栾某锋写下的欠条。 栾某锋写下的欠条。

  他们曾是他最要好的同学,如今却成了被坑得最惨的人,尚未毕业就背上了几万十几万不等的债务,而这些钱都被他拿走了。他对同学们说在放贷公司工作,需要资金周转,同时可以给他们高利息,然而同学们后来发现,他在多家网站上赌博输了很多钱,如今不还钱也找不到人。记者采访中了解到这个22岁的小伙子,曾是本市一所高校的大学生,但于去年10月因为考试作弊和旷课被学校开除,面对记者来访母亲表示“惯子如杀子”。 

  事件 

  近二十人把钱借给同一个人 

  年关临近,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小盛本打算用工资给家人买点礼物,却发现在还完月分期后,连买张回家的车票都捉襟见肘,身上还背着十几万债务。这些钱并不是小盛自己花的,而是借给了大学同学栾某锋。十六万七、三万、十万、十三万五、七万、十二万七、四万……这是和小盛有同样遭遇的小黄、小高、小李、小王等同学,这些数字是栾某锋欠他们的金额。他们和栾某锋或是发小或是同学或是要好的朋友。如今,因为同样被欠钱,近二十个人走在一起,大家统计了一下,栾某锋欠他们150万元不止。 

  追问 

  1。为什么要借出这么多钱? 

  作为在校大学生为何要借给同学这么多钱?原来,2017年3月份之前,栾某锋只是时不时向他们借钱,理由大多是手头紧。“他到时候会还,所以比较信任他。”小盛说。“从2017年3月开始,他说在放贷公司工作,需要资金周转,开始一万一万地借,并承诺给利息。”同学们说,最初到期后,栾某锋会将本金和利息一起给他们,而后过几天再将本金借走,如此反复。最初栾某锋给同学的利息是10%,而从7月份开始,有的甚至涨到25%。 

  2。学生哪来那么多钱可借? 

  “我手里并没有那么多钱,也不可能跟家里要,他怂恿我去软件借贷平台借。”同学小李表示,和他一样其他同学的钱也是来自软件贷款平台,或信用卡套现,还有蚂蚁借呗等等。由于栾某锋最初到期还钱,同学们可以把借款还上,并用利息填补利息,有时还会有些结余。但是从2017年9月份开始,同学发现栾某锋可能资金链断裂,不再按时还款了,而此时他们有的已经借给了栾某锋十几万元,大家只能自己想办法先行还钱。 

  3。怎么敢如此放心借他钱? 

  采访中,困扰记者的一个问题是,作为在校大学生,几万、十几万算得上是巨款,怎能如此放心借出去。 

  对此,同学们表示这里面有很多原因,有从小玩到大的兄弟情,导致在栾某锋发出求助时不好意思回绝;也有高利息的诱惑;再有一个原因是觉得栾某锋还不了的时候,家里可以帮着还。 

  栾某锋衣着得体,出手阔绰,谈吐大气,给同学们留下家庭富裕的印象。“比如我干代购,他会一次买三四千块钱的东西,买了很多次。”同学小高表示。发小小王表示曾去过栾某锋家,但是发现相当简陋,对此栾某锋表示“这里做仓库,在另一个家住。”这让小王以为其家还有其他房产。 

  调查 

  同学获悉他上网赌博输了不少钱 

  事件的爆发点出现在2017年10月,当时栾某锋因考试作弊和旷课,被大连某高校开除。 

  同学之间相互打听,才发现栾某锋借遍身边要好的同学和朋友,累计起来150万元不止。在相互打听中,有同学发现栾某锋对自己撒了谎,“他向我借款时,说放贷给他大学同学,可他大学同学中根本没这个人。”同学小高告诉记者。而更令同学们惊愕的是,他们获悉栾某锋通过多家网站参与赌博输了不少钱。 

  记者从一份证据资料中看到,栾某锋实名认证的一家网络平台中,单一个游戏其从2017年7月至10月期间,共投注120多万,输了11万多,而这也是其支付同学利息高到疯狂的时候。同学们认为,栾某锋此前借钱时的种种理由是假的,钱很有可能被他用于个人消费和赌博了。 

  朋友说 

  这么多年的感情全被磨没了。 

  一段视频资料显示,就在同学们到派出所报案过程中,栾某锋又通过语音联系其中两个同学要借钱。 

  面对一位同学的质问,栾某锋表示:去(报警)我就不还了呗,自己也解脱了,而面对同学“欠这么多钱你就不管了吗”的质问,栾某锋表示“对啊,我本来也这么打算的”。这样的态度和说法,让同学们更加生气和伤心。“这么多年的感情全被磨没了。”说这话的是小王,他和栾某锋家只有两站地远,从小玩到大。最令他伤心的是对方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拿走他的信用卡盗刷了8万元。按照小王提供给记者的微信聊天记录,2017年8月2日,面对是否拿了自己信用卡的询问,栾某锋最初表示没有,并建议其赶紧冻结,还说要陪其去报警,当小王表示立即去报警时,栾某锋承认信用卡确实是他拿的,并且已经盗刷8万元。“最初帮我还了几个月,后来就不管了,我每月自己还。”小王表示。 

  母亲说 

  他不改,我很伤心,也还不起了。 

  记者根据同学们提供的电话多次联系栾某锋,但是始终未联系上。记者来到他位于沙河口区西林街的家,其母亲经营一个大约两平米的门头房,做些织补、干洗之类的手工活。 

  栾母表示自己已经几个月没见到栾某锋了,不知其身在何处。“惯子如杀子。”栾母感叹,她告诉记者自己就干这样的工作,丈夫下岗后在外打工,根本不是富裕家庭。在栾某锋考上大学后,虽然学费高昂,但是尽力供其念书。虽然在同一个城市,但是栾某锋平时很少回家,2017年10月突然得知儿子被学校开除,他们非常意外也很受打击。 

  栾母告诉记者,紧接着就是欠款打击,她表示最初因为儿子称只欠那么多,她借钱帮着还了,结果发现儿子并未说实话,还完一笔还有一笔,“他不改,我很伤心,也还不起了。”栾母表示。对于还款是亲手给了被欠人还是给了栾某锋,栾母表示给的是儿子;对于共帮其还了多少钱,栾母没有具体透露;而对于栾某锋自己名下是否有欠款,栾母未置可否。采访中栾母表示自己之所以还努力活着,是为了帮儿子还款,还欠着自己亲姊妹的钱,得想办法去还,但是对于栾某锋欠同学们的钱,她表示“他成年了,我无能为力”。 

  律师解读:这种行为该如何追责 

  专职律师姜天岳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栾某锋虚构贷款给某大学同学的事实,骗取其他同学的钱,且数额巨大。比较符合我国《刑法》有关诈骗罪的规定,即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以虚构事实或隐瞒真相的方法,使他人产生错误认识从而处分自己财产的行为。诈骗数额超过五十万元的,便构成数额特别巨大,或将处以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小栾在向他人借款时已年满十八周岁,其母确实没有偿还义务。 

  进展 

  记者从沙河口区泉涌派出所了解到,目前警方已经对此事介入调查,正在陆续通知受害同学做口供,而对于栾某锋是否构成诈骗罪需要根据具体案情进行研判。 半岛晨报、海力网记者于雅坤实习生乔惠文/图