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记者万恒

  本报讯 3月7日,当从鞍山来大连打工的女孩小丽终于在法院见证下和丈夫签署离婚协议书时,她不知是该笑还是该哭——2015年,为办理出国移民手续,小丽在大连一家中介的安排下和从未见过面的小伙小博登记结婚。此后中介负责人携款潜逃,被骗了18.5万的小丽成了已婚人士,还没有出成国。她想离婚,却找不到名义上的丈夫。

  事情还要从2015年说起。小丽是鞍山人,2014年春天到大连打工。她的梦想是:移民出国,梦想国度是南半球的澳大利亚。“我从电视上看到,那里资源丰富,气候也很好。”小丽说,但自己没文凭也没资产,怎么才能移民成功呢?她找到了一家中介公司,希望办理澳大利亚“457”出国移民项目。据了解,“457”是赴澳洲工作的一种签证形式。小丽被中介公司告知,这种签证移民比较方便,但申报门槛比较高。因为小丽一无技术二无文凭三无资产,最佳途径是找一个已经持有457签证的人结婚。小丽没谈过对象,一听结婚这事觉得很担心,更何况是和一个陌生人。“当时中介告诉我,只要移民成功,马上就可以离婚。”小丽说,中介此时把小博的资料推荐给了她。小丽经过反复思考,同意了,并和中介签订了《委托办理457临时工作签证服务协议》,先后向中介公司交款18.5万元。

  2015年6月,小丽在中介安排下和小博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这是“夫妻俩”第一次见面。小丽在领取了结婚证后才知道,丈夫是个90后,比自己还小3岁。此后小丽和小博再没见过面,这段荒唐的婚姻也一直维系着。可中介那头出了岔子——2016年8月,小丽找的这家中介负责人唐某突然卷款失踪,包括小丽在内近百人被骗,涉及金额上千万元。警方立案侦查此案,并将唐某列为网逃追捕。

  出国梦破碎了,小丽欠了不少外债。更重要的是:从没有谈过恋爱的她此时还成了“有夫之妇”。她想离婚,却找不到小博。“一切都是中介代办的,我连小博家的电话都没有。”小丽无奈地说。万般无奈下,小丽委托辽宁青松律师事务所的王金海律师帮自己维权。但由于找不到小博,小丽还是无法离婚,也不能再婚,否则会犯重婚罪。在焦急等待了两年多之后,今年1月份,小李收到了大连金州区人民法院的传票——杳无音讯近三年的小博出现了,他起诉了小丽,要求离婚。

  原来,小博也是受中介欺骗,出国后一直在澳洲一家冷库当力工,收入不高,好不容易攒够了路费回家过年。“小博也十分想早点解除这场荒唐的婚姻,所以多方打听到小丽租住在金州区,于是起诉到法院要求离婚。”王金海律师说,在这场婚姻中,小丽和小博其实都是受害者。3月7日,金州区法院公审此案,法庭上,小丽和小博“夫妻”第二次见面。两人没有一次对视,也没有一句对话。在法院主持下,双方达成了调解协议——自愿离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