大连新闻传媒集团记者张丽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