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0日还可以正常健身,7月1日,位于金州的互动力健身俱乐部和飞梵瑜伽会馆突然大门紧锁,此前毫无征兆。两家场馆实则为同一人经营。目前,至少上千会员的卡钱就此“休眠”,教练、保洁,甚至送水工的薪酬费用也遭到不同程度拖欠。不少人纷纷通过民意网、微博反映情况,希望问题能得到解决。一位会员表示,与讨回健身卡里的钱相比,更希望找一个靠谱的地方健身,但现在尴尬的是,钱没了,身上的肉还在。 

  突发:健身馆和瑜伽馆突然双双关门 

  家住金州的陶女士常年健身,她在金州互动力健身俱乐部(以下简称互动力)练了四五年,算是较早的一批会员了,除了练器械之外,她更多的是来上瑜伽课,最近一次是续交了27个月的会籍,到2019年7月份,1400元,此外,她还在3月份交了租用衣物箱的300元。随后,互动力又在同一商场的同一层开了一家瑜伽会馆,名为飞梵瑜伽会馆(以下简称飞梵)。初步考察后,陶女士于去年末又办了飞梵的瑜伽VIP卡,获得附赠私教课、服装代金券等,3年零3个月的会籍费是6900元,加上衣物箱500元,共计7400元。这张瑜伽卡在今年3月份场馆投入使用后才正式开卡。算下来,陶女士在互动力和飞梵投的费用接近万元。 

  7月1日,陶女士照常去飞梵上瑜伽课,却见大门紧闭。再去对面的互动力健身俱乐部,同样是铁将军把门。 

  练得好好的健身场馆竟毫无征兆地说关门就关门,会员们赶紧想办法联系互动力的经营负责人田某,结果对方电话已关机。前去报案,派出所方面也未能联系到田某。 

  随后,会员们建立了维权微信群,准备抱团维权。从已知的情况看,飞梵瑜伽会馆涉及的单卡金额较高,最高的有3万余元。除了至少上千会员利益受损,保洁人员、送水工人等也在群里表示被欠薪数月,一些健身教练也因被欠工资纷纷转投其他健身中心。 

  奇怪:关店前还在大力宣传优惠办卡 

  7月3日,会员们聚集到位于金州福佳新天地商场四楼的互动力门前。当天,此前紧锁的大门被打开了,会员们纷纷找到自己的衣物箱取走瑜伽垫、服装等。有些会员调试了一下发现跑步机还能用,于是抓紧时间健身。“能多练一会儿就多练一会儿呗,感觉减少了一点损失。”会员张先生对记者说。

  记者注意到,尽管场馆里器材还在,但此前办公区域的电脑等都已搬离,而在飞梵的瑜伽教室里则连电也没有,即便是白天光线也很暗。 

  互动力的前台位置,数十份五六月份新入会籍的会员表摆了一排。一位会员说,他是6月27日来办的卡,交了1000多元钱,“连口水都没喝,店就关了。”这位会员想不通,为何马上就关门了,还在给办卡?据会员周女士说,在今年“五一”前后,健身俱乐部突然在优惠上“发力”,推出了两年999元的办卡优惠,吸引了众多新会员,但不少人直到关店都还没开卡。 

  当天,在互动力和飞梵的门外,分别贴着六份催费通知函,是由商场物业管理方面发出的。物业管理方面一位负责人表示,根据相关合同,互动力业户田某目前欠缴租金、物业管理费等约6万元。 

  回应:“老板娘”称,无力经营导致关店 

  记者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发现,大连互动力健身会馆有限公司在2017年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 

  采访过程中,记者多次联系互动力和飞梵的经营者田某,对方电话已处于呼叫转移状态。而有其他会员透露,在互动力此前建立的微信群中,一位据称是田某爱人的人出面发声了,她表示,当初接手这个店就是之前老板欠钱抵债的,这次关店真实原因就是无力经营。通过微信她表示关门实在是没钱再继续经营下去了,目前能做到的是尽快找人接手恢复营业。她表示,如果有会员要求赔偿“我也接着”。 

  而有会员则表示,能讨回健身卡里面的钱固然重要,但更希望找一个靠谱的地方健身。“但现在尴尬的是,钱没了,身上的肉还在。”半岛晨报、海力网   记者齐媛媛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