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二手车最担心买到一辆出过大事故或涉水的车辆。近日,市民李丽就遇上了这样的闹心事儿。她在本市一家二手车经纪有限公司花13.5万元买了一辆二手奥迪A4轿车,事后发现该车曾发生过严重的交通事故,维修费高达7万余元。法院判决,二手车公司退还购车款,赔款2.7万元。 

  购二手车后发现曾在4S店维修80余项 

  2016年8月11日,李丽与大连某二手车经纪有限公司签订《买卖车协议书》一份。协议约定,二手车公司将一辆银色奥迪A4L汽车卖给李丽,成交价13.5万元,需向李丽提供真实有效的有关此车手续,并保证此车能过户。如有违约,违约方赔对方车款的20%经济损失。同时,《协议》备注:“保无重大事故,水淹,火烧。”双方对上述协议履行情况均无异议。 

  根据机动车登记信息显示,案涉车辆于2016年8月1日由王清购买取得,于2016年8月11日转移登记于李丽名下。李丽从4S店调取的案涉车辆维修明细显示,该车于2011年12月28日进厂维修,保险公司定损7.3万元,维修项目包括换前端框架支架、支架、轮罩衬壳、车灯、喇叭、成型衬垫总成、控制臂总成、车门护板、发动机悬置及前后烤漆等80余项内容,于是李丽将二手车公司告上法庭,请求撤销购车协议,退还购车款13.5万元,并赔偿3倍购车款40.5万元。 

  对此,二手车公司辩称,维修记录是假记录,4S店不管是维修还是保养,都不存在鉴定事故的权利,并表示在买卖车辆过程中,公司均未到4S店去查过记录。 

  所涉事故符合重大事故认知 

  本案的争议焦点有三个:一是案涉车辆在李丽购买前是否存在重大事故;二是二手车公司在出售车辆时是否存在欺诈行为;三是公司股东王清是否应向李丽承担连带责任。 

  法院查明,案涉车辆曾在2011年12月28日经由保险公司定损进厂维修,定损金额为7.3万元。根据此次维修的定损金额和维修事项可以认定,案涉车辆本次维修已构成李丽作为一个普通消费者所认知的重大事故。理由为,首先案涉车辆的定损金额较大,已超出一般性事故所能发生的维修费用;其次,案涉车辆维修事项涉及车辆的多个部位、多种部件,不仅有车体外部的部件,还涉及支架等内部构件,如此多方面的损伤也并非普通的刮蹭或者磕碰事故所能造成。综上所述,李丽主张案涉车辆本次维修所涉事故已经构成重大事故,符合一般性的生活认知,一审法院予以支持。 

  一审法院认为,李丽未提供证据证实,在与二手车公司签订案涉车辆买卖合同时,公司在明知案涉车辆存在重大事故的情况下,故意隐瞒事实。因此,现有证据不足以认定二手车公司存在欺诈行为。二手车公司自认,其对案涉车辆在4S店的维修记录并未进行查询,也不掌握案涉车辆曾经发生定损维修金额7.3万元的情况,其在未对案涉车辆进行审慎调查了解的情况下,向李丽所做保证车辆无重大事故的承诺有违诚信,应向李丽支付购车款20%的赔偿金。 

  王清未能提供证据证实二手车公司的财产独立于他个人的财产。故对于李丽要求承担连带责任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支持。 

  综上所述,一审法院判决:撤销李丽与大连某二手车经纪有限公司买卖车协议,返还李丽购车款人民币13.5万元,并赔偿李丽2.7万元。股东王清向李丽承担连带给付责任。大连某二手车经纪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起诉至大连中院。 

  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期间,大连某二手车经纪有限公司依法提交了保险公司机动车辆定损理赔档案,用以证明保险公司定损报告中所列明的维修项目与4S店的维修项目严重不符。 

  大连中院查明:2011年10月3日,案外人王某驾驶案涉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致车辆受损。案外人某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出险并定损,《机动车辆保险定损报告》载明:“材料费:62256元,工时费:12400元,总扣减残值:684元。” 

  大连中院认为,车辆是否发生过交通事故是影响二手车买卖的重要因素,是二手车买卖的重要交易条件,其直接影响到是否做出购买案涉车辆即选择缔约的决定,以及交易价格的确定。另外,本案订立《买卖车协议书》承诺“保无重大事故”,该约定的实质是对案涉车辆的质量保证和违反该保证时所应承担的相关责任的约定。原审法院以购车人构成重大误解,判决撤销《买卖车协议书》、返还购车款和支付赔偿金,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故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岳宇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